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此时齐宏远已经冲了过来,如同一只解开枷锁的凶兽,所过之处,尽皆飞沙走石,势不可挡。

    这样的威势,让众人都尽皆失色。

    “这就是内劲圆满的实力嘛…太强了!”

    哪怕他们觉得萧辰是最强的,可见到齐宏远这样的威势,他们还是忍不住担忧起来。

    这时,场中齐宏远已经贴近了萧辰,他双手握成一个大拳,当头砸下!

    这一击的威力,只怕能硬生生将一个普通人的脑袋砸碎。

    齐宏远见萧辰站在那不躲不闪,脸上不禁浮现一抹冷笑。

    ‘小子,你还是太年轻了。’

    这一击蕴含了他毕生所学的全力一击,就是一位化劲强者在此也不敢硬接。

    巨锤砸下,而萧辰还是没有任何动作,众人的心已经深深揪了起来。

    齐林更是脸色大变,齐宏远的实力他岂能不知,哪怕萧辰真是化劲强者,也不能硬接啊!

    就在巨锤落下那一刻,萧辰的身形诡异的动了。

    齐宏远都没有反应过来,巨锤诡异的偏移了位置,砸中了他的肩膀。

    “轰隆隆!”

    如同陨石落地,爆发出的巨响甚至传荡出数千米,惊起树林里一阵鸟兽失散而逃。

    灰尘四溅,笼罩了两人的身形。

    “是大叔赢了嘛?”

    “总教官不会有事吧?”

    “……”

    众人都急切的看着场内,尤其是诸多蛟龙队员他们看到最后一刻,巨锤已经快砸中萧辰的脑袋了,他还是没有动。

    场内灰尘渐渐散开了。

    只见萧辰依旧站在那,而齐宏远双手握成巨锤,砸中了他肩膀。

    但是萧辰脸色如常,脚步纹丝未动,一点事都没有。

    “这怎么可能!”

    齐东海脸色铁青,一脸不敢相信,这一击就是他巅峰时也没把握硬接。

    齐林一脸愕然,有些傻眼了。

    诸多蛟龙队员尽皆倒吸了一口凉气,随即爆发出欢呼声。

    “总教官赢了!”

    “哈哈,我就知道总教官会赢!”

    阿彪大笑道。

    齐宏远失身落魄的连连倒退数步,满眼不敢置信的看着萧辰。

    “你是怎么做到的?”

    这一击是他毕生三十年苦修的全力一击,而萧辰竟然用胳膊硬生生扛住了这一锤,还神色自若。

    仿佛在萧辰眼里,自己自信的一击,如同小孩子过家家般可笑。

    齐宏远苦涩的笑了笑,他终于明白自己和萧辰的差距有多大了。

    萧辰突破第三品后,身体已经脱胎换骨了,而他也想试试自己身体的强度,所以才不躲不闪硬抗了这一下。

    现在来看,效果还是不错的,凭借这副强横的躯体,这世上能对他造成威胁的,恐怕只有子弹了。

    “还要试嘛?”

    萧辰淡然道。

    齐宏远低下了头,他不是傻子,他也不会玩飞蛾扑火这种傻子行为。

    齐东海脸色阴晴不定,最终只能长叹一口气,躬身抱拳道:“萧总教官哪怕不是极境宗师也弱不到哪里去,我齐东海服了,还望萧总教官高抬贵手,不要和我们一般见识。”

    能硬抗一位内劲巅峰的全力一击,还纹丝不动,不受一丝伤。

    除了极境宗师,齐东海真不知道还有谁能做到。

    “极境宗师!”

    齐小燕满眼不可思议。

    这个看起来比她还小的年轻人,已经是一位极境宗师了嘛?

    齐子栋脸色十分难看,他对输给萧辰还是很不服气,但是齐东海都亲口说了,这无形中将他二十多岁的骄傲给打碎了。

    柳如玉等一众教官也是一脸诧异,他们早就有所怀疑了,但是没见过萧辰全力出手,无法确定。

    如今被齐东海亲口说出,那就一定不会错。

    ‘怪不得王大校他们三番五次叮嘱要好好招待萧总教官,原来他是一位极境宗师!’

    柳如玉眼睛一亮,看着萧辰的目光,单独发现了宝贝一样。

    “见识过我的厉害了,才知道错了,是不是太晚了?”

    萧辰淡淡道。

    萧辰这话没有让众人感觉他很霸道,反而就本该如此。

    一位极境宗师,站在华夏武道巅峰的人物,岂能随便挑衅的?

    没有杀他们,的确是很仁慈了。

    齐宏远叹了口气,上前拱手道:“此事,全都怪我,我愿意接受萧总教官的一切处罚。”

    五十多岁的齐宏远此刻就像个犯错的孩子,站在萧辰面前低着头。

    萧辰瞥了他一眼,他打断齐子栋的双手已经是警告了,齐宏远还不知死活的上来动手。

    他若动手废了他们,固然是心情爽了,但他们是齐林的亲戚,就算齐林嘴上不说,心中肯定会有芥蒂。

    一时间,萧辰也不知道如何决断。

    齐东海脸色阴晴变幻一阵,突兀的开口道:“萧总教官,能否借一步说话?”

    萧辰点了点头,随着他走了过去,四周的众人很自觉的散开。

    只见齐东海从怀里拿出了一块三角形铜片,上面烫着镀金字迹。

    齐东海看着这铜片,眼中有些不舍,但是还是咬了咬牙做出了决定道:“萧总教官可认识这个?”

    “不认识。”

    萧辰摇了摇头,有些不明白齐东海想干嘛。

    这倒是轮到齐东海诧异了,他缓缓解释道:“华夏每十年举行一次武道盛会,届时华夏诸多武道世家、隐世门派都会来参加,想要参加这武道盛会就必须要有这星火令。”

    “星火令的数量只有一百块,这块星火令曾是我二十年前用命拼来的,我想用这星火令换取萧总教官的高抬贵手。”

    萧辰听完却皱了皱眉道:“我要这破令牌又有何用?”

    齐东海微微一怔,他明白了萧辰是真的不懂星火令的珍贵。

    他苦笑道:“武道盛会十年举行一次,届时大会出出现众多珍惜功法、丹药、乃至千年灵药,我都见过好几次,只要你有别人需要的,什么都可以换到。”

    ‘千年灵药!’

    萧辰眼中精光一闪,但他还是沉吟道:“既然这东西这么珍贵,你又怎么舍得给我?”

    齐东海眼神有些落寞道:“我已经老了,不负当年实力,我这些后辈的实力您也见到了,这星火令交给他们就是烫手山芋罢了。”

    半晌,萧辰和齐东海回来了,只见齐东海带着众人对萧辰略一躬身便离开了。

    这让齐林有些惊疑不定离开,待众人都离开后。

    他找到萧辰问道:“总教官,他们……”

    “不用问了,你二叔把星火令给了我,换取我不再追究这事。”

    萧辰打断道。

    “什么!星火令!”齐林脸色大变,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