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林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萧辰道:“总教官,我提醒你一句,虽然您武道通神,但是武道盛会中会出现诸多高手现身,在正式入场前,切莫让别人知道你知道你有星火令。”

    “怎么,这武道盛会难道还有危险不成?”

    萧辰皱着眉头道。

    齐林点了点头道:“武道盛会十年举行一次,因为星火令数量稀少,很多人都没有资格参加,所以众人自发举行了一个小武道聚会,就在大会之前举行。”

    “当然他们大多都是一些二流门派、世家,也不乏一些阴差阳错得不到星火令的高手,你如果贸然暴露了星火令,只怕会麻烦不断。”

    萧辰点了点头,心中明了。

    不过想抢他的东西,得用命来填。

    匆匆半个月过去,萧辰之前所许诺的一月让蛟龙队员达到内劲入门水平,已经差不多达到了。

    而武道盛会也马上就要开始了,十年一次的机会,萧辰自然不愿意错过。

    他安排好一切,便独自出发了。

    不过他离开的消息,也只有齐林等寥寥几个高层知道而已。

    ……

    让萧辰有些意外的是,武道盛会居然在越州省举办。

    越州处于苗疆边缘,地广人稀,早些年还是未开发的蛮荒地带。

    这些年,全国解放了后,越州依靠了苗疆当地药材资源丰富的优势,成为了华夏三大药都之一。

    几乎全国几乎百分之六十以上的野生药材都是从越州流通出去。

    想要买到真正的野生老药,就只有越州才有更大的机会。

    高铁到站,萧辰刚一下高铁,怀中突然有什么东西在颤动。

    他从怀里拿出了一个小竹筒,双眼蓦然亮起。

    里面有一条血红色长着獠牙的蚕虫十分暴躁的攒动着。

    ‘奇怪,这小东西这么久以来,一直安安静静的,怎么仿佛受了刺激一般。’

    萧辰暗道。

    这只蛊虫是他从范彤彤身上抓出来的,一直豢养着,想研究一下。

    不过自从它离开人体后,整天都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动都不动。

    萧辰也尝试过喂给它一些牲畜的血液,但是它吃了后也没什么反应。

    蛊虫这东西很邪乎,处于半虫半妖的状态,自身拥有一定智慧。

    他也是专业的养蛊的人,也无法驾驭蛊虫。

    萧辰摇了摇头,没有继续多想,收好了竹筒,离开了高铁站。

    他出来叫了辆出租车,对着司机说道:“最近的酒店。”

    武道盛会还有一段时间才开始,他可以先安顿下来,四处逛逛。

    司机一边开车,一边透过后视镜打量着萧辰道:“你不是本地人吧?”

    “嗯。”

    萧辰随意的点了点头。

    “最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多外地人都涌进越州省,这附近的酒店房价‘蹭蹭’的往上涨。”

    司机闲聊着。

    “那你岂不是每天都有生意做,那还出好嘛。”

    萧辰回道。

    司机摇了摇头道:“那些外地人跟你不一样,我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前几天接了一位客人,脖子上居然缠着一条蛇!那蛇仿佛通人性一样,一路上都盯着我,太恐怖了。”

    司机说完,还一脸后怕的模样。

    任人看到一条蛇在别人身上缠着,都会本能的畏惧。

    司机就像打开了话匣子一般,一路上述说着,这倒是让萧辰无形中得知了不少信息。

    原来这武道盛会,不仅仅是武者会参加,还有苗疆的人也会来。

    只有苗疆的人才把玩蛇虫鼠蚁,他们大多都喜欢豢养一只。

    这些在外人看来是宠物的东西,在他们手中则是杀人于无形的武器。

    很快,司机在一栋酒店门口停了车。

    萧辰付了钱,便直奔前台准备开房。

    这时,只见一位穿着淡蓝色长裙的女人急匆匆的走了过来,这女人看起来不到二十三四岁,身材高挑,五官如同静心雕刻过的一般,浑身上下透露着成熟少妇的风韵。

    女人虽然一脸冷若寒霜,不过眉宇中却带着一丝丝忧愁。

    “来一间套房!”

    萧辰和女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两人都有些诧异的对视了一眼,女子扫了一眼萧辰,眼神冷淡的扭过了头,不再关注。

    “先生,小姐,我们只有一间套房了,不过商务房还有,你们谁要?”

    服务员有些歉意的解释道。

    套房是一室一厅一卫,而商务间只有一张床和一个简陋的卫生间,所以自然是套房住起来舒服。

    “我要!”

    女子很是霸道的率先开口道。

    “我也想要这间套房呢。”

    萧辰懒洋洋的开口道。

    女子皱着眉头看着萧辰道:“我给双倍房钱,这套房归我。”

    “那我给你三倍好啦。”

    萧辰轻笑着说道。

    他又不是缺钱的主,何况一间套房也才一千块不到,对他来说不过是毛毛雨。

    “你!”

    女子有些气恼的看着萧辰。

    服务员一时间陷入了两难,像这种客人起了争执,她们是不敢参与的。

    “去,把你们总经理叫来,说我叫慕容琪。”

    女子冷着脸吩咐道。

    这时,一位七十多岁老者坐着轮椅被人推了进来,身旁还跟着一位六十多岁的老者。

    坐在轮椅上的老者双眼皮耸拉着,但是呼吸却十分平稳,仿佛陷入了昏迷一般。

    一旁的老者皱了皱眉开口道:“慕容小姐,怎么回事?”

    “这小子要跟我抢唯一一间套房。”

    女子盯着萧辰,没好气的说道。

    “慕容老爷见不得光,不能在外面待太久,我们先把他安顿下来吧。”

    老者劝解道。

    “哼。”

    女子看了一眼坐在轮椅上的老者,有些不爽的看着萧辰冷哼了一声。

    “给我开三间商务房。”

    女子说完,便带着几人上楼了。

    萧辰望着这一行人,摸了摸下巴。

    随行的那位老者是一位武者,实力大概处于化劲入门。

    这样一位拿出去都是一方大佬的人物,居然像是她们的保镖一样。

    而坐在轮椅上那老者就更奇怪了,乍一看别人会认为他是睡着了,其实他是处于一种活死人状态。

    不过萧辰没有机会多观察,无法确定病因。‘复姓慕容,这可是一个来头不小的姓氏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