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日后,越州的一座湖心庄园。

    整个地方一眼望去,山青水绿的美景让人赞叹不已。

    一辆轿车停下,萧辰等人一齐下了车。

    “萧先生,一会儿你可要跟紧我们,所有问起你,你就说是我慕容家的客卿。”

    慕容泰遥望了一眼门口,对着萧辰嘱咐道。

    “慕容老爷子!”

    这时,身后传来一道声音。

    众人回首望去。

    只见一老一少两人一齐走来。

    老的,不过五十多岁,留着长须,满脸红光,看起来精神很好。

    他身旁的男子只有二十左右,看起来有些稚嫩,不过眼中却隐隐带着一种与年纪不服的倨傲。

    “裴先生,好久不见啊。”

    慕容泰笑着开口道。

    两人显然相熟,很热络的聊起天来。

    一旁的青年目光逐一扫过萧辰等人,在看到慕容晓月时,眼中不由得一亮。

    慕容晓月太漂亮了,而且她身上有种成熟女人的韵味,对任何男人都有杀伤力。

    “在下童文康,敢问小姐是?”

    童文康目光炯炯的看着慕容晓月道。

    慕容晓月斜撇了他一眼,直接扭过头和萧辰聊起天来了。

    这让童文康眼神有些阴霾,恶狠狠扫了一眼萧辰,又沉声道:“我在问你话呢!”

    一旁正聊的热络的裴先生反应过来,脸色有些尴尬不已,他干咳了两声开口解释道:“文康,这位是慕容老爷子的孙女,不得无礼。”

    “没事,年轻人互相认识一下也不错,这是我孙女慕容晓月。”

    慕容泰笑呵呵的开口道。

    但是一旁的慕容晓月则脸色冷淡,对童文康有些不感冒。

    这让童文康微不可察皱了皱眉。

    慕容泰也觉察到了这一点,立刻扯开话题道:“裴先生,你这位后辈是天罗一脉的新晋后辈吧?”

    “不错,文康是我天罗一脉新起之秀,如今不过二十岁,就已经是内劲小成,距离大成也不过一步之遥,连老门主都极为看重,已经准备出关之后亲自为他举行收徒仪式。”

    裴先生点了点头道。

    这下倒是轮到慕容泰惊讶了,重新打量了一番这年纪不大的青年。

    二十岁就已经是内劲小成的武者了,这天赋不可谓不惊人。

    最让他失态的是,天罗一脉的老门主可是成名多年的高手,在武道界也是响当当的人物。

    但是他十年前就开始闭生死关,不过问宗门事物了。

    这青年居然能让老门主提前出关,收为亲传底子,由此可见他的潜力受到的重视。

    也难怪青年年纪不大,脸上却带着一副倨傲表情,如今年少就拥有如此实力和地位,也合情合理。

    顾老也一脸惊叹的看着童文康,他如今一大把年纪也不过半只脚踏入化劲门槛,论天赋比其差远了。

    童文康也是注意到了众人的脸色变化,脸上不禁有些得意之色。

    不过慕容晓月则没有啥感触,依旧不理会童文康,和萧辰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不知这位是谁?”

    童文康目光望向了萧辰,很明显萧辰不是慕容晓月的亲戚。

    “这是萧辰,萧先生,是一位神医,救了我的病。”

    慕容泰很正式的介绍道。

    不过裴先生只是淡然对萧辰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

    一个医生而已,并不值得让他多加关注。

    一旁的童文康闻言,心中更是不屑离开,萧辰身上没有任何武者气劲散发,而且只是一个医生罢了。

    这种小角色放在平时,他看都不想多看一眼。

    “好了,我们先进去吧。”

    慕容泰开口道。

    一行人一齐走到门口。

    门口却一左一右站着两位面无表情的男子。

    “请诸位报上名号。”

    他们拦住众人,冷漠开口道。

    萧辰扫了一眼两人,略微有些诧异,这两人赫然都是内劲小成的武者。

    这种的人放在奉县那种小地方,都是如同杨鼎天那样的大人物,可现在却成了看门的护卫?

    虽然两人的实力在顾老和裴先生眼中看来不值一提,但他们却不敢面露不满。

    这武道盛会的外围大会可是几大势力联手举报的,有诸多高手坐镇,谁敢惹事就是找死了。

    这两人说白了是大会的门面,岂能轻视?

    “我是天罗一脉的裴彭义,这是我师侄童文康。”

    裴先生笑着回答道。

    “嗯,天罗一脉的人有资格,可以进去。”

    男子点了点头,转而看向慕容泰等人。

    “我是楚州慕容家族的慕容泰,这是我孙女慕容晓月,这两位是我家的客卿顾轻舟和萧辰。”

    慕容泰说完。

    只见男子在众人身上略一扫过突兀的开口:“你们可以进去,但是他不行!”

    他抬起手指着萧辰,这让慕容泰等人脸色微变。

    “萧先生是我家慕容家的客卿,为何不能进去?”

    慕容泰皱了皱眉头。

    男子依旧面无表情的说道:“一,他不是你慕容家的直系亲属,二,他也不是武者,这大会可不是谁都有资格参加的。”

    这下,轮到慕容泰等人有些头疼了,这两人虽说是看门的,都是宰相门前七品官,他的话是不容置疑和反对的。

    “那我怎么才算有资格进去呢?”

    萧辰淡然开口道。

    “二个办法,要么你有星火令,这外围大会你自然也有资格参加,要么你展现出能让我们认可的实力,也有资格进去。”

    男子的话不带一丝感情。

    这两个可能在众人看来都是几乎不存在的。

    首先星火令这东西,连他慕容家都没有资格有一块,萧辰又不是什么大家族子弟,怎么可能有星火令?

    其次,能让两人认可的实力,起码也得是内劲小成吧,而顾老已经确认了萧辰不是武者,内劲武者又不是种大白菜,一朝一夕就能成的。

    一时间,慕容泰等人都深锁着眉头,望着萧辰的目光有些歉意。

    而一旁的童文康则心中冷笑不已,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臭小子,本来就没有资格和他们一块。

    而且自己看上的女人,居然和这臭小子聊的火热,这就让他更加不爽了。

    正好,有人替他解决了这个问题,简直两全其美。他想到这,有些暗爽的瞥了一眼慕容晓月。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