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多时,众人都来齐了,大家各自拿出自己都物品互相交易。

    除了魏家、陆家、药神宗等几个大势力,他们被众人如同众星拱月般围在其中,其他人都有些冷清。

    不过也不是所人都喜欢攀炎附势,不少人拿出自己收藏的宝贝和其他人开始交易。

    这武道盛会说白了就是一个大型交易会。

    只不过档次、等级更高了,只要你有别人想要的,功法、丹药、武器都能都换到。

    萧辰转悠在各个摊位面前,却没有发现什么他想要的,不禁有些失望。

    他原以为五百年老药应该随处可见,看来自己还是低估了老药的珍贵程度。

    "咦!"

    正当萧辰准备转身离开时,突然目光一凝。

    只见距离他不远的一个摊位处,一个男子拿出一小块晶状体的石头。

    这石头灰白色,有些浑浊,略微靠近能闻到一阵奇怪的气味,似香非香。

    "这个怎么要什么换?"

    萧辰走过这指着这石头问道。

    男子见萧辰指着这石头,脸色略微一怔道:"这只是一块岩松石香料,当饶头而已。"

    "我要了,你开价吧。"

    萧辰脸色淡然。

    男子见萧辰执意要买,自然不会拒绝,略一沉吟道:"任何内劲武者能用的丹药都行。"

    萧辰也不啰嗦,从怀里出一个木盒子,拿出一颗黑不溜秋的丹药递给他道:"这是纳灵丹,你看行不行。"

    这纳灵丹制造方法十分复杂,而且药材十分难寻,每一颗都极其珍贵。

    如果不是萧辰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丹药,他也不愿意拿纳灵丹出来。

    而且财不外露的道理,他是明白的。

    果不其然,纳灵丹一出手,一阵浓郁的药香渐渐散开。

    在场大多都是阅历丰富的高手,丹药的好坏,只要闻一闻就能知道。

    何况这纳灵丹的药香这么浓郁,清香中带着丝丝药材本身的气味,一看就知道是好货。

    不少人都目光都聚集了过来,紧盯着男子手中的那颗丹药。

    就是被众人围在一起的药神宗等人,也是一怔,面露诧异的望了过去。

    "这小子居然还有极品丹药!"

    魏延庭看到萧辰,脸上诧异更甚。

    伊曼玉和胡执事看到这丹药,眼中微不可察爆发出一丝精光,两人不约而同的对视了一眼。

    ‘这是宗内十大古丹方中的聚灵丹!他怎么会有?’

    伊曼玉直勾勾的盯着这丹药,脸上表情很是复杂。

    她身旁的胡执事同样如此,脸上阴晴不定,心中仿佛在惊疑着什么。

    "这药香如此奇特,比我见过的极品丹药还要强上三分。"

    陆静瑶深吸了一口气,眼睛一亮喃喃道。

    此时,男子拿到纳灵丹还没有来得及惊叹,就发现了诸多目光都在扫视着他,他立刻将纳灵丹收好道:"成交了!"

    萧辰接过这石头,起身准备离开。

    只见一道靓丽的身影挡住了他的去路。

    "阁下是什么意思?"

    萧辰看着面前的陆静瑶,眉头微皱。

    "呵呵,小兄弟不要紧张,我就是想问问,还有没有刚才那种丹药,我愿意全数买下。"

    陆静瑶笑吟吟的说道。

    "有,但是你买不起。"

    陆静瑶脸色微微一喜,听到后面这句,脸色就沉了下来。

    这是不给她陆静瑶面子?

    "这小子是不是傻了,居然这不给陆静瑶面子?"

    附近众人有些愕然。

    "他不是傻,他这是找死。"

    有人冷不丁说道。

    陆静瑶在越州可是凶名赫赫的黑寡妇,没几个人愿意得罪她。

    而且这武道盛会的秩序是陆家、魏家等几个大势力联手维持。

    得罪了制定规矩的人,那么他还能享受到规矩的庇护嘛?

    众人不禁冷笑道摇了摇头,这小子还是太年轻啊。

    "大叔,陆静瑶看样子要动手了,我们要不要参合进去?这小子看起来身上宝贝不少啊。"

    魏云志贪婪的看着萧辰低声道。

    如果他们能带着两顶级丹药的丹方回去,到时候家族里肯定会有所奖励,他们的地位自然也水涨船高。

    "不急,先静观其变,我觉得这小子还有不少秘密,他身上的东西可不能让陆家全拿了去。"

    魏延庭淡然道。

    虽然几家势力看起来和和气气的,但是私下可少不了龌龊和竞争。

    与此同时,药神宗众人也暗自旁算了起来。

    "胡执事,一会儿如果动起手,你拦着陆建勋,我去对付陆静瑶。"

    伊曼玉轻声道。

    "怎么?你要帮这小子?"

    胡执事有些诧异的说道。

    伊曼玉冷漠的摇了摇头道:"我要问这小子一些事,到时候他就没了利用价值,我也不打算让他活着,毕竟十大古丹方是我们药神宗的立宗之本,不能让外人知道。"

    一时间,几家实力都已经将萧辰当成砧板上的鱼肉,准备瓜分利益了。

    陆静瑶依旧笑吟吟的看着萧辰,不过眼神中却透露出一丝杀意。

    "你倒是说说,你想要什么,我陆家有什么拿不出来的。"

    陆静瑶问道。

    萧辰瞥了他一眼道:"五百年老药十六株,千年灵药引子两株,换一颗纳灵丹,你若是拿得出,我也不是不可以跟你换。"

    萧辰这话一出口,众皆哗然。

    一颗小小的丹药居然要这么多老药乃至灵药来换,不是狮子大开口是什么?

    陆静瑶眼神也彻底冷了下来,她又不是冤大头,怎么可能花费如此大代价去换一颗丹药。

    萧辰脸色如常,他其实真的没有狮子大开口,这纳灵丹的确需要十六味五百年老药加两株千年灵药当药引才能炼制出来。

    "小子,我看你是执意不识抬举了咯?"

    陆静瑶脸上再没有之前的笑意,而是满是杀意。

    "怎么?难道你想动手强抢?店大欺客不成?"

    萧辰直言不讳道。

    "今日我还就是强抢了,那又怎样?"

    陆静瑶说完,气势一变,就要动手。

    "等等!"

    魏延庭突兀的开口道。

    "魏延庭,你想拦我?"

    陆静瑶目光冷冽的盯着魏延庭。

    魏延庭轻笑着摇了摇头道:"我不是想拦你,就算我不拦你,只怕也有人拦你。"

    他说完,目光转向了伊曼玉等人。

    既然话都说破了,伊曼玉也不掩饰,淡然点了点道:"这个人,我们药神宗要了。"

    "你们什么意思?"

    陆静瑶皱着眉头看着魏家和药神宗等人。"意思是,我魏家只要他身上的丹方,伊小姐要这个人,而你们陆家则拿走他身上的丹药,如此分配怎么样?"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