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辰一行人到了庄园,顾老看出慕容晓月有话要对萧辰说,很识趣的找了个借口,先行离开了。

    两人沉默半晌,慕容晓月还是叹了口气幽幽的望着萧辰道:"你为什么骗我?"

    "我可没有骗你,我其实已经早就告诉你了,只是你不信而已。"

    萧辰苦笑道。

    慕容晓月也红了红脸,确实,是她太坐井观天了。

    "虽然你很厉害,但是我还是要提醒你,药神宗和魏家都是当世最大的几股势力之一,他们的强大,连我慕容家也得低头,我希望你接下来几天不要!再做蠢事了,免得让别人担心。"

    慕容晓月像是发泄般,一口气全说完然后就转身离开,根本没有给萧辰说话的机会。

    萧辰苦笑的摸了摸鼻子,这算是埋怨他嘛?

    直到慕容晓月走远后,萧辰遥望了一眼夜景喃喃道:"若魏家识相,不招惹我也就罢了,可这药神宗我必须得去一趟。"

    去药神宗不仅仅是为了灵药,他心中一直有个疑惑,关于他师傅司徒信鸿的。

    或许去了药神宗,他能从那得到一些想要的消息。

    ……

    外围大会照常举行,不少人昨晚都感觉到了庄园外发生了战斗,但是没人会傻乎乎的说出来。

    萧辰则待在自己都房子里没有出来,外面不少不知情的人都在暗自猜测萧辰昨晚已经被抓走了,或者死了。

    毕竟这样一个柔弱可欺又怀抱金砖的小子,谁都不认为他能活着离开越州。

    直到最后一天结束,萧辰依旧还是没有出现。

    紧接着武道盛会开始。

    慕容晓月等人没有星火令是没有资格参加武道盛会的。

    而且越州这段时间风云骤起,有些不安定,慕容泰老爷子显然也不愿意多留几天,于是准备和萧辰告别。

    "萧辰,你若日后来楚州,拿着这个来我慕容家。"

    慕容晓月拿出一块古朴的淡青色玉佩递给了萧辰道。

    萧辰点了点头将其收了起来。

    慕容晓月犹豫片刻问道:"你没有什么想对我说嘛?"

    萧辰轻笑道:"一路保重,后会有期吧。"

    "就这些?"

    慕容晓月有些不高兴了。

    "那我还要说些什么?"

    萧辰摸了摸鼻子苦笑道。

    "哼,再也不见。"

    明明已经是个二十多岁的成年人了,她却像个耍小脾气的女孩一般,气呼呼的离开了。

    她走到一半,回头喊道:"那个…不是我想见你,只是我爷爷年纪大了,而且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你若有时间记得要来楚州找我们,为我爷爷检查一下身体。"

    慕容晓月红着脸解释道。

    萧辰没有多说,只是配合的点了点。

    慕容泰的身体情况,他最清楚,蛊毒已经祛除干净,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当然,这些话他不能大煞风景的说出来。

    次日,重头戏终于开始了,十年一度的武道盛会开始了。

    仿佛到了这一天,一些隐藏的高手才现身。

    萧辰坐在偌大的会场中,这里的环境和庄园是没得比。

    但是这里的一桌一椅都透露着历史的腐朽气味。

    如果有人贸然闯进来,会误以为这是八十年代的戏剧院。

    也许是这里的主人比较怀旧,所以故意保留着原貌吧。

    萧辰坐在那,附近都坐着一些人,都是这些人仿佛有着领地意识一般,大多互不靠近,也不交谈。

    萧辰从他们身上的气场能感应到,这小小的会场中已经出现了七八位化劲武者。

    化劲武者可不是大白菜,数量比内劲武者要珍稀的多。

    萧辰在南海这么久,也没有遇到一个化劲武者,可见成为化劲武者的难度。

    遇到的最强的人,也不过是内劲巅峰的魏子良,可惜魏子良太弱了,三拳就被他打爆。

    化劲武者和外功武者他也见识过了,依旧不是他的对手,他反而有些期待真正的极境宗师能有多强。

    "陆家来人了。"

    无论是外围大会还是核心的大会,陆家身为越州第一世家,地位都是崇高的。

    只见一位五十余岁的中年男子,身后跟着一位二十左右的年轻女子。

    这男子看起来相貌平平,但是一双眼睛却令人不敢对视,让人有莫大的压力。

    这显然是久居上位才养出来的气势,常人是学不来的。

    "陆建勋,你倒是架子不小,昨日的外围大会你可让我们等了三天,都不见你人影。"

    魏延庭看到他,没好气的说道。

    "什么狗屁外围大会,一帮二流势力聚成的乌合之众,我才懒得去。"

    陆建勋不屑的说道。

    "你陆家当年不也是从这些乌合之众里崛起的嘛?"

    魏延庭身旁的魏云志开口讥讽道。

    这陆建勋眼中丝毫没有对他魏家的尊重,他自然也不会客气。

    魏延庭没有多说,显然默认了他的话。

    这让陆建勋眼中闪过一丝怒气,他们陆家虽然现在是越州第一世家,可他们却没有江湖三门的底蕴和历史。

    三十年前,陆家还只是一个不入流的小势力,如果不是阴差阳错得到了一枚星火令,陆家也不会有如此的地位。

    "听说魏家底蕴强横,我倒是见识了,除了这嘴比较‘强横’之外,也不过如此。"

    陆建勋身后的女子也不咸不淡的讥讽道。

    "小丫头,你是谁?居然敢侮辱我魏家!"

    魏云志眼中有一丝阴霾,魏延庭身为长辈,虽然嘴上不说,但是脸色却十分不悦。

    "小女子名叫陆静瑶。"

    陆静瑶笑吟吟的说道。

    话音刚落,附近众人望着那年纪不大的女子,脸色立刻变了。

    陆静瑶看起来不过二十岁左右,但实际年纪已经超过三十了,和陆建勋是同辈。

    她早在十五岁就开始小有名气,曾经因为有人冒犯了她,于是带着一帮人马直接灭了那个人满门,连带的他的家族都被屠杀殆尽。

    手段之毒辣,让人不寒而栗!

    但这女子不仅仅是心肠狠,实力也是高超,如今已经是化劲小成了。

    魏云志显然也听说过陆静瑶的名头,脸色微白,但很快就镇定了下来。这笑吟吟的女子可是一只黑寡妇,惹不得,就是一旁的魏延庭也有些忌惮的看了她一眼,不再多言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