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这不可能!"

    周元龙脸色大变,仿佛看到了鬼一样。

    灰尘慢慢散开,只见原地有一个一尺深的坑洞。

    一名接近二米的钢铁巨汉却双眼无神的躺下了。

    贺老六显然已经死了,临死前脸上还挂着惊惧的表情。

    他身上泛着金属光泽的皮肤已经纷纷龟裂开,深的地方可以看到幽幽白骨,令人心惊胆颤。

    顾老看到这一幕,差点没咬破舌头,他忍不住用力掐了自己一下,才明白自己没有出现幻觉。

    萧辰赢了!而且是碾压性的胜利!

    慕容晓月愣了一下,才随即破涕为笑道:"萧辰,你吓死我们了!"

    萧辰轻笑着摇了摇头道:"我只是想试试我都极限罢了。"

    他回过头瞥了一眼贺老六,暗自叹了口气,自己没打算杀他,只是他自己都低估了自身的实力。

    贺老六是被他这股巨力给震破五脏六腑而死的。

    原本重伤在地的王先之刚挣扎的坐起来,猛然间看到了萧辰安然无言走了出来,气急攻心直接晕死了过去。

    周元龙见贺老六施展了不坏金刚功都被一击秒杀了,心中顿时亡魂大冒,哪有心思继续硬拼,立刻转身就想跑。

    "我让你走了嘛?"

    没等他跑一会儿,耳边突兀传来了萧辰的声音。

    周元龙心中惊惧交加,连头都不敢回,速度再次加快了三分。

    "咻!"

    突然身后有什么响起,周元龙刚回头就感觉胸膛一阵痛楚。

    顿时浑身仿佛被抽干了力气,他有些无力的低头望去,只见胸口扎着几片普通树叶。

    但是这些树叶却仿佛刀片般深深嵌入了他的体内,其中一枚已经刮伤了他的心脏。

    而后,他眼前一黑便晕死了过去了。

    萧辰甩出几枚树叶后就没有再管周元龙了,能不能活下来就看他的运气了。

    "萧先生,这王先之如何处理?"

    顾老望着萧辰,声音不自觉有些恭敬。

    他虽然看不透萧辰的实力,但是萧辰起码是个化劲大成!而且还兼修了外功,简直是个妖孽!

    这样的人物,恐怕只有极境宗师才能对他造成威胁吧。

    "他五脏受损就算能活下来,也练不了武了,留他在这自生自灭吧。"

    萧辰淡然道。

    这样的人,他根本看不上眼,连杀他的兴趣都没有。

    "那萧先生,我们走吧。"

    顾老点了点道。

    "等会儿,还有两个人一直躲在暗处看戏,没有处理呢。"

    萧辰说完,目光突然盯着某处。

    "还有人?"

    顾老一怔,也看了过去。

    "不好!快走!"

    黑暗中突然窜出两个人影,头也不回的逃去。

    "看了这么久的戏,想跑?"

    萧辰冷笑了一声。

    他不急不慢的从桌子上拿起两根筷子甩了出去。

    "啊~"

    两道惨叫声同时响起。

    萧辰等人追了过去,只见童文康和裴彭义尽皆一脸惊恐的望着萧辰。

    "是你们!"

    顾老和慕容晓月看到两人都皱了皱眉毛。

    "萧先生,我们没有什么恶意,只是发觉这边有人打斗才赶来看看。"

    裴彭义立刻解释道。

    "对对对,我们只是无意路过,听到动静才过来看看,没有恶意。"

    童文康此时哪里还有丝毫少年天才的傲气,他早就被萧辰那鬼神一般的武力给吓懵了。

    "哦?你们当真不是准备等我和贺老六他们拼的两败俱伤才出来坐收渔翁之利的嘛?"

    萧辰似笑非笑道。

    两人眼神闪烁,显然是被萧辰说中了,但是被两人隐藏的很好。

    裴彭义讪笑着刚想解释,只见萧辰冷冷的开口道:"我不管你们怎么想的,如果不想死,自断一只臂膀吧。"

    萧辰眼神冷漠,让两人心底一寒。

    他们甚至都无法升起拼命的念头,萧辰太强了,让他们有些绝望。

    裴彭义脸色阴晴不定,猛地一咬牙右手打在自己胳膊上。

    "咔嚓。"

    一道骨裂声传来。

    裴彭义脸色苍白,苦涩的说道:"萧先生,您满意的嘛?"

    萧辰没有多说,目光转向了惊魂不定的童文康。

    童文康脸色憋红,双手在微微颤抖。

    他是天罗一脉的天才弟子,未来天罗一脉的希望,身为武者若是断了一只手,必定实力大打折扣,就算接上了,也会留下很多后遗症,可以说此生与更高层次的境界无缘了。

    裴彭义见童文康迟迟不动手,萧辰微不可察皱了皱眉毛,他立刻心中一秉,突兀出手攻向童文康。

    "啊!"

    童文康的左手被其直接扭成了一百八十度,整个臂骨都断成了数节。

    童文康瞪大了双眼,脸色涨红,直接晕死了过去。

    "好了,我们走吧。"

    萧辰说完转身径直离开。

    等萧辰一行人走远后,裴彭义才从怀中拿出丹药喂童文康服下。

    "哎,断一只手总比没了命强,只要命还在,还有报仇的机会。"

    裴彭义叹了口气,眼神有些萧索。

    萧辰太强了,而且年轻的可怕,这样的人物,就是他们老门主恐怕都不是对手吧。

    ……

    "查清楚了嘛?东西到谁手里了?"

    一间房中,一位穿着长袍的女子对着眼前的男子问道。

    这女人正是药神宗的伊曼玉。

    "我们赶过去的时候,已经结束了,那个叫萧辰的……"

    男子仿佛有些欲言又止。

    "说。"

    伊曼玉轻声道。

    但是男子却浑身一震,立刻开口道:"那萧辰没有死,还击败了王先之、贺老六等人,不仅如此,王先之等人都被重创了,那贺老六已经死了。"

    "什么贺老六死了?"

    伊曼玉有些诧异。

    这贺老六虽然算不上什么,但是他师傅可不得了。

    贺老六既然师从泰山金刚,相必也没表面看起来那么弱。

    ‘我倒是看走眼了,这小子居然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

    伊曼玉暗道。

    王先之等人的联手围攻,除非萧辰是化劲武者才能安然逃走,除非他身边有高手保护。

    不过萧辰是孤身前来的,只和慕容家几人有交情,慕容家的那位客卿也只不过勉强达到化劲入门,不存在能杀了贺老六的。

    "好了,你下去吧,看看那小子有木有回来,继续监视。"

    男子点了点离开了。伊曼玉推开窗看着外面夜景喃喃道:"这武道大会越来越有意思了,想必泰山金刚很快就能得知自己徒弟死了的消息,看来这次大会要见血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