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吗?找死的人可不是我。"

    萧辰依旧神色自若,还自顾自的喝了口清甜的木瓜酒。

    "萧先生,他们人数众多,我恐怕没有能力护你周全。"

    顾老低声道。

    "无妨,你保护好慕容小姐就行。"

    萧辰说道。

    "萧辰,你想办法跑吧,我是慕容家的人,谅他们也不敢对我怎么样。"

    慕容虽然脸色有些慌张,但依旧强撑着说道。

    顾老脸色凝重,没有再多说什么,他就算是只保护慕容晓月都十分艰难,萧辰也不可能在三人围攻下从容逃走。

    "好了!时间结束了,萧辰,你既然不愿意束手就擒,寄希望于你身边那个老不死的,那我就亲自动手来抓你。"

    王先之狞笑了一身直奔萧辰而来。

    顾老刚准备动身去拦截,只见他身边男子如同鬼魅的来到了他面前道:"我奉劝你识相点,也许王先生得到想要的东西之后,会大发善心放你们一马。"

    男子毫无保留的释放着化劲武者的气场,让顾老脸色微变。

    若他还是壮年,处于巅峰之时,或许还能一战,可如今……

    顾老苦涩的叹了口气,他现在也无能为力,只能将注意力放在保护慕容晓月身上。

    至于萧辰,他只能暗道一句,对不起了。

    王先之虽然在这群英汇聚的武道大会中算不上什么高手,但他也是一位内劲大成武者,随便放哪都是镇压一方的大高手。

    只见王先之已经快速冲到萧辰身边,右手成爪,狠狠抓向萧辰。

    他这钩爪并没有打算要萧辰的小命,而是对着萧辰的胳膊抓下,这要是抓实了,若是普通人的话肯定会被废掉一直臂膀。

    但萧辰又岂是普通人,只见他脸色淡然,看都没看王先之一眼,在王先之眼中,萧辰这是明知逃不过了,准备束手就擒了。

    想到这,王先之手中的力道也收了几分,他需要的可不是一个断胳膊少腿的炼丹师。

    "啪!"

    萧辰突兀动了,他握着筷子的右手轻轻在桌子敲了一下。

    筷子断成两截,他手中的那截筷子头则变的十分尖锐。

    只见萧辰猛然抬起头,对视了一眼王先之,他手中的筷子则猛地往下一插。

    "啊!"

    王先之惨叫了一声,只见他的右手被那截筷子被钉死在桌子了。

    王先之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萧辰速度太快了,以至于瞬息之间就完成了这一切。

    手上传来的痛楚让他瞬间明白过来了。

    "萧辰是武者!"

    王先之望着那双不带一丝感情的双眼,心里猛地‘咯噔’一声。

    他忍着剧痛,拔出了手中的筷子,抽身想后退。

    "现在知道怕了?晚了。"

    萧辰手中拿着另一截筷子甩了出去。

    "咻!"

    一道破空声响起。

    这截筷子如同子弹般飞射向王先之。

    "不好!"

    王先之愈发恐惧了,凭着本能的反应,努力扭开身体。

    "刺啦!"

    这截筷子扎进了王先之的身体,王先之的身体也僵住了,无力的倒在了地上。

    因为他微微侧开身体的原因,这截筷子没有扎中他的心脏,而是贯穿了他的胸膛。

    王先之躺在地上,十分艰难的呼吸着,口中溢着血,虽然受了如此重的伤,他也只是失去了行动力,还勉强留着一口气。

    气氛突然间安静的诡异。

    所有人都目光都集中在那位坐在木凳子上,神色自若喝着木瓜酒的青年身上。

    太强了!

    一个照面就重伤了内劲大成的王先之,这让众人不禁有些怀疑自己的眼睛,他真的是一位二十出头的青年嘛?

    贺老六眼中隐隐有了退意,他身为外功武者,就算和王先之近身搏斗,也不可能做到一击重伤他。

    何况萧辰从始自终都坐在那,仿佛一切都在他掌握中,令人不得不心惊胆战。

    慕容晓月一脸诧异的看着萧辰,惊愕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顾老显然看的更透测,深深的看着萧辰,心中不知道想着什么。

    这位和他们一起同行这么久的青年,居然是一位深藏不露的化劲武者!

    而且他才二十出头!这若是传出去了,会轰动整个武道界。

    ‘哪怕是当年那位叱咤风云的韩天行也没有他这般妖孽吧?’

    顾老心中感叹道。

    黑暗中。

    "师…师叔,他是化劲武者?"

    年轻人的声音有些颤抖。

    另一人沉默了半晌,才苦涩的说道:"不知道,但我们一定不是他的对手。"

    两人又陷入死一般的沉寂,他们居然在打一位化劲武者的主意。

    "等他们散了,我们再悄悄离开吧,这星火令和淬体丹我们是无福消受了。"

    此时,那位化劲武者也深吸了一口气,深深看了眼萧辰道:"在下周元龙是王家客卿,我只是奉命行事,并不打算和萧先生为敌,还望先生能让我离去。"

    周元龙十分忌惮的看着萧辰,以他的境界居然丝毫没有察觉萧辰也是武者,而且萧辰出手后,他也猜不出萧辰的具体实力。

    他毕竟只是王家客卿,拿人钱财与人消灾,但并没有打算和萧辰以命相搏。

    每一个能修炼到化劲的武者,哪个不是天赋异禀,心智超群之辈。

    若是他就此和萧辰在这里血拼一场,显然有些不明智,反正王先之肯定会死,他逃跑的事也没人会知道。

    "周元龙!你!"

    王先之脸色大变,周元龙这显然是准备弃军保帅了。

    贺老六见此,也立刻转变了态度,讪笑道:"萧先生,围堵你的主意全是那王先之出的,希望您不要介意,我这就走。"

    "呵呵,想走也可以,一人留下一只手,我就放过你们。"

    萧辰冷冷的说道。

    这群人既然敢觊觎他的东西,那必然要付出一定代价。

    萧辰不咸不淡的这句话刚一出口,两人立刻紧绷着身体,警惕的望着萧辰。

    "阁下当真要和我们不死不休了?"

    周元龙脸色很是难看。

    虽然他有些忌惮萧辰,但并不代表他怕了。

    萧辰撑死就是个化劲大成,他若死拼死一搏,也不是那么容易被拿下的。

    一旁的贺老六同样如此,断一只手对武者来说意味什么,他们心知肚明。

    何况贺老六还是一位外功武者,这双手就是他最强的武器,岂能舍弃。

    "那么…谈崩了?"萧辰轻轻放下酒杯,起身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