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要不你们进去吧,我陪萧先生回酒店等着。”

    慕容晓月开口建议道。

    不管怎么说,萧辰对他们有恩,如今他们若是撇下萧辰独自进去,显然有些不仁义了。

    “这……”

    慕容泰有些迟疑,不过慕容晓月的建议是正确的。

    他慕容家也是哪种忘恩负义之人,若是丢下萧辰一个人在外面,这传出去他这张老脸往哪搁呢。

    “不必了。”

    萧辰摇了摇头道。

    “萧先生,这件事确实是我考虑不周,就让晓月陪着你吧。”

    慕容泰有些歉意的说道。

    “是啊,反正我对这个大会也没什么兴趣,刚好趁这段时间,你陪我出去逛逛。”

    慕容晓月也点头道。

    一旁的童文康脸色有些阴沉,慕容晓月对萧辰的态度,和对他的态度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让他感觉自己一直以来的尊严和傲气受了轻视。

    “你们理解错,我的意思了。”

    萧辰瞥了一眼门口的男子说道:“我还真有这个资格进去。”

    他说完从怀里拿出了一个三角形镀金令牌。

    “唰!”

    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了过去。

    “这!这是星火令!”

    慕容泰活了一大把年纪,自然一眼就认出了星火令。

    顾老眼中的愕然不比慕容泰少,这星火令数量极其稀少,大部分都是把持在一些大世家、势力手中。

    萧辰如何会有星火令?顾老感觉自己好像还是低估了萧辰。

    萧辰身上仿佛藏着很多的秘密。

    一旁的裴先生诧异到差点咬破舌头,这可是星火令啊!

    他们天罗一脉曾经也有一枚星火令,可是他们的老门主年纪大了,气血衰弱,实力不比从前,在一次约斗中,被强敌给抢了去。

    之后,老门主便开始了闭关,几乎不问世事了。

    裴先生目光炯炯的望着萧辰手中的星火令,眼中不禁闪过一丝精光。

    星火令代表的不仅仅是一个武道盛会的资格,有了星火令,他们天罗一脉甚至有机会从二流门派跻身一流。

    如今这样一枚现成的星火令就在眼前,还是在一位不会丝毫武功的小子手中,他岂能不动心?

    童文康在最初的愕然之后,也冷静了下来,他回头和裴先生对视了一眼,至于这其中的意味已经心照不宣了。

    ‘小子,本来我不想杀你,可你偏偏逼着我动手,这可怪不得我了。’

    童文康阴冷的目光望着萧辰,心中已经打定了主意。

    有星火令的萧辰,在他们眼中就是一块唾手可得的肥肉。

    就算他有慕容家的庇佑,那又怎样?在利益面前,任何交情都是虚的。

    男子微微一愣,随机就反应了过来,立刻躬身道:“萧先生,我为之前的行为向你道歉。”

    男子也是十分精明,不管萧辰如何得到这星火令的,他背后一定有一个大靠山。

    萧辰收起星火令淡然点了点头,微微侧身瞥了一眼童文康两人。

    他在拿出星火令的一刹那,就已经感觉到了两人贪婪的目光和淡淡的杀机。

    ‘非要找死,我也不介意送你们一程。’

    他心中冷笑道。

    自己既然敢拿出星火令,就不怕有人觊觎,这两个小杂鱼还不至于让他担心。

    “我们走吧。”

    一行人鱼贯而入,走了进去。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裴先生和童文康都时不时的朝着萧辰看一眼,好像生怕萧辰溜走了一般。

    两人的动作很是隐秘,除了萧辰外,几乎没人觉察道。

    萧辰找了个没人的位置坐了下来,慕容晓月也跟了过来,坐在一旁,一副古怪的眼神盯着萧辰。

    “有什么话直说吧。”

    萧辰开口道。

    慕容晓月凑过去低声道:“爷爷让我转告你,找个机会快点离开,裴先生他们已经对你动了想法。”

    “哦?什么想法?杀人劫货嘛?”

    萧辰不在意的说道。

    慕容晓月有些气恼的看着萧辰,这小子为什么不听他们的好心劝诫呢。

    “我已经问过顾老了,他说裴先生实力不在他之下,更不用提还有那个讨厌的童文康了,顾老就是想保护你,也是有心无力,你还是听我一句,找机会就走吧。”

    慕容晓月叹了口气道。

    她心里也很惊讶萧辰居然拥有一枚星火令,但是另一方面他又暗骂萧辰是个笨蛋,居然当面就拿了出来。

    财不外漏的道理,随便一个懂事的小孩子都明白,他怎么就不懂?

    “就他们两个?这种货色,我能一掌就拍死。”

    萧辰不屑的摇了摇头。

    但是萧辰这种态度在慕容晓月看来就是不知天高地厚了。

    一个化劲入门强者,一个半只脚内劲大成的武者,萧辰一巴掌能拍死?

    她真不知道萧辰是不是太狂妄了,居然傻乎乎认为自己能挡住这两个高手。

    她曾经见过顾老出手,简直如同半仙一般,超乎了正常人的想象。

    她幽幽的叹了口气道:“我已经警告过你了,你不听我也没办法,希望大会结束,我还能看到你。”

    慕容晓月说完,似乎是有些服气般的离开了。

    不多时,庄园内人越来越多,各色各样的宾客齐聚在此。

    这些人有的是气度不凡的世家豪门,有的是深藏不露的武者。

    大会的目的就是相互交流经验、心得,然后交换各自需要的东西。

    虽然人还没来齐,但是一些人已经等不及了,自顾自的摆了个小摊坐在一旁,拿出了自己所携带的好东西,一旁挂了块牌子,写着自己所需要的物品,然后静等别人来交换。

    能来这里的人,没有一个是凡辈,自然拿出手的东西都是外界罕见的,当然,他们也不缺钱,只接受以物换物。

    “你这人怎么这样?我给的价格已经超过二成了!”

    一名大汉瞪着眼睛跟一位摊主吵了起来。

    这大汉身形魁梧,一条条肌肉如同虬结的老树根一般,一看就是练外功的高手。

    那摊主四十多岁,身形清瘦,却丝毫不畏惧大汉。

    “哼,我这虎骨丹只换青田石或者八百年以上的老药,其他一概不要。”

    摊主冷哼一身道。

    “妈的!太黑了吧!这虎骨丹只有我这种修习外功的人才有用,居然张口就是八百年以上的老药,你咋不去抢?”

    大汉也是个暴脾气,立刻就不乐意了。

    “我这虎骨丹虽然只有外功武者才能用,但是物以稀为贵,你不要就走开,别挡着我做生意。”

    摊主不在意的说道。

    一旁的萧辰看着这一幕,心中暗自寻思了起来。这样一瓶普通的丹药居然要换八百年以上的老药?那他岂不是要发财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