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采油田这宗大买卖他交给萧居堂也是有所考虑的。

    一来,萧居堂毕竟有经验,交给他处理,萧辰也是比较放心。

    二来,经过此事,萧家所有人都应该明白他的厉害,给萧居堂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动什么小心思。

    萧家年会结束,匆匆半个月过去。

    萧辰也马不停蹄的赶往了京城。

    ……

    京城,国防大学。

    一名教员模样的男子拿着萧辰的入学通知书,一脸的古怪说道:“这都过了新生开学期,你是怎么来的?特招生?”

    萧辰笑着说道:“算特招生吧,我这算报到了嘛?”

    教员瞅了一眼萧辰道:“去七排三班报道吧,能不能留下来,看你表现了。”

    “嗯?”

    萧辰有些懵,他难道还要接受考核?

    “你来的挺巧,这个月学校有一项选拔赛,这期间,所有假期取消,不准外出,违反任何条例都会被开除,好好表现吧。”

    不过教员没有继续多作解释,不耐烦的挥了挥手,打发了萧辰。

    萧辰则一头黑线,他本来打算是报个到就离开,没想到居然碰上了什么选拔赛,也不知道是不是‘运气太好’。

    他没有多说,按照地址,找了七排三班宿舍。

    与一般的军区一样,军官学院是按部队的标准来管理。

    萧辰走到楼道中,几乎听不到一丁点声音。

    他来到一间寝室门口,敲了敲门。

    门打开了,一名体型壮硕的男子开了,皱着眉头打量了萧辰一眼,有些不爽的呵斥道:“现在是午休时间,你不知道嘛?”

    “我是新生,教员让我来这里报道。”

    萧辰有些无奈的说道。

    “新生?”

    男子闻言,有些诧异的打量了一眼萧辰。

    “进来吧。”

    他领着萧辰走进来,指着一个空床铺道:“你就睡这。”

    这时,寝室里众人都醒来了过来。

    男子给众人简单说了下萧辰的情况,众人开始热情的上前和萧辰打招呼和做介绍。

    “肃静!平日怎么教你们的?”

    一名鹰钩鼻男子冷着脸训斥道。

    顿时,众人不敢再多言,都有些惧怕的看着他。

    “你叫萧辰是吧?我是三班班长,杨成化。”

    萧辰笑着点了点头,以示友好。

    但是这一举动落在杨成化眼中,却让他皱起了眉头。

    “你就是这么跟我打招呼的?”

    气氛又冷了下来,一位带眼睛的高瘦男子,名叫任子威。

    他距离萧辰最近,侧着身低声道:“兄弟,跟班长打招呼,要敬礼喊职称。”

    萧辰听到了这话,但是他并没有打算弥补一下。

    一个小小的班长,也想搞一套官僚主义,让他低头?就是王靖川看到他,也是笑着称兄道弟。

    萧辰自顾自的收拾着床铺,丝毫没有理会杨成化。

    众人一下子都愣住了,不可思议的看着萧辰。

    ‘这小子是不是缺心眼。’

    任子威愕然着看着萧辰。

    其他人心中都是这般想着,暗自咋舌。

    班长虽然只是基层官,但是所谓县官不如现管,他们的权利是非常大的。

    你可以和上头军官处不好关系,但是和自己班长的关系一定搞好才行。

    一般人都不会轻易得罪自己的班长,这是所有当过兵的人默认的共识。

    一时间,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喘,静静的看着萧辰铺床位。

    直到萧辰铺好了床位,杨成化冷哼了一声,准备开始训话的时候。

    萧辰却自顾自的躺在床上睡了!一副无视杨成化的模样。

    ‘嚣张!太嚣张了!’

    如果说之前萧辰不懂军队礼仪,他们能理解,但是这才刚来,连班长还没来得及问话呢,就一副反客为主的睡着了?这也太嚣张了!

    这让杨成化气的浑身发抖,一旁的副班长卓文东走过来小声说道:“班长,我看这小子应该不是军队里考进来的,估计就又是个关系户,您不用动气,很快那小子就知道您的厉害了。”

    像这种军校,想通过普通高考进来,比考上清北人还难,大多都是在部队里当兵的,因为有加分政策,或者立了功,才能考进来。

    萧辰身上没有那股军人的气质,一般老兵能一眼就看出来。

    “哼,又是一个关系户,居然塞到了我们三班。”

    杨成化脸色有些阴沉。

    “这个月又是选拔考核,这小子估计待不了几天就受不了,要打铺盖走人了。”

    卓文东瞥了一眼萧辰说道。

    “最好是他自己滚蛋,如果想强懒着不走,看老子怎么收拾他。”

    杨成化眯着眼睛,脸色阴霾的盯着萧辰,不知心中在想些什么。

    一旁的萧辰则没有考虑太多,既来之则安之。

    下午两点钟,起床铃还有半个小时左右才响。

    杨成化提前醒来,看了看手表,冷冷的望了一眼萧辰,走了过去。

    萧辰看起来睡的很沉,呼吸平稳,杨成化走到萧辰身旁。

    只听见萧辰逼着眼睛,突兀的开口道:“还没打起床铃呢,你过来干嘛?”

    这一下,着实把杨成化吓了一跳,但?是他很快就镇定了下来,大声说道:“都起床!别睡了。”

    这时,众人都应声而起,动作十分麻利,然后整齐站成一排。

    但是萧辰依旧闭着眼睛,躺在那,没有丝毫起来的意思。

    “萧辰你是聋了嘛?我说话你听不见?”

    萧辰没有理会他,依旧躺在那,一副刺儿头的样子。

    杨成化被他这副嚣张的模样给气出了内伤,如果不是碍于严厉的校规,他早就动手了。

    突然,任子威脸色一白,呼吸越发困难了起来,持续了两三秒,蓦然倒在了地上,身体微微抽搐着。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萧辰身上,并没有发现任子威的异常,直到任子威倒在地上,他们才回过神来。

    几人将任子威抬上床,卓文东皱着眉头道:“班长,他好像是急性哮喘。”

    “快,抬他去医务室。”

    杨成化也顾不上萧辰了,有些慌张的吩咐道。

    “别动他,你们让开点,不然他呼吸不到新鲜空气,用不了几分钟,他就会死。”

    一旁的萧辰突然坐了起来,对着众人说道。

    “别理他,抬任子威去医务室。”

    杨成化见众人都不敢轻举妄动了,立刻皱着眉头命令道。

    卓文东等人也没犹豫太久,立刻上前准备抬起任子威。萧辰慢悠悠的说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去医务室的路起码得半个小时,你们抬个人去,最快也要四十分钟,可是他撑不过五分钟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