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先生,我们借一步说话。”

    王靖川开口道。

    萧辰点了点头,跟着王靖川身后,在众人的注视下离开了。

    直到两人离开后,大堂众人才微不可察的松了一口气。

    不止是王靖川让他们有压力,那个年纪轻轻的青年也给他们莫大的压力,让他们大气都不敢喘。

    ……

    “萧先生,之前的冒昧之举,您不会介意吧?”

    两人走到一处没人的小亭子,王靖川瞅了一眼萧辰道。

    萧辰苦笑道:“你已经这么说了,我还怎么拒绝?”

    王靖川笑了起来,拿出一份文件递给萧辰道:“这是你的任职文书。”

    萧辰接过文件,发现下面还夹着一张入学通知书,上面赫然写着京城国防大学。

    “这是什么?”

    萧辰有些不知所以然。

    “因为你的身份特殊,想直接上任恐怕会被人说闲话,所以上头决定给你安排个身份,你抽时间去京城国防大学报个到,然后挂名镀金就是了,上不上课都无所谓。”

    王靖川解释道。

    “行,我知道了。”

    萧辰点了点头,总教官这个职位可是不少人都惦记着,他一个没资历、没身份的年轻人突然当上了,任谁都会说闲话。

    而京城的国防大学俗称将军的摇篮,从这里面毕业的,至少都是个尉官,甚至近代不少将军都是出自这所大学。

    “那我就不多打扰了,先行告辞了。”

    王靖川交代完了事情,便起身离开了。

    当萧辰回来的时候,年会已经结束了,宾客开始散去,但是大堂中一众长辈都站在门口等着什么。

    “小辰,王大校呢?”

    萧居义看了看萧辰身后,并没有王靖川的影子。

    “走了。”

    萧辰简单的说道。

    一时间,众人又沉默了,直到萧年庚开口打破沉默道:“都进祠堂,开家族会议。小辰,你也来。”

    萧家的家族会议只有一众长辈和二代中杰出者才能参与。

    二代中除了萧居堂和萧居义外,其他人就没有资格了。

    至于三代中,就更没人有资格进祠堂会议。

    不过萧年庚的话并没有让大家太意外,说难听点,以萧辰如今的成就,整个萧家在他眼里连个屁都算不上。

    萧辰愿意来,还是不计前嫌,给他们面子。

    众人一起来到祠堂大厅坐下,除了萧年庚率先住下外,其他人竟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坐在哪里。

    他们都把目光投向了萧辰,萧辰脸色如常,坦然坐在萧年庚旁的次位。

    这一举动放在之前,萧辰一定会被众人训斥的狗血喷头,但是现在,他们竟微不可察的松了一口气。

    仿佛萧辰坐在那,才是理所当然的。

    萧年庚长叹了一口气,眼神复杂的看着萧辰道:“小辰,这些年萧家确实对于你父亲有所亏待,我心里也明白,你说说吧,你想要些什么,我们都会尽量满足你。”

    一旁的萧居堂听到这话,心一下就揪了起来。

    他和老三斗了这么多年的气,为了什么?还不是临江市的萧家产业嘛?

    而萧家又能给萧辰什么?除了本族的这个集团,萧家什么都拿不出来。

    萧居堂不禁想仰头长叹一口气,心里有些悔恨。

    但是一切都晚了,世上本就没有后悔药。

    他垂头丧气的坐在一旁,已经做好了认命的准备。

    “我什么都不想要,也不需要。”

    萧辰的开口道。

    这句话让众人一怔,一众老一辈的人都深深锁着眉头。

    ‘难不成他还是对我们有所不难?’

    所有人心里都是这般想着。

    萧年庚皱着眉头道:“小辰,你父亲当年的事,我也有一定的关系,就算你如果心里有所不满,但你还姓萧,我们都还是你亲人。”

    萧居堂沉默了半晌也开口道:“我愿意把萧氏集团让出来,由你爸担任董事长。”

    萧居堂心里很明白,萧氏集团撑死了也就是个十几亿估值的上市公司,但是萧辰不一样了。

    他如今拥有的地位和权势,能为整个萧家带来的利益,可不止十几个亿。

    更别说他还是个未来的将军,就这层关系在,他萧家何愁不能成为临江市第一世家,就是取代了程家也不无可能。

    萧居义身为政府机构的人员,显然脑子转的更快。

    他笑着说道:“小辰,你大伯已经做了最大的退步了,老爷子他们也都有所表示了,你再这样犟着,岂不是让老爷子难堪嘛?”

    萧辰微微摇了摇头道:“我说我不需要什么,并不是置气,就算你们愿意让我父亲来担任董事长,我故意以我爸的脾气也不会接受。”

    他父亲的脾气他又何尝不知,若是他当年想要和萧居堂争上一争,又岂会孤身去海陵市打拼。

    再说了,临江市的萧氏集团也入不了萧辰眼。

    “那你的意思?”

    萧居义有些糊涂了。

    “我有一个项目,需要人帮我打理,因为这个项目涉及的金额重大,非亲信不能交与。”

    萧辰说道。

    “是什么项目?”

    “油田开发!”

    萧辰简单的回答道。

    这四个字让众人皆是一惊,开采石油?这可是暴利啊。

    萧年庚有些不确定的问道:“小辰,你不是开玩笑的吧?你难道有一块油田?”

    开采石油这方面可不是像做房地产一般简单,首先你得有油田,而油田几乎都是控制在政府手中,就是一些极小的油田也是被各大商业巨头给垄断了。

    整个华夏,二十年来,没听说过有什么新发现的油田。

    “我可没开玩笑,我还真有一块油田,中型规模,足够开采八十年,就在南海省,我需要人去替我开采石油。”

    萧辰淡然说道。

    这一下子,所有人都坐不住了,他们自然不会觉得萧辰是在骗他们。

    如果萧辰所言不假,这么一块油田交给他们负责,那萧家岂不是要飞黄腾达了。

    萧居堂脸上也闪过一丝欣喜,不过他又想到了什么,脸色黯然着不说话。

    萧辰却转而望着他道:“大伯,当年的事我不清楚,那是上一辈的事,我也不追究,我希望你能替我负责油田开采这件事。”

    话音刚落,萧居堂愣住了,他没想到萧辰居然不计前嫌让他负责这笔大买卖。

    一旁的萧居义干咳了两声,惊醒了萧居堂他立刻回过神来,激动的点了点头道:“小辰,你放心,这事我会办妥的。”

    “那就这样吧。”

    萧辰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

    萧居堂望着萧辰淡然离开的背影,脸色不禁有些发红。他活了快五十岁了,还不如一个二十岁的青年,有如此的胸怀。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