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客房中。

    让人有些奇怪的是,这客房四周窗户都紧闭着,还拉上了窗帘。

    整个房间内,只有一盏昏黄的台灯。

    “小姐,我们要不要去找那个小子?”

    顾老开口问道。

    以他几十年的阅历来看,都隐隐感觉萧辰身上透露着一股神秘色彩。

    “找他干嘛?你真的觉得那小子能治好爷爷的病?”

    慕容小姐不以为然。

    她叹了口气看着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的老者,眼中有些哀愁。

    “爷爷,我已经找到了千年风铃子和雪参,您的病情很快就会好转了,再等几天武道盛会开始,我会为您求来灵丹妙药的。”

    慕容自顾自的说着,将准备好的诸多药材一一放在桌子上,准备开始熬药汤。

    这时,躺在床上的老者突兀的呻吟了一声。

    “呃…呃……”

    老者含糊不清的说着什么,脸上满是痛苦之色。

    慕容小姐见此脸色一惊,立刻转首问向顾老道:“顾老,怎么办?”

    “快切一截雪参片放老爷口中含着。”

    顾老立刻说道。

    人参是最补气的灵药,往往一些老人快要去世时,后辈来不及赶回来,都会给他们口中含一片人参,让他们强行吊住一口气。

    慕容小姐也不敢多想,立刻切下一片雪参放在他口中。

    但是这在常人用来有神效的灵药,却对老者不起什么作用。

    “爷爷体温越来越低了!”

    慕容小姐脸色慌张,有些手足无措。

    这时,顾老也慌了神,他也不是专业的医生,没有办法。

    “小姐,你等着,我去找人来。”

    顾老没多说便径直跑了出去。

    ……

    “咚咚咚!”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萧辰打开了门,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顾老拉住道:“慕容老者快不行了,跟我来。”

    人命关天,萧辰也没有计较他的鲁莽行为,一起跑了过去。

    不多时,顾老带着萧辰回来了。

    慕容小姐抬头一看是萧辰,当即就皱起了眉头道:“顾老,您不是去找医生了嘛?怎么是他?”

    “我看这位小兄弟精通药理,想必应该医术不差。”

    顾老解释道。

    以他的阅历,像萧辰这种仅仅依靠他们买的药就能判断出病情,肯定不是普通人。

    但是慕容小姐则一脸不乐意道:“他才多大?就算会医术,又能厉害到哪里去?爷爷的命可不能由他来开玩笑。”

    “小姐……”

    顾老还想再劝。

    这时,躺床上的慕容老者病情愈发恶化了。

    萧辰也不由分说的走上前,检查起病情。

    他刚走过来,近距离瞥了一眼,脸色微微一怔。

    ‘原来这东西在作祟。’

    他之前的推断只是猜中了一半,慕容老爷根本不是得了什么怪病,而是中了蛊毒。

    老人的身体在萧辰眼中,如同暴露在X光片下。

    而他体内则密密麻麻的全是一颗颗淡蓝色的虫卵。

    这些虫卵显然是吸收着老人的精血当养分。

    老人身体温度很低也是因为体内精血枯竭,就如同正常人贫血,导致手脚发冷一样。

    萧辰注意到他嘴中含着一片雪参,立刻将其拿了出来。

    “你在干嘛!”

    慕容小姐立刻呵斥道。

    她爷爷都命悬一线了,居然还把续命的雪参片给取下来,这不是成心想害死他嘛。

    萧辰皱了皱眉头,懒得解释。

    这雪参片只会加速虫卵的孵化,幸好她们没有直接喂老人吃下去太多,否则他也无力回天了。

    慕容小姐见萧辰不理她,越发恼怒离开,立刻转身对着顾老吩咐道:“顾老,快把这小子抓起来,他会害死爷爷的。”

    顾老虽然下意识的相信萧辰,但是他对于萧辰的行为却有些不理解。

    他有些犹豫的开口问道:“小兄弟,你有办法缓解慕容老爷的病情嘛?”

    他这话其实也是试探,如果萧辰不能给他一个满意的答复,他就会立刻动手将萧辰赶出去。

    萧辰淡然开口道:“你先告诉我他怎么染上这蛊毒的,而且这是一种很厉害的蛊虫卵,起码已经寄生了半年有余。”

    此言一出,慕容小姐也不闹腾了,瞪大了眼睛望着萧辰。

    ‘他是怎么知道的?’

    不仅是她,顾老也一脸诧异的看着萧辰。

    萧辰可没有现代化仪器做检查,他是怎么得知慕容老爷体内有蛊虫卵的?

    难不成这年轻人真的是神医不成?

    想到这,慕容小姐态度也转变了,她们来越州的目的是来找一个隐世门派药神宗,求得灵丹妙药治好她爷爷。

    不过现在看来,或许萧辰能有办法治好她爷爷。

    “我爷爷如何中了这蛊毒,其实我也不清楚,不过和你说的一样,我爷爷是半年前发病的,你能治好我爷爷嘛?”

    慕容小姐希冀的望着萧辰道。

    “试试吧。”

    萧辰说道。

    这种乃至苗疆的古怪东西,他接触的不多,并不是很清楚。

    萧辰手中出现一根银针,扎进老人体内,直刺体内的虫卵。

    只见这虫卵‘噗嗤’一声炸裂开了,化为了一阵蓝色液体融入老人的血液中。

    ‘不好!’

    萧辰瞳孔一缩。

    他想都不用想也明白这虫卵化成的蓝色液体有剧毒。

    果不其然,虫卵破碎几秒后,老人的脸色变的很难看,隐隐呈现着一副灰蓝色,十分吓人。

    老人的呼吸也薄弱了起来,不过或许是常年忍受蛊毒,身体有了一定抗性才没有直接一命呜呼。

    这倒是轮到萧辰头疼了,这虫卵不能刺破,也无法开刀取出来,真的是毒瘤。

    他犹豫了一会儿喃喃道:“只能用那个办法试一试了。”

    萧辰学的针灸不仅仅是刺穴,他可以用银针按照一定规矩、穴位摆出一个小阵法,让人体气血逆流。

    只要运用得当,他可以将这些虫卵化成的毒素全部逼出来。

    萧辰没有多想,拿出针袋展开摆好,深吸一口气,双手一齐动了。

    只见他双手夹着银针,飞快的扎入老人体内。

    不到片刻的功夫,老人身上的银针仿佛呈现了一个奇怪的图形。

    他身上的穴道都封住,气血无法流通,虫卵自然也获取不到精血。

    一旁的慕容小姐和顾老看着老人皮肤下有什么东西在微微抖动着,密密麻麻,十分恐怖。

    “最后一步了!”萧辰目光一凝,手持银针蓦然扎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