“年庚啊,你们家的后辈可真是人才辈出啊,特别是这个叫萧辰的后辈,居然引来这么多富商,大佬巴结,了不得啊。”

    一位旁系的三叔公赞许道。

    萧年庚苦笑着说道:“我也是今天才知道,我这个小孙子深藏不露啊。”

    今天的事给他的震撼太大了,他萧家什么时候这么风光过。

    整个南海的大佬都开齐了,在他萧家的年会上。

    甚至连汪家的汪老爷子都亲自上门拜访了,让萧年庚久久反应不过来。

    “老爷子,你知道萧辰是怎么办到的嘛?”

    萧子启盯着萧辰说道。

    萧年庚摇了摇头。

    “他如果真有如此权势,为何早不说出来?我看这其中一定有猫腻。”

    萧子启冷声道。一旁的萧安远也开口道:“子启说的不错,退一万步说,萧辰就算真的认识这么多大佬,可他终究只是个二十出头的小子,没有自己真正的底蕴,这些‘势’,终究都是他人的,只有自己厉害了,才能振兴我

    们萧家。”

    三叔公点了点头道:“你们两个小辈的话在理,这萧家终究还是靠居堂、居义和安远这些新晋小辈才撑起的。”

    萧居堂闻言,脸色缓和了不少,眼中也闪过一丝得意。

    显然家族里还是有理智的人,知道这萧家,他才是顶梁柱,是他萧居堂撑起了整个萧家。

    他虽然不知道萧辰做了什么,收拢了这么一批大佬俯首,但是一个家族的崛起靠的不仅仅是人脉关系,最重要的还是自身的实力和手腕。

    萧辰说白了,还只是个二十出头毛小子,一个小医生罢了,前途有限。

    他父亲萧居正,一个小公司的大股东,一年也就赚个几千万。

    萧居堂不自觉给自己灌了一碗鸡汤,整个人又恢复了平日里气度俨然的模样。

    “子启,去把萧辰叫过来,我要问清楚这小子到底玩了什么花样才引来了这些人。”

    萧居堂吩咐道,他的话仿佛有种不可违逆的威严。

    “是,爸,我这就去。”

    萧子启脸色一喜,眼中闪过一丝冷芒。

    在外面,他是诸多大佬面前的萧神医、萧大师。

    在他父亲面前,他只是一个桀骜不驯的小辈,是时候让他交代清楚了。

    萧子启不自觉松动了一下筋骨,如果萧辰不老实交代,那他就得来点硬的了,顺便替他母亲报那一巴掌的仇。

    不止他,大堂内诸多萧家人和众宾客都心中疑惑。

    ……

    “萧辰,跟我来,大伯有话问你。”

    萧子启走到萧辰,很是冷漠的命令道。

    “你在命令我?”

    萧辰头都没抬,淡然说道,他的声音中带着一股肃杀的味道。

    这让当兵出身的萧子启不由得一怔,因为这种感觉他只在真正上过战场的老兵身上感觉到。

    他立刻压下了心头的震动,冷哼道:“难道大伯的话,你要违逆?别忘了,萧家的家规是什么!”

    “想用家规压我?哼,萧居堂还没那个资格。”

    萧辰冷声道。

    萧子启闻言,脸色立刻沉了下来,萧辰对他爸直呼其名,这就完全就是蔑视。

    “小子,别以为你能引来众多大佬,就觉得自己厉害了,我告诉你,你今天若是执意不去,就是违逆家规,我就替我爸好好教训一下你!”

    “那你出手吧。”

    萧辰斜瞥了他一眼,很是不屑的说道。

    见萧辰这幅不屑的态度,萧子启再也忍不住了,刚准备动手时。

    突然,外面一阵嘈杂,好像发生了什么事。

    “军区的人来了!”

    “全是真枪实弹的大兵,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外面的人见一辆绿皮军卡停了下来,五六个军装男子下车后,几名卫兵立刻持枪上前呵斥道:“让开!让开!违者视为袭击首长,我们有权开枪!”

    瞬间,外面的人群在黑黝黝的枪口下,自动分开了一条路。

    卫兵身后站着三人,正是王靖川、王耀晨和张副官。

    亮点是王靖川兄弟肩上的军校,二杠四星,大校!二杠三星,上校!

    张恒久这个上尉副官都只能是陪衬。

    ‘王大校都来了?’

    汪老爷子等人心中也是一惊。

    萧子启看到王耀晨,脸色一震,暗自猜测道:“难道是王上校是来找我的?这怎么连大校都惊动了。”

    王上校是他的顶头上司的上司,他所在部队的首长。

    他当即满脸堆笑的上前,敬礼道:“两位首长好,我是……”

    “让开!别挡路。”

    王耀晨皱了皱眉头,不耐烦的挥了挥手,一副懒得搭理他的模样。

    这让萧子启的脸色如同吃了个死苍蝇般难看。

    萧年庚和萧居堂终究是坐不住了,这可是部队的大官,其中还有一位‘准将’,他们哪敢怠慢,立刻走上前。

    萧年庚开口道:“两位首长,你们有什么事嘛?难不成是我们萧家有子弟犯了事?”

