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马劳顿的一整天,萧辰稍作休息后,便离开了酒店四处转转。

    越州既然被誉为四大药都之一,那他正好可以趁这段时间去碰碰运气。

    ……

    一家古色古香的三楼阁楼,上面挂着一个匾额‘百草园’。

    萧辰只是随意走进来一瞥,却微微有些诧异。

    这百草园不大,但是里面的装潢很是精致,处处透露着一股清末民初的感觉。

    大堂正中间还摆着一个偌大的香炉,燃着淡淡青烟。

    “居然烧的是奇楠木。”

    萧辰有些惊讶的低声道。

    这奇楠木可是顶级香料,一两奇楠木比一两黄金还贵。

    这家店居然这么随意的放在大堂香炉中烧,可见财力雄厚啊。

    “小兄弟眼力不错啊。”

    这时,一旁一位三十多岁的长衫男子听到萧辰的话,笑着走了过来。

    “在下石永安,请问小兄弟贵姓?”

    萧辰淡然道:“免贵姓萧,单名一个辰。”

    石永安看起来颇有一副古时文人的风雅,他笑着邀请萧辰坐下。

    “我看萧先生气度不凡,想必来此是为了买一些好东西吧。”

    石永安给萧辰倒了杯茶问道。

    “不错,这是清单,你看看这里有没有。”

    萧辰拿出一份早已经写好的清单递了过去。

    石永安接过手,只是略微扫了一眼,脸色就怔住了。

    半晌,石永安苦笑道:“萧先生,你这上面的药材不是珍惜之极,就是十分罕见,而且最少都要五百年以上的年份,难度不小啊。”

    萧辰听到这话,不禁有些失望,他原以为这家店的老板财力雄厚,看起来会有一些好东西。

    “那你们有千年灵药嘛?”

    萧辰继续问道。

    此言一出,石永安收敛了笑容,重新审视了一番萧辰道:“萧先生,恕我直言,千年灵药可是价值连城,几乎是有价无市,你确定要买嘛?”

    他这话倒不是轻视萧辰,只是萧辰看起来太过年轻了。

    一般五百年的老药还不算太贵,珍贵一些的药材也就几十万,撑死百来万。

    但是药材每过百年,价格就要翻上一番,千年灵药已经是价值连城了。

    “只要你卖,我就能买。”

    萧辰神色自若的说道。

    钱对他只是个数字,意义不大,但是这些数字能换来修为的精进,那他不会吝啬分毫的。

    石永安仔细打量了萧辰片刻,起身道:“看来是我小觑了先生,萧先生请随我来。”

    他带着萧辰径直上了三楼。

    与大堂不同,越往上走,客人也就越少。

    他们到了三楼,只见一位老者正招呼着一男一女。

    萧辰看到这一男一女脸色有些古怪,这两人正是上午他在酒店碰到的一伙人。

    老者见有人上来,不高兴的开口道:“永安,没看到我有贵客招待嘛?”

    石永安苦笑着躬身道:“于老板,这位先生要买千年灵药。”

    这四个字一出口,于老板也重新审视起了先生。

    “千年灵药可是我们百草园的镇店之宝,他买得起嘛?”

    于老板有些怀疑的说道。

    石永安点了点头道:“我觉得这位萧先生不是开玩笑的。”

    于老板沉吟了一会儿点头道:“行,你们先坐会儿,等我招呼完慕容小姐再谈。”

    一旁的慕容小姐两人也发现了萧辰,她瞥了一眼萧辰,暗自皱了皱眉头。

    她对这小子可没什么好印象,偏偏冤家路窄又碰上了。

    “于老板,你们店还有多少千年灵药?”

    慕容小姐突兀的问道。

    “除了你要买的那株千年风铃子和雪参外,也只剩下一颗金线莲了。”

    于老板解释道。

    “好,我全要了。”

    慕容小姐的话让于老板一怔。

    “这金线莲价格……”

    于老板斜瞅了一眼慕容小姐。

    “按原价买。”

    慕容小姐十分豪气的说道。

    这让于老板脸色一喜,这三株千年灵药卖出去,他也赚了不少。

    “于老板,这不妥吧。”

    一旁的石永安皱了皱眉头,他可是答应了萧辰有千年灵药的。

    “有什么不妥?先来后到,自古做买卖的规矩,而且我又不是没给钱。”

    慕容小姐冷声道。

    她之前被萧辰抢了那间套房,这个仇她可是记下了。

    “不错,这做买卖都是讲究先来后到。”

    于老板也点了点头附和道。

    “顾老,付钱,我们走吧。”

    慕容小姐很是得意的瞥了一眼萧辰,正准备走人时。

    石永安暗叹了一口气,有些歉意的看着萧辰。

    只见萧辰坐在那,仿佛自顾自的说道:“风铃子主治阴寒,雪参性温热,如果我猜的不错,你买这药是为了救一个受了邪寒的病人吧。”

    此言一出,慕容小姐猛然转过身,紧盯着萧辰。

    他身旁的顾老也眼中精光一闪,随机想到了什么,警惕的看着萧辰。

    “你怎么知道的?”

    慕容小姐警惕的望着萧辰。

    萧辰瞥了一眼两人的表情,心中了然道:“看来我猜的没错,之前那位做轮椅的老者应该是受了极重的邪寒,所以不能见光。是不是有人告诉你们需要用风铃子、雪参这种药效温和的药材去治疗?”

    “顾老,这小子怎么知道那么多?”

    慕容小姐侧身低声道。

    “不知道,我看这小子浑身没有真气散发,只是个普通人,不足为惧,要不要我把他抓起来,好好盘问一下?”

    顾老建议道。

    看似风风火火的慕容小姐却冷静的摇了摇头道:“我先摸摸他的底细。”

    她径直走向了萧辰,第一次认真打量起了萧辰。

    “你还猜出了什么,继续说吧,只要能让我满意,这千年灵药,我未必不能让给你。”

    慕容小姐开口道。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灵药你到时候会上门求着我收下的。”

    萧辰起身自顾自的说了句道:“我在酒店等你,记住那千年灵药别浪费掉了。”

    说完,他便淡然离开了。

    留下慕容小姐脸色十分难看的在原地。萧辰的态度太气人了,她堂堂慕容家大小姐,居然在一个名不见传的小子身上吃了两次瘪。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