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辰最后一个字出口,声音回荡在整个会场上久久不散。

    众人都畏惧的低下了头,不敢与其直视。

    连横练大师都被他一巴掌拍死了,还有谁敢打他主意?

    脑子正常点,就明白萧辰的实力有多恐怖。

    魏家等人脸色煞白,不敢说话,低下了头。

    药神宗众人眼中惊疑不定,伊曼玉叹了口气也低下了头。

    陆家众人脸色尤为难看,身体有些忍不住的颤抖,慢慢低下了头。

    偌大的会场只有萧辰一个人站在那,仿佛君临天下般,睥睨着这群在外面呼风唤雨你的一方大佬。

    "你们几个既然打了我的主意,是不是该付出点代价?"

    萧辰目光一瞥望向了魏家、药神宗、陆家等人。

    对于这些人,萧辰自然不会客气。

    "萧…萧先生,做人留一线,没必要赶尽杀绝吧?"

    魏延庭脸色苍白,但是依旧强撑着说道。

    "留一线?凭什么?给我个理由。"

    萧辰淡然道。

    "我魏家……"

    魏延庭话还没说话,只见萧辰身形一动,如同鬼魅般冲到他身边。

    "滋啦!"

    萧辰硬生生将魏延庭一只手臂给撕裂了下来。

    其速度之让,魏延庭都没有时间反应。

    一阵钻心的疼痛让魏延庭脸色一白,但他毕竟是化劲武者,身体素质比常人更好。

    魏延庭疼的满天大汉,咬着牙说道:"你这是要跟我魏家宣战!"

    萧辰冷冷的说道:"我早就和魏家宣战了,从我杀死魏子良那刻开始。"

    "什么!"

    魏家众人脸色大变,魏子良居然是萧辰杀的。

    "你!你就是南海的萧大师!"

    魏延庭直愣愣望着萧辰,脸上满是震惊。

    "不错,所以你别指望拿魏家的名头来压我,老老实实跪下,我或许可以留你们一命。"

    萧辰的声音十分冷漠,却又带着不可质疑的命令口气。

    身后的魏云志早就吓的快尿裤子了,横练大师被萧辰一锤砸死,连魏家这一代最强的魏延庭也挡不住萧辰的一招。

    他已经绝望了,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来这破地方。

    魏延庭脸色青红一阵,苦涩的叹了口气道:"跪下吧。"

    魏云志等人立刻毫无骨气的跪下了,只要能活命,尊严?魏家的荣誉?都见鬼去吧。

    萧辰见魏家等人都跪下了,转身望向陆家等人。

    陆建勋咽了口唾沫道:"萧先生,之前的事是个意外,我陆家愿意拿五株千年灵药当做赔礼。"

    陆建勋已经见识过了萧辰的厉害,萧辰连魏家都彻底得罪死了,自然不介意再多得罪一个。

    前车之鉴,历历在目,他自然不会那么蠢,再拿陆家的名头去压萧辰。

    "可以,但是这个人让我很不舒服,让她也留下一只手吧。"

    萧辰点了点,目光移到了陆静瑶身上。

    陆静瑶闻言,身躯一震,仿佛被洪水猛兽盯上了一般。

    此时的她再没有之前傲视众人的气魄,只像一只走投无路的野兽一般。

    断一只手,几乎就绝了她未来的修炼之路。

    那她在陆家也享受不到现在的地位了,这对于一个曾经让人闻风丧胆,名声赫赫的她,犹如从天堂坠入地狱般痛苦。

    只要再给她十几年的时间,以她的天赋未必不能突破极境,成为陆家第二位极境宗师。

    但是现实是,她现在无力反抗,萧辰太强了。

    陆静瑶低着头,眼中满是愤怒和怨毒,她的身体颤抖着,迟迟下不去手。

    就当她闭着眼,咬着牙准备动手时。

    "我看谁敢动我陆家的人!"

    一道如同声如洪钟般的声音突兀传来。

    门口的人群立刻分开一条路,一位白发老者闲庭漫步的走了进来。

    这老者鹤发童颜,脸上的皮肤如同婴儿般柔润,身上穿着一袭白袍,不染一丝污垢。

    咋一看,让人感觉这仿佛天上下凡的仙人一般。

    尤其是距离他比较的近的一些人,仿佛如沐春风一样舒服。

    伊曼玉看到来人,不禁目光一凝喃喃道:"武道极境,脱胎换骨,反老还童!"

    "家主!"

    陆静瑶看到来人,不禁脸色一喜。

    这是她陆家家主陆叶庭,也是陆家唯一一位极境宗师。

    任何大世家如果没有极境宗师坐镇,无法继续延续昌盛。

    "家主!此人胆大包天,践踏我陆家尊严!"

    陆静瑶盯着萧辰恶狠狠的说道。

    她看到陆叶庭的那一刻起,心中又燃起了希望,望着萧辰的眼中满是快意。

    极境宗师是华夏武道中最强的战力,一举一动都带有莫大的破坏力。

    或许萧辰能斩杀一位横练大师,但是萧辰一定不是一位极境宗师的对手。

    她曾经亲眼见过家主出手,百米之内,眨眼间就可取人性命,这等威势让人畏惧不已。

    魏延庭等人眼中也闪过一丝异色,只要萧辰能死,他不介意是谁杀的。

    这断臂之仇马上就能报,让他心中也冷笑了起来。

    ‘萧辰啊,萧辰,你再厉害又如何,可惜你碰上一位极境宗师,也算死的瞑目了。’

    "幸好路家主来了,否则我们还真不好对付这小子。"

    胡执事暗自松了一口气低声道。

    伊曼玉望着萧辰依旧如常的萧辰,心中隐隐有一种不妙的感觉。

    ‘难不成他还有什么后招?’

    伊曼玉微微皱眉,但是她想不通萧辰有什么杀手锏能对一位极境宗师造成威胁。

    这世间,普通的子弹都无法对一位极境宗师造成威胁了,就算萧辰有一把全自动的步枪也不可能翻盘。

    陆叶庭看了一眼陆家众人道:"哼,一群没用的东西,居然被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给逼的下跪。"

    他转而望向萧辰冷声道:"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知道,你若是想动手,马上和他一样。"

    萧辰指了指身体插在地里的泰山道。

    陆叶庭看了一眼已经死透的泰山,目光一凝,但是随即就冷笑了起来道:"可笑!你以为一位横练大师能和我比嘛?"

    他有绝对的自信,极境宗师毕竟是世上最强横的战力,只要他费点手段,一样也能斩杀一位横练大师。

    "家主,别跟他废话了,直接杀了这小子,永绝后患吧。"

    陆静瑶阴测测看着萧辰,脸上满是冷笑。

    果然应了那句老话,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太过妖孽的人物,必须扼杀在摇篮中才能让她安心。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