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小姐的眼神立刻就变了,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这淬体丹。

    她身为药神宗的弟子自然一眼就看出这丹药的不凡。

    虽然没有仔细检查过,但是她能感觉到这丹药的成分很普通,并没有参杂什么珍稀药材,所以问题出在这丹方上。

    "在下药神宗的伊曼玉,请问先生大名?"

    伊曼玉也坐不住了,上前问道。

    "萧辰。"

    一旁的魏延庭听到这个名字,脸上闪过一丝古怪。

    魏家的几个后辈也同样这幅表情。

    "我听说子良叔就是被一个叫萧辰的人给杀了,会不会就是他?"

    "我听说那位萧大师年纪不过二十左右,到是和此人有几分相似,不会这么巧吧?"

    魏云志看了萧辰片刻摇了摇头道:"他不是武者,只是个普通人,应该只是碰巧重名吧。"

    听魏云志这么说了,大家虽然有些惊疑,但都没有再多议论了。

    魏延庭也只是脸色古怪的多打量了萧辰几眼,但发现萧辰只是个普通人后,便没有多想。

    "这种品质的淬体丹,你还有多少?"

    "很多,前提是你有我需要的东西来换。"

    萧辰淡然道。

    这话一出,不禁更加印证了伊曼玉的想法。

    萧辰一定有一种改良版的丹方,可以大批量炼制这种丹药。

    "萧先生,这些淬体丹我都要了,而且我愿意拿我药神宗珍藏的十几株千年灵药来换,但是我有一个要求。"

    没等魏延庭说话,伊曼玉抢先说道。

    "什么?"

    "我想要这淬体丹的丹方。"

    伊曼玉直说道。

    "可以,但是我也有要求。"

    萧辰没多想就点了点头。

    这让伊曼玉脸色一喜,只要能拿到这丹方,哪怕是出再大的代价也值。

    "一株二千年以上的灵药,这丹方就归你了。"

    萧辰瞥了一眼伊曼玉,淡淡说道。

    一旁的众人尽皆一脸愕然的看着萧辰。

    二千年的灵药?这种宝贝已经算得上镇宗之宝了,这种东西就算药神宗有,他也不可能给一个外人。

    伊曼玉脸色也沉了下来,萧辰未免太狮子大开口了。

    胡执事忍不住沉声道:"萧先生,你就不怕胃口太大,怕自己撑死?"

    一个无名之辈只不过有了一张丹方罢了,也妄想和他药神宗谈条件。

    "你可以拒绝,我又不是逼着你买。"

    萧辰耸了耸肩。

    萧辰这话其实只是想试试药神宗的态度,果不其然,药神宗一定是有二千年以上的灵药的。

    无论交易成不成交,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师傅当年去了一趟的药神宗为我抢来的诸多灵药,如今我要靠自己去抢了。’

    萧辰心中暗道。

    如果胡执事和伊曼玉能知晓萧辰心中所想,一定会暴怒出手。

    药神宗在武道界地位尊崇,已经存在三百多年,无论是谁都不敢打他药神宗的主意,如今却被一个毛头小子给惦记上了。

    "看来这生意是做不成了。"

    伊曼玉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药神宗并不缺这些极品丹药,她想要的只是丹方罢了。

    一旁的胡执事一双细小的眼睛藏在眼皮的皱褶中,阴冷的盯着萧辰,不知道想些什么。

    魏延庭心思通透,自然看出了胡执事隐藏的杀意。

    在场不少明眼人都能看出,且不说萧辰当众拒绝药神宗的交易,还狮子大开口想要药神宗的镇宗之宝。

    如果萧辰也是和药神宗有同等身份地位那自然无所谓,但偏偏萧辰只是一个普通人啊。

    药神宗怎么说也是华夏四大隐世势力之一,岂能容忍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这种行为。

    魏延庭则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毛,一方面他觉得萧辰这么死了有些可惜,另一方面他又不愿意淬体丹的丹方落在药神宗手里。

    丹方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他魏家自然也想得到。

    不过魏家可没有药神宗那般的底蕴,拥有二千年以上的灵药。

    "萧先生,我想请你当我魏家常驻客卿,且享受魏家嫡系子弟的待遇,每年还能拿到一笔不菲的收入,你只需要为我魏家炼制这淬体丹就行了,不止萧先生意下如何?"

    魏延庭目光炯炯的问道。

    他十分自信自己提出的条件很诱人了,魏家有不少客卿,但大多都是当一些重要人物的保镖,地位不高。

    而萧辰只要答应了,并不需要他交出丹方,只要为魏家定期炼制一些丹药,就能享受魏家嫡系子弟待遇。

    众人闻言不禁有些愕然了,这要是换了他们中任何一个,早就满口答应了。

    魏国可是当世最强盛的武道世家之一,就算只是一个普通的客卿,走到哪别人都得笑脸相迎,何况是这种高级别的客卿。

    但是萧辰却没有多想,摇了摇头道:"我只要灵药,其他一概不需要。"

    在别人看来,这是一个鲤鱼跃龙门的好机会,但他是谁?他是南海的萧神医、萧大师,要钱有钱,要势有势,何必去当魏家的移动丹药库。

    再说了,他和魏家可是早就结下了仇,只是魏延庭等人还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罢了。

    萧辰的拒绝很果断,这让魏延庭脸上淡淡的笑容一僵,眼中也微不可察闪过一丝杀机。

    这小子太不识抬举了,他唐唐的魏家二号人物许诺给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子如此丰厚的条件,萧辰居然想都没有想就当众拒绝了。

    这是看不起他魏家?

    "小子!你别不识抬举!"

    魏云志直接冷着脸威胁道。

    他魏家的骄傲可不能让一个毛头小子给无视了。

    "怎么?我若不答应,你还想强行绑着我去魏家不成?"

    萧辰冷笑道。

    "云志,住口,萧先生既然心有宏图,我们也不勉强。"

    魏延庭冷着脸说道。

    他魏家可是这大会的促成人之一,就算想对萧辰动手,也不能如此光明正大的动手。

    "哼,小子,算你走运,我倒要看看你得罪了我魏家和药神宗,怎么活着离开这越州。"

    魏云志低声撂下了一句狠话,便随着魏延庭转身离开了。

    众人散去,只留下萧辰依旧脸色淡然的站在那。

    不少人都暗自摇了摇头,笑萧辰的愚蠢,萧辰若是答应了任何一家的条件,这武道大会中就无人再敢打他主意了。

    萧辰洞若观火,自然能猜到这些人心里想着什么。

    "萧辰!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他刚一转身,就看见一个怒气冲冲的女子朝着他走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