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辰有些苦笑的看着慕容晓月,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其拉走了。

    两人走到一处没人的地方。

    慕容晓月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看着他道:"我都告诉你,让你找机会溜走了,你居然还得罪了魏家和药神宗,你是不是疯了?"

    "他们很厉害嘛?"

    萧辰不以为然道。

    "且不说药神宗有传说中的极境宗师坐镇,单单是魏家你也惹不起!顾老告诉我,那个魏延庭实力深不可测,他没把握护你周全。"

    慕容晓月一脸愁容道。

    "没事,再厉害也不是极境宗师。"

    萧辰摇了摇头轻笑道。

    "你还笑的出来了!你知道极境宗师有多厉害嘛?也幸亏他不是极境宗师,否则你早完了。"

    慕容晓月幽幽的说道。

    "很强嘛,我倒是很期待与之交手。"

    萧辰目光深远,整个人的气势仿佛都变了。

    这让一旁的慕容晓月都看拯了,让她有种错觉,仿佛自己眼前的不是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而是一位睥睨天下的枭雄。

    但是随即她就摇了摇头,驱散了心中的杂念,一本正经道:"今天晚上,我让顾老护送你去高铁站,你连夜离开越州吧。"

    "现在离开越州太早了,我手上可是有星火令,可不能浪费了。"

    萧辰摇了摇头。

    慕容晓月见此还想劝说,但是萧辰已经溜了。

    他其实已经明确的告诉了慕容晓月,他并不担心这些人。

    但是慕容晓月不相信而已,萧辰也不想多解释,就算他说破天,慕容晓月也不会信,何必去浪费时间呢。

    不过这个看似外冷内热的小丫头倒是让萧辰心头一暖。

    ……

    夜晚。

    白天的聚会已经结束了,外围大会会举办三天,一般到后面才是重头戏的开始。

    萧辰想了想决定出去走走。

    越州的夜景虽然比不上京城那般繁华,但有一种古韵在其中。

    天色刚暗下来,许多酒馆就挂上了灯笼,外面摆上三两桌子,温上一壶热酒,等着客人来。

    萧辰坐了下来,立刻就有一个伙计上前问道:"先生,一个人啊?要吃些什么?"

    "你们这有什么有名的小吃,还有最好的酒是什么?"

    萧辰问道。

    "先生一看就是外地人啊,越州最出名的小吃自然是本地的茶干了,越州的茶干吃起来口感浑厚、回味清香,再配上一壶甘甜的木瓜酒,那滋味自然不用多说。"

    伙计笑着说道。

    萧辰被他这么一说,也是食欲大开,便笑着点了点头道:"就按你说的,给我来一份茶干和一壶木瓜酒。"

    不多时,一碟切的整整齐齐的酱紫茶干和一壶温热的木瓜酒就端上桌了。

    萧辰一边吃着茶干,一边饮着木瓜酒倒也有滋有味。

    "萧辰,你怎么一个人跑出来了?"

    这时,一道生意传来。

    萧辰抬头望去,只见慕容晓月和顾老一起走了过来。

    "刚好,你们来了,一起坐下来尝尝。"

    萧辰笑着说道。

    "我是真佩服你,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情品尝美食。"

    慕容晓月有些无语扶额。

    "那总不能不吃东西吧?"

    萧辰轻笑道。

    "慕容小姐说的对,你现在是众矢之的,不少人都暗中惦记上了你,我觉得你应该连夜离开越州。"

    顾老也脸色凝重的点头道。

    "连夜离开?你知道你来的时候,身后跟了多少人嘛?"

    萧辰没有刻意压低声音,反而把音量放大了几分,让周围都听到。

    这话一出,顾老脸色微变,立刻回头环顾四周,一脸警惕,但是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难道我被人跟踪了?不可能啊,如果我都没发现,萧辰是如何发现的?"

    顾老心中惊疑不定。

    而与此同时。

    一个阴暗的角落中。

    "他发现我们了?"

    "不可能!那小子身上没有任何气劲波动,就是个普通人罢了,而且我们天罗一脉秘传的闭气功,除非是极境宗师来了,否则都无法发现我们。"

    "那……"

    "我看是这小子鬼灵精怪,想故意诈出我们。"

    角落中,一老一少在对话着。

    没等他们继续说下去,只见一个大汉率先走了出来,冷笑着看着萧辰道:"就算你知道了,又怎么样?你想指望你身边的那个老不死的保护你?"

    这人赫然就是贺老六。

    贺老六目光斜撇了某处一眼道:"王先之,你也听够了吧,该出来了。"

    只见他话音刚落,一旁又走出来两人。

    王先之身旁跟着一位样貌平平的男子,不过这人身上透露着一股阴寒的气息。

    "哼,贺老六,你倒是挺机灵的。"

    王先之冷哼一声道。

    "嘿嘿,哪有你王先之黑心,人前一套,背后一套。"

    贺老六不动声色的反击道。

    "别废话了,直说吧,我要这小子,丹方给你,怎么样?"

    "好!"

    两人很快就达成了共识,浑然不顾一旁的萧辰等人,仿佛萧辰已经是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了。

    黑暗中。

    "师叔,这下怎么办?来了这么多人?"

    "不要急,顾老也不是好惹的角色,先让他们拼个两败俱伤,我们再坐收渔利之利。"

    此时,顾老脸色有些难看了,这两人显然是跟着我寻过来的,分明是早就计划好了。

    如果说只有一个,他倒是不怕,但是来了三人围攻他们,他就有些招架不住了。

    那贺老六还是个外功高手,其实力不低于内劲圆满,虽然顾老勉强算得上是化劲入门,但如果被贺老六近了身,只能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

    王先之只有内劲大成的实力倒是不足为惧,但是他身旁的这男子就让他倍感压力了。

    这是一位实实在在的化劲高手!

    "这里可还是处于庄园十里之内,你们居然敢做这种事?不怕我回去告发你们嘛?"

    顾老怒斥道。

    "告发?你也得有命去啊。"

    王先之冷笑道。

    顾老和慕容晓月闻言,尽皆脸色煞白,他们今天恐怕是逃不过这一劫了。

    "萧辰!我给你一个机会,乖乖交出丹方,跟我回去替我王家做事,我不会亏待你的。"

    王先之威胁道。

    "哦?不会亏待我?你是准备把我囚禁起来,然后天天为你炼制丹药是嘛?"

    萧辰突兀的笑了笑。

    这笑容猛然给王先之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但是他身旁有一位化劲武者助阵,还有贺老六在一旁掠阵,显然是稳稳吃定萧辰了。想到这,王先之也放心了,狞笑道:"那你这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咯?"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