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延庭在众人注视下,丝毫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而是光明正大的瓜分起利益。

    附近围观众人虽然腹诽不已,有一种兔死狐悲的感叹。

    但却没人敢出面阻止,这世家拳头大就是硬道理,规矩都是强者制定的,你弱小你就该死,没有任何道德底线可言。

    他们都是武者,摸爬滚打的几十年,什么样的场面没见过,不少人虽然心中有些同情萧辰,但也只是暗叹了口气,准备以此事来教育后辈,引以为戒。

    "不行,丹药我要,丹方我也要!"

    陆静瑶冷笑道。

    "那这样吧,丹方、丹药我们五五分,这小子的命就交给药神宗,你们觉得呢。"

    魏延庭再次重新提出方案。

    陆静瑶想了想,觉得如果逼的太紧,对大家都没好处,于是点了点道:"行,我同意。"

    一直没说话的伊曼玉突兀开口道:"我药神宗同意了嘛?"

    "这小子身上的东西,我们可以分毫不取,但是丹方不能给你们。"

    "你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要你们药神宗要和我们陆家、魏家开战?"

    陆建勋也阴着脸说道。

    胡执事猛地一拍桌子道:"你们算个什么东西,敢威胁我们药神宗?我药神宗传承三百多年,当年你们两家的祖先还不知道在哪里讨饭呢。"

    胡执事一瞬间爆发出化劲大成强者的气场,脸上满是杀意。

    这让魏延庭和陆建勋都有些忌惮不已。

    药神宗之所以地位如此崇高,就是因为掌握了诸多丹方,拥有无数丹药给门下子弟服用,哪怕你是只猪,在长年累月的服用着丹药,也能成猪精。

    哪怕两家在外面看来和药神宗实力齐平,但是他们知道药神宗的内劲武者和化劲武者数量多的可怕。

    甚至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的实力又不自觉提升了一个层次。

    魏延庭和陆建勋脸色阴晴不定,在做着决断。

    两份极品丹药的丹方,若是这么舍弃了,他们自然心有不甘,可若是不同意,真打起来,他们不一定是药神宗等对手。

    正当两家犹豫之时,突然大门被轰开了。

    门口两名护卫脸色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道:"外面有人想强闯进来。"

    "他……"

    话还没说话,直接一道身影速度极快的略过了他。

    "滋!"

    鲜血四溅,那人已经尸首分离。

    只见一名如同铁塔般的壮汉不屑的丢掉了手中的人头道:"小杂虫,居然还想跑。"

    "泰山金刚!"

    伊曼玉看道来人,脸色微变。

    "这个凶神怎么来了?"

    不少人认识泰山,脸色大变,纷纷惊恐的退让开。

    魏延庭和陆建勋脸色也不好看,这可是一位横练大师啊,除非有极境宗师有能镇压他。

    魏延庭脸色白了一下,缓了缓道:"在下魏家魏延庭,不知泰山前辈无故闯来所谓何事?"

    "哼,我可不是无故而来,我是来找杀我徒弟的凶手。"

    泰山金刚冷哼了一声道。

    他说完之后,身后走进来一位踉踉跄跄的男子。

    萧辰看到这人,脸色一怔,这人赫然是大难不死的周元龙。

    周元龙神色十分憔悴,因为受了重伤,实力倒退了大半。

    只见他目光在众人身上一一扫过,立刻锁定了一个人,脸上满是怨毒之色。

    "泰山前辈,就是他!是他杀了贺老六。"

    周元龙指着萧辰说道,眼中隐隐有一丝快意。

    自己被萧辰重伤了,实力降到内劲小成,想恢复到巅峰时刻都难上加难,此生和更高的境界已经无缘了。

    "就是你杀了我徒弟?"

    泰山也眯着眼睛盯上了萧辰,整个会场中的气温都仿佛随着他骤降了几度。

    萧辰脸色如常点了点道:"不错,可以说是误杀吧。"

    萧辰的口气十分随意,就如同不小心碾死一只蚂蚁一般,这让泰山的呼吸都沉重了起来。

    "好!好!好!有胆识,如果我早点遇到你,或许会起爱才之心收你为徒,但是现在,我要先为我徒弟报仇,让众人知道,我泰山的徒弟不是谁都能欺辱的。"

    泰山金刚怒极反笑道。

    "这小子到底什么来头?一下子就惹了这么多人?"

    众人不禁心惊胆颤。

    魏家、陆家、药神宗哪一个都不是好惹的,现在居然还加上了一个凶名远扬的泰山金刚。

    他若是今日侥幸不死,萧辰这个名字会扬名华夏。

    不过没有人会认为,萧辰能活着从一位横练大师手中逃生。

    横练大师代表了外功武者的巅峰!身体几乎已经是刀枪不入了,而且泰山成名绝技还是不坏金刚功,不仅肉身如同精铁般坚硬,力量也大的惊人。

    毫不夸张的说,在场任何一个人如果硬抗泰山的全力一击,一定会被砸成肉泥,死的不能再死了。

    "我们避开点吧,免得被波及到。"

    不少人以萧辰为中心立刻让出一个直径十丈的圆圈。

    他们虽然不少人是化劲武者,可也不愿意被一位横练大师的战斗给波及到。

    伊曼玉眼神闪动,几次欲言又止,但还是放弃了。

    以泰山的性格,估计是不会买她药神宗等面子,如果惹怒了他,说不定她也得把命搭在这。

    胡执事看出了她心中所想,低声道:"算了吧,死就死了,只要我们能拿到丹方就行了。"

    一时间魏家和陆家都不说话了,静观其变,他们需要的只是丹方和丹药,至于萧辰是死是活,无所谓了。

    "大叔,你说这小子有机会活下来嘛?"

    魏延庭身后一位年轻的后辈问道。

    魏云志冷笑道抢先开口道:"这小子,我十招内就可杀他,他能挡住泰山的一拳,我就把名字倒过来写。"

    在所有人看来,萧辰是死定了,几家势力已经做好准备等泰山离开后,抢夺丹方和丹药了。

    此时,场中的泰山狞笑着冲了过来,他看似身材魁梧比较笨重,但是其实速度十分快。

    只有部分人能看清泰山的身影,只见泰山如同人形炮弹般飞射向萧辰,空气中都响起阵阵了呼啸声。

    这是速度快到一定极限后,与空气摩擦产生的音爆。

    "轰隆隆!"一拳打出,如同炮弹炸响,让人忍不住捂住了耳朵。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