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萧辰双眼闪动着光芒,手持银针如同梨花落雨般轻点着。

    他每次落下都会扎破一个虫卵,不到几息的功夫,所有虫卵都扎破了,纷纷化为淡蓝色的毒素。

    就在虫卵被扎破的一瞬间,慕容老爷的表情越发挣扎了起来,他的胸膛起伏也越来越弱。

    一旁观看的慕容小姐心都紧紧揪了起来,半晌她忍不住开口道:“爷爷他快不行了。”

    “快好了!”

    萧辰简单回道。

    他手中换上了一根较粗的银针,蓦然扎在胸膛下三分,肋骨之间。

    不多不少,分毫不差。

    银针在他手中轻轻颤动着,针眼处都慢慢渗出了血迹。

    萧辰闭着眼睛在等着什么,整整三秒,萧辰蓦然拔出银针。

    “滋滋……”

    一道淡蓝色的鲜血顺着针眼喷射而出。

    “啊!”

    慕容小姐猝不及防见此一幕,忍不住惊叫了一声。

    这情形太过诡异,让一旁的顾老也吓了一跳。

    这道血柱溅射了一秒多钟才停了下来,将一旁的墙壁都染成了淡蓝色。

    这时,萧辰擦了擦手道:“没事了。”

    老人呼吸也平稳了下来,不过失血太多脸色还是有些苍白。

    “我爷爷这算没事了嘛?”

    慕容小姐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

    “没事了,买点补品修养几天就能正常出门了,我先回去了。”

    萧辰说完转身欲走。

    “哎…我叫慕容晓月,谢谢你!”

    慕容晓月真诚的感谢道。

    “嗯。”

    萧辰点了点头。

    “我送小兄弟回去吧。”

    一旁的顾老说完,很是客气的送走了萧辰。

    慕容晓月见两人走远了,有些嗔怒的跺了跺脚道:“哼,臭小子,居然对我这么冷淡。”

    ……

    次日,酒店的包间餐厅中。

    萧辰淡然坐在那,一旁坐着慕容晓月等人。

    慕容晓月的爷爷慕容泰也来了,不得不说慕容泰的恢复力很是惊人,才一天不到的时间,便已经可以正常走动了,不过脸色还是有些苍白。

    “萧先生,你治好了我的顽疾,按理来说我应该大摆宴席好好款待你的,可惜这里不是楚州,所以有些寒酸,还望萧先生不要介意,若日后有机会,你来楚州做客,我一定补上。”

    慕容泰笑着开口道。

    “老爷子太客气了,治病救人只是举手之劳罢了。”

    萧辰不在意道。

    慕容泰没有多说,拿出了一个盒子放在了萧辰面前道:“我听闻顾老说你需要千年灵药,这里有三株千年灵药我已经用不上了,就送给萧先生了。”

    萧辰见此也微微动容了,这三株千年灵药的确是他需要的东西,他自然也不会客气,便笑着收下了。

    这三株千年灵药可是价值不菲,这也让他省了不少钱。

    不多时,酒菜上桌。

    众人寒暄几句也算正式认识了。

    慕容泰开口问道:“我看萧先生口音也不是越州本地人吧?”

    “不错,我来自南海省。”

    萧辰没有隐瞒。

    “哦?南海省距离这里可是千里迢迢啊,恕我多嘴,萧先生来此是为了什么?”

    慕容泰目光闪动,紧接着问道。

    萧辰沉吟了片刻反问道:“你们是不是来参加武道盛会的?”

    此言一出,三人脸色各异,都十分诧异的看着萧辰。

    顾老忍不住开口道:“萧先生也是来参加武道盛会的?”

    虽然武道盛会不是什么大秘密,但是他能感觉到萧辰只是个普通人,怎么也知道武道盛会。

    “嗯,你们又是来干嘛的?”

    萧辰点了点头问道。慕容泰愣了下,随便笑着说道:“反正这也不是什么秘密,我慕容家祖上认识一位药神宗的前辈,但是药神宗隐世多年,只有每十年在武道盛会上才出现,我是准备找药神宗的高人为我治疗的,可意外遇见

    了你,也省得浪费掉这份人情。”

    “药神宗…”

    萧辰听到这个名字有些耳熟,好像他以前听他师傅无意中提起过。

    当时他服用的丹药已经消耗殆尽,需要大量珍惜药材。

    师傅让他独自留下等他几天,他要去药神宗一趟。

    只记得当时师傅回来的时候,满身是血,着实吓坏了萧辰。

    不过检查后,他才发现师傅并没有受伤,却是别人的血。

    “萧辰,你知道药神宗?”

    一旁的慕容晓月见萧辰这副表情,有些奇怪的问道。

    萧辰摇了摇头道:“不太清楚,愿闻其详。”

    “药神宗是华夏四大隐世宗门、家族之一,其道统已经延续超过三百年,历史十分悠久,在解放之后,药神宗便开始了封山隐修,断绝了与外界的接触,不过这么多年前其地位在华夏一直处于超然。”

    慕容泰缓缓说道。

    “爷爷,这药神宗听起来就是一群仿古炼丹的,感觉没那么厉害吧。”

    一旁的慕容晓月不解的说道。

    “晓月,这话你可别在外面乱说,药神宗之所以在武道界处于超然地位,并不是因为他们只会炼丹。”

    慕容泰板着脸训斥道。

    “那是为什么?”

    慕容晓月不乐意的说道。

    一旁默然不语的顾老突兀的开口接道:“因为药神宗有极境宗师!”

    “极境宗师!”

    慕容晓月一脸诧异,显然她是懂武道境界的划分。

    在她印象中,顾老已经是很厉害的武者了,但也只是内劲武者罢了,还有更厉害的化劲强者,她都没见识过,更不用说极其神秘的极境宗师了。

    “萧先生应该也是参加武道盛会的外围大会吧,不如跟我们一起吧?这段时间越州不太平,有顾老的保护,我们也能护你周全。”

    慕容泰开口建议道。

    萧辰一个人孤身来此,又救了他的命,于情于理他都应该照顾一二。

    而且这外围大会鱼龙混杂,各种二流的门派、世家都会派人来,保不准有人动什么歪心思。

    反正多带一个人也没事,还能顺便还萧辰一份人情。

    萧辰闻言,沉吟了片刻点了点头道:“好,那我就却之不恭了。”这武道盛会他也是第一次来,诸多规矩都不明白,有慕容泰等人陪着,他也能多了解一些信息。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