    王靖川笑着说道:“萧老爷子是吧?您误会了,我们是来拜年的。”

    “拜年?”

    萧年庚有些茫然,他印象中家族子弟当兵的也就萧子启了,而且还是好苗子,但是刚刚却被王耀晨给不耐烦的打发了。

    除此之外,他们家族没人和军队有联系了。

    ‘难道又是萧辰?’

    萧年庚不禁把目光投向了萧辰。

    一位大校,一位上校来给他们一个小小的萧家拜年,这传出去简直是天方夜谭。

    王靖川望着萧辰说道:“我们来给萧先生拜年的!”

    这下,不仅萧家所有人吃惊了,就连汪老爷子等人也暗自吃惊。

    ‘看来我还是低估了这个小子,居然能让一位大校上门拜访。’

    汪老爷子深深的望着萧辰。

    其他人也都是同样的想法,他们畏惧萧辰是因为萧辰如若鬼神般的手段。

    但是现在看来,除了南海之首这个虚名外,他还有军方撑腰啊。

    萧辰也不敢托大,起身拱手道:“两位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萧先生太过客气了,以后我们都是同仁,这么见外干什么?”

    王靖川很是热络的走上前,毫不在意的说道。

    一位大校拉着一位二十出头的小子,平辈论交,相谈甚欢,这让所有人都有一种错觉。

    仿佛那不是萧辰,而是一位在华夏能呼风唤雨的大佬,能让一位大校级别的军官亲自上门拜年,这得要多大的面子?

    庭院内寂静一片,只剩下他们的谈笑声。

    这怎么可能?那是一位大校啊!半只脚踏入将军行列的顶级大人物啊。

    不止一个人满脸愕然,以为自己在做梦。

    萧子启呆呆站在那,看着自己这个他从未重视过的堂弟,心中升起了一股浓浓的挫败感。

    他就算成为了蛟龙特战队的队员,想晋升校官,像萧辰般站在一位大校身旁谈笑风生,需要多少年?

    萧子启有些绝望了,苦笑着转身,失魂落魄的坐下,灌了一大口酒。

    萧居堂有些艰难的咽了口涂抹,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幕,胸膛因为呼吸的急促,起伏越来越快。

    他像是有些癫狂般冲上前大吼道:“萧辰!你究竟是谁?”

    张恒久脸色一冷,一掌震退了萧居堂道:“大校在说话的时候,不准打扰!”

    萧居堂依旧面不改色,死死盯着萧辰。

    萧辰有些可怜的看了他一眼,轻声道:“真的想知道嘛?”

    王靖川瞥了一眼萧辰,眼睛一转,立刻开口道:“我来告诉你们,萧先生是谁。”

    “他是我的救命恩人,你们口中的萧神医。”

    “他也是名震南海的萧大师,化劲强者!”

    “他还是南海军区,蛟龙特战队的总教官!已经内定了上校军衔!而且会在五年内晋升少将!”

    此言一出,所有人更是震惊的连舌头都差点咬掉。

    “萧神医!”

    “化劲强者!”

    “二十岁的上校!五年内晋升将军!”

    整个萧家大厅尽皆鸦雀无声,目光都聚集在那个平凡的年轻人身上。

    这话从一个大校口中说出,自然不会有假,连大伯母都哑口无言了。

    萧子萱更是恨不得扇自己一个大嘴巴,原来萧辰才是他们一众堂兄弟中最有前途的,而她居然瞎了眼去得罪他。

    萧子路更是倒吸了一口凉气,还没有办法消化这些信息。

    他父亲可以说是在场地位最高的人,一个副市长职位,但是在一位校官眼里也不过如此。

    想要跟一位上校对上话,起码得正部级,乃至副厅级的职位。

    萧安远冷冷的看着萧辰,捏紧了拳头,上面青筋浮现。

    他旁系出身,靠着一双拳头打出了一个前途,成为了萧家最看重,最有前途的后辈。

    如今这种荣耀不仅被萧辰给夺走了,还狠狠的践踏了。

    除非他能达到魏家第二代的强者,魏子良那种地步,不然跟萧辰比,实在太不起眼了。

    但是有人欢喜,有人忧。

    洪三元就眼睛一亮,他现在不仅有军方撑腰,还有萧辰当靠山,以后青帮帮主的位置坐的就稳当了。

    萧年庚也十分欣慰的笑了笑,不管萧辰是什么身份,他始终是自己的亲孙子。

    不管其他几家如此轻视萧辰家这一脉,萧辰看在他的面子上,飞黄腾达了,也会帮衬萧家一把。

    ‘萧家后继有人啊!’

    萧辰深深的看了一眼王靖川,没有多说什么。

    王靖川这是强行给他套上了总教官的职位,想不答应也不行了。王靖川则越发高兴了起来,看来萧家这一躺没白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