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辰无悲无喜,一拳迎了上去,两只拳头大小不对称的拳头在空中猛然碰撞到了一起。

    "砰!"

    如同两个金属物撞击到了一起,发生一道沉闷的声音。

    泰山金刚眼睛猛然瞪的老大,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萧辰。

    "天啊!这小子居然接下了泰山金刚的一拳?"

    "一定是泰山前辈保留了实力吧,这小子不可能也是一位横练大师吧?"

    "放屁,横练大师可是堪比极境宗师的大人物,哪一个不是名震天下的人物,这小子才多大?我从来没有听说过。"

    其实说这话都人,自己都不信。

    每一位练外功的武者,需要付出的努力比内功武者只多不少,甚至难度更大。

    只见场中萧辰风轻云淡的一拳挡住了泰山金刚,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仿佛只是随便出了一拳般。

    魏云志的脸色变的十分难看,仿佛吃了个死苍蝇般。

    ‘他怎么可能这么强?一定是泰山没有出全力!’

    魏云志根本不相信萧辰有比拟泰山金刚的实力。

    不止是他,魏家、药神宗、陆家等人也是脸色各异。

    尤其是陆静瑶瞳孔微缩,她虽然没有见识过泰山金刚的全部实力,但是这一击换成是她来接,一定不会太轻松。泰山愣了愣,见自己六成力道居然被萧辰接下来了,随即大笑道:"哈哈哈,小子,我倒是小觑了你,让魏越来越舍不得杀你了,不如你跪下给我死去的徒弟磕三个响头,我考饶了你,并收你为徒怎么样

    ?"

    他这话一出口,众人脸色具变,尤其是陆静瑶等人。

    若是萧辰答应了,泰山金刚成了他师傅,肯定会找自己秋后算账的。

    以泰山放荡不羁的性子,做事根本不考虑后果,她肯定难逃一劫。

    伊曼玉等人也暗自警惕了起来,他们和陆静瑶想到一起去了,身体紧绷着,随时准备逃跑。

    但萧辰却突兀的说道:"第一,我有师傅了,第二,你先活下来再说吧。"

    众人闻言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使劲掐了一下自己才明白自己没有幻听。

    "他这是疯了嘛?不但拒绝了泰山金刚的好意还威胁他?"

    换了任何一个人在萧辰的位置,都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

    且不说泰山身为横练大师,有这样一个师傅,走到哪谁都不敢轻视他。

    而且萧辰还被其他三家给盯上了,泰山不出手,萧辰也活不下来。

    他只要答应了,简直就是咸鱼翻身,大逆转了。所有人都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萧辰,不明白萧辰在想什么。

    泰山闻言也皱了皱眉头,他的耐心是有限的,而且自己被一个二十出头的毛小子给威胁,让他很难堪。

    没等他多想,萧辰突兀的出手了。

    他轻飘飘的一掌推出,这一掌看似绵软无力,却快如闪电。

    转瞬间,萧辰一掌按在了泰山的胸膛。

    "砰!"

    泰山猛得倒飞了出去,其速度比来时还要快上三分。

    只见泰山身体砸到了墙上,爆发出一阵巨响。

    灰尘满天,靠的毕竟近的人,看到整个墙壁都被泰山给撞出了一个大洞。

    "嘶!"

    气氛安静的可怕,只听见众人倒吸凉气的声音。

    各种目光不约而同聚集在萧辰身上,有嫉妒、震惊、慌张乃至害怕。

    这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打飞了泰山!

    打飞了一名横练大师!他们若不是亲眼所见,根本不会相信。

    "大叔,他…他难道也是一位横练大师嘛?"

    魏云志不自禁感到了一阵害怕。

    魏延庭摇了摇头,脸色凝重的说道:"我不知道。"

    "连泰山都不是他的对手,等他秋后算账,我们岂不是完了?"

    魏云志有些紧张的咽了口唾沫。

    魏延庭目光一凝道:"秋后算账?他得活下来才有资格,泰山金刚这个名头可不是白叫的。"

    没过几秒,一道大笑声传来。

    "哈哈哈!有点意思了。"

    泰山金刚面不改色的从废墟中走出来,萧辰的实力没有让他害怕,反而激起了他的好战心。

    泰山金刚这个名头不是白来的,哪怕萧辰这一击把他打飞了,他身上也没有受一点伤。

    泰山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目光灼灼的望着萧辰道:"年纪轻轻,居然拥有如此实力,怪不得口气如此大,可惜啊,你不知道我泰山为何被人称为‘泰山金刚’!"。

    他说完猛得大喝了一声,浑身肌肉迅速隆起,令人心惊肉跳的是,他肌肤的颜色变了!

    与贺老六不同,他浑身肌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了淡金色。

    从远处望去,泰山仿佛一尊下凡的金刚罗汉般,二米高的巨塔身体让人望而生畏,根本生不起一丝反抗的念头。

    萧辰看到这幅景象,脸色终于有了一丝凝重,这应该就是大成的不坏金刚功了。

    "他死定了,不坏金刚功大成之后,几乎坚不可摧,就是子弹也打不穿他的身体。"

    魏延庭淡然道。

    纵然他吃惊于萧辰的实力,但是一直有恃无恐,因为他曾经见识过泰山金刚的实力。

    陆静瑶看到这一幕,微不可察的松了一口气,她现在只希望萧辰赶紧死,否则如此大敌,还如此年轻,日后潜力无限,会成为她乃至陆家的噩梦。

    萧辰看着朝他冲过来的泰山,突兀的笑了笑道:"看似防御力极强,其实和乌龟壳差不多,能挡外力却挡不住内伤啊。"

    "什么?"

    泰山听到这话,脸上有一抹惊疑之色,他还没来得及多想。

    只见萧辰脚尖一踮,凌空跃起,而后双手握拳,猛得砸下。

    泰山抬头看到这一拳,只感觉如同万丈巨峰当头压下,根本不能硬抗。

    但是这时他想抽身后退也来不及了,只好双手成架挡在身前。

    "轰隆隆!"

    整个地面都震动了起来,仿佛突发了地震,这种威势让所有人脸色一变。

    一股气浪以两人为中心荡漾而开。

    只有魏延庭、陆静瑶、伊曼玉等几个化劲小成以上武者才能勉强站稳身形,紧盯着战斗中央。

    泰山的身体如同一根铁钉,而萧辰的拳头如同万斤巨锤,一锤将泰山整个身体砸进了地面,留下腰间以上身体在外面。

    "这…是……什么…武技?"

    泰山猛得吐了口血,断断续续说道。

    他话音刚落,便圆睁着不甘的双眼死了。

    堂堂一位威震华夏的横练大师死了,被一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一招秒杀!

    萧辰脸上毫无波动,他自顾自的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环视着众人。"还有谁想要抢我的东西?站出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