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

    齐子栋低喝了一身,这道声音如同平地惊雷般炸响,如同沉闷的汽车发动机般。

    阵阵回音在众人耳边回荡着,让他们脸色凝重了起来。

    而齐子栋摆开架势,手臂大开大合,一脚踏出。

    “砰!”

    整个水泥地面硬生生被他踏出一个坑洞。

    而他借助这股力量,已经瞬间扑了上来,一拳打出,如同猛虎下山般冲来。

    诸多蛟龙成员见此,尽皆失色,这一拳的威力,起码不下三百公斤!

    哪怕是阿彪也是心惊不已,这一拳就算是他,也不敢硬接。

    “这就是内劲大成高手的威力吗?”

    众人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这一刻,齐子栋毫不保留的一拳,彻底打消掉了蛟龙众队员心中的傲气。

    只见萧辰松松散散的站在那,仿佛丝毫没有准备。

    “哼,这小子死定了,就是二叔公面对子栋哥的全力一击,也要重视一二。”

    齐小燕脸上刚浮起一丝笑容,但这丝笑容瞬间就凝固在了脸上。

    在众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中。

    只见萧辰淡然伸手,一掌拍了过去。

    这一掌看似轻飘飘的,但在齐子栋看来却如同泰山压顶,不可阻挡!

    “不好!”

    齐子栋脸色大变,立刻想抽身后退。

    齐东海等人尽皆失色,想救时已经晚了。

    萧辰这一掌拍下,齐子栋已经来不及后退,只好用双手去硬抗这一击。

    “咔嚓!”

    一声清脆的声音。

    齐子栋两只手折断,而他整个人被萧辰硬生生拍的跪在地上。

    “轰隆!”

    伴随着巨响,地面上被膝盖砸出两个小坑,以他的膝盖为中心,向外面密密麻麻的全是蛛网状裂痕。

    “我看来是低估我自己,你连我一招都接不住。”

    萧辰淡然道。

    之前他说这话时,众人只觉得他太过狂妄。

    但此时见到内劲大成的齐子栋都接不住他一掌,被他一掌给拍的双手折断,才感觉到萧辰的恐怖。

    “住手!”

    随行来的中年男人忍不住怒喝着上前要帮忙。

    这可是他们齐家旁系这一脉未来的种子,现在却被萧辰打成这样,他心头都在滴血。

    “宏远,他们比武,你不可插手”

    齐东海沉声道。

    他此时心中也是又惊又怒,惊的是萧辰居然深藏不露,怒的是萧辰下手太狠了。

    齐子栋虽然被萧辰打断了双手,但是拳脚无眼,技不如人又能怪谁,他们是武者就应该有这个觉悟。

    齐林站在那,脸色很是难看,齐子栋是他本家侄儿,萧辰是他敬畏的总教官,他帮谁都不好。

    阿彪眼睛一亮嘿嘿直笑道:“看你们还敢不敢挑衅总教官。”

    “对,总教官出手废了这小子吧,居然上门挑衅,给他点颜色看看!”

    蛟龙队员纷纷兴奋的开口道。

    齐宏远走过去看了眼齐子栋折断的双手,脸上满是恼怒之色。

    他忍不住怒声道:“我侄儿虽然言语有所不敬,但是阁下出手太残忍了吧?”

    萧辰束手而立,眼神冷漠的瞥了他眼道:“我没有杀他,已经是仁慈了。”

    齐宏远越听越是恼怒,也阴着脸道:“那让我来领教下总教官的高招!”

    齐子栋这断臂之仇,萧辰的蔑视,这口气他怎么忍得下。

    “你不是我对手,回去吧。”

    萧辰淡然摇了摇头,仿佛只是述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

    他此时再言时,众人才能感受到萧辰那股睥睨一切的傲气。

    齐小燕等人虽然气愤,却不得不承认,萧辰的确太强了,强到连他们都没有资格当萧辰的对手。

    便是内劲巅峰的齐宏远,也无法这么轻松的一招击败一位内劲大成的高手。

    齐宏远脸色青红一阵,他冷静下来才感觉到萧辰的恐怖,但是此时已经是箭在弦不得不发。

    “宏远,你的确不是萧总教官的对手,回来吧!”

    齐东海长叹一声继续说道:“今天算我们认栽,宏远带上子栋,我们走吧。”

    就当蛟龙众人十分得意的欢呼雀跃时。

    萧辰突兀的开口道:“就想这么离开?未免太不把我当回事了吧?”

    “你还想怎样?”

    萧辰此言一出,便是齐东海也忍不住脸色一变。

    只见萧辰淡然道:“你们先是擅闯我蛟龙特战队基地,又对我三番五次言语挑衅,最后还任由后辈子弟对我出手,真以为我萧辰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嘛?”

    萧辰这话说的铿锵有力,蛟龙众人也纷纷附和道:“总教官说的是。”

    一时间,场内诸人都脸色大变。

    “总教官!”

    齐林急的满头大汗,他没想到才刚刚见面就会发生这么大的冲突,其实也怪他的几个后辈太过傲慢。

    萧辰可是一位疑似极境宗师的大人物,这种大人物有着自身的傲气,岂是谁都能挑衅的。

    “萧总教官,你这是铁了心不给我齐家一个面子了。”

    齐宏远脸色有些难看,他们再怎么样,也是官家上三门中的齐家子弟。

    家族里关系盘根错节,就是一位将军来了,也要卖他们几分面子。

    “你们算个什么东西?能让我卖你们一个面子?”

    萧辰冷笑道。

    就是王靖川都要客客气气的请他,南海诸多大佬都要对他俯首,几个区区的齐家旁系想压他低头?

    就是齐家家主来了,他也不见得卖个面子。

    “既然如此,只能由我来用这一双铁拳为我齐家博回这个面子了。”

    齐宏远眯着眼睛,整个人的气势瞬间变了。

    他这是要拼命了!

    齐东海脸色也凝重了起来,虽说齐宏远可能不是萧辰的对手的,但是齐宏远若是拼了命,萧辰也不是那么轻松能应付的。

    萧辰脸色淡然摇了摇头,一副不屑为之的模样。

    这明摆着就是看不起他,这让齐宏远脸色青红一阵。

    狮子搏兔,尚用全力,何况他齐宏远也不是吃素的。

    齐宏远猛然低喝一声,双脚踏开,以他为原点,四周的水泥尽皆龟裂开,密密麻麻的如同蜘蛛网般。

    而后他身形一动,一拳已经打了过来,这一拳仿佛撕裂了空间,夹带着破空的呼啸声。

    阿彪等人见此都是一惊,有些紧张的看着萧辰。

    齐宏远的实力比起齐子栋强太多了,这简简单单的一拳,不带任何花哨,却包含着万钧之力,这样的手段,让他们心下皆寒。恐怕他们中任何一个人,都接不住这一拳,甚至有可能会被其一拳秒杀。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