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子威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声音太小,导致萧辰没听见。

    眼看着萧辰走上了擂台,任子威有些懊悔的叹了口气。

    ‘完了,以胡排长的身手,萧大哥少说要受点皮肉之苦了。’

    卓文东一副看好戏的模样,对着身旁杨成化问道:“班长,你说这小子能撑几分钟就会被轰下台?”

    “几分钟?你也高看这小子了。”

    杨成化不屑的摇了摇头道:“胡排长的实力不在我之下,如果我和他近身硬拼,估计胜算都是四六开。”

    “难道你和胡排长交过手?”

    卓文东有些诧异的说道。

    他认识杨成化很久了,以杨成化的性子,跟少给过别人这么高的评价。

    杨成化摇了摇头道:“他入伍前曾经是国内的散打冠军,你听说过六年前有个喝醉酒打伤了军官的洪三元嘛?”

    卓文东点了点头道:“听说过,当时我刚刚入伍,这事可是轰动不小啊。”

    “那个洪三元也是个高手,一般人挡不住他三招,喝醉了后更是酒壮胆气,实力也提升了三分,当时不少人想上前制止洪三元,但是都挡不住他,据说当时真实情况是十几个都受伤了。”

    “这和胡排长有什么关系?”

    杨成化苦笑着指着胡浩道:“最后就是他制服了洪三元,你说胡排长的实力如何?他这十几年散打水平就是部队里的教官都自叹不如。”

    散打不像跆拳道那样讲究招式,简单来说,散打是一种无规则的格斗术。

    现代散打就是以直拳、摆拳、抄拳、鞭拳、鞭腿、蹬腿、踹腿、摔法等技法组成的以踢、打、摔结合的攻防技术。

    简单粗暴,同时杀伤力也是巨大的。

    而且散打没有套路,只有单招和组合,见招拆招,它最大的优点就是别人无法针对。

    “那这小子岂不是连一招都挡不住?”

    卓文东望着萧辰道。

    “差不多吧。”

    这时,众人的注意力又集中在了擂台上。

    他们都不是新人,自然知道胡浩的厉害,所以除了一些自视身手不错的人敢去挑战一下胡浩,除此之外,其他人唯恐避之不及。

    萧辰这张生面容突兀出现在擂台上,也让不少人好奇了起来。

    “这小子是哪个班的?怎么会去挑战胡排长?”

    不少人心中都在暗自嘀咕。

    台上的胡浩也扫了一眼萧辰,却皱了皱眉头道别:“你下去吧,我不跟你打。”

    萧辰是新来的,而且是他们排的,他这个做排长的,自然认识。

    一个新来的学员,应该是没见识过他的厉害,所以才自信过头敢来挑战他。

    “胡排长,请出手吧。”

    萧辰只是轻笑了笑。

    胡浩见此,脸上闪过一丝不悦,这个新来的未免太不识抬举了,自己已经给了他机会,既然萧辰不领情,他也不会多废话。

    “小心。”

    胡浩口中轻吐两个字,便身形一动,冲向了萧辰。

    擂台不大,两人相距只有七八米,眼看着胡浩冲过来,萧辰却丝毫未动。

    “这小子是不是被吓傻了?怎么不动啊?”

    台下有人愕然的说道。

    他们多少都是有些战斗经验的人,像萧辰这种面对对手冲过来,却不立刻摆开架势,准备防御的行为让他们很是看不懂。

    “这小子一点搏击经验都没有,胡排长是散打高手,一旦近身,胜负立判。”

    杨成化不屑的摇了摇头。

    他本以为萧辰没那么傻,应该是有什么杀手锏才敢挑战胡排长,但是现在看来,萧辰是真的傻。

    不少人见此都无趣的摇了摇头,不打算继续关注了。

    就在这时,胡浩已经欺身上前,微微一跳,一个下手肘击向萧辰。

    胡浩的动作看起来轻描淡写,但是一举一动都带着莫大的压力。

    这一记手肘若是打实了,萧辰就算不死,也会造成肩胛骨粉碎性骨折。

    胡浩心中惊疑不定,看着萧辰还是没有动作,不自觉收了几分力道,唯恐重伤了萧辰。

    但就在手肘即将落下来的一刻,萧辰出手了,他的左手速度极快的抓住了胡浩的手臂。

    而后轻轻一推,这股巨力顺着胡浩的手臂蔓延过来,让其倒退了五六步才勉强停了下来。

    “胡排长,你刚刚临时收力了,所以这一击,你只发挥了六成实力。”

    萧辰自顾自的述说着。

    一旁的胡浩心中如同翻起了惊涛骇浪,且不谈萧辰如何做到挡住他这一记手肘。

    自己用了几成力道,何时收的力,也只有自己知道,除非你是武道宗师才能细致入微的将这一切尽收眼底。

    这已经没有必要打下去了,胡浩心中已经隐隐有些畏惧了。

    但是台下的众人根本看不清虚实,尽皆一脸的诧异的看着萧辰。

    “他能接下胡排长一击?还震退了胡排长!深藏不露啊。”

    “什么深藏不露,胡排长的性子你不懂嘛?他一定是看这小子太年轻,所以估计防水了。”

    一旁有人点头的附和道:“对,胡排长的实力,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就是格斗课的教官都承认不如他,我们这:些人随便挑一个出来,都不可能接得下胡排长三招,就是能接下一招也不可能这么轻松。”

    一时间,附近众人听他们这么一说,都觉得是这样的。

    站在不远处的杨成化则深锁着眉头。

    卓文东愣了片刻才开口道:“班长,这小子这么轻松就接下胡排长的一记手肘?是我们高估了胡排长,还是……”

    “别乱说,胡排长的实力有目共睹,他应该是半途收了力,所以这小子才能轻松接下,等胡排长使出全部实力,这小子一招都接不下来。”

    杨成化分析道。

    任子威原本以为萧辰会来一波绝地大翻盘,惊艳全场,但是听众人这么一说,他也有些嘀咕了。

    不过他心中总有种奇怪的预感,这位萧大哥不是普通人啊。

    这时,台上的胡排长犹豫了片刻,准备开口认输时。

    萧辰却轻笑着率先跳下了台,这位胡排长心性不错,他若是赢了胡浩,那他就失去了入选的机会。

    所以他干脆直接下台弃权,就当帮他一把了。

    “呵呵,果然不出我所料,这小子倒是有自知之明,自己下台弃权了。”

    杨成化冷笑道。

    “还是班长有眼力劲,一眼就看穿了局势。”卓文东不动声色拍了个马屁。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