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陆建勋已经恭敬的上前在陆叶庭耳边低语一番,说完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果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你不知道一位极境宗师的恐怖。"

    陆叶庭悠然道。

    陆家之所以能成为越州第一世家,被众人忌惮,原因就是他是一位极境宗师,有他坐镇陆家,没人敢轻举妄动。

    "小子,你交出丹方,我可以让你死的痛快一点。"

    陆叶庭淡然道。

    "呵呵,你就那么笃定能吃定我?"

    萧辰轻笑道。

    陆叶庭见萧辰死到临头还笑得出来,这分明是一种蔑视。

    他微皱了眉头,身形一动。

    只见无数的白气从他身上冒出来,汇聚在掌中,凝聚成一道白虹,这道白虹是由气劲凝实而成。

    "真气凝实!"

    众人不禁惊呼道。

    这是极境宗师才能使出的手段,将真气凝实当做武器。

    这道白虹看似软绵绵的,不堪一击,但是转瞬间就抽在了萧辰身上。直接将萧辰给抽飞了出去,倒撞在墙上。

    “这就是极境宗师的实力嘛?”

    有人倒吸一口凉气。

    “轰隆!”

    萧辰突兀的撞到墙上,将整个墙壁都撞出道道裂痕。

    陆叶庭一出场,就轻易的横扫了强横无敌的萧辰,展现出了极境宗师无可匹敌的实力。

    “太强了!简直没有反抗的余地。”

    所有人都感到一阵心惊胆战,包括魏延庭、伊曼玉等人都瞪大双眼。

    虽说魏家和药神宗也有极境宗师坐镇,但是这种层次的人物一般是不会轻易出手了,很少能见识到他们出手的场面。

    只见灰尘中,萧辰有些狼狈的走了出来,身上没有丝毫的伤痕。

    他其实是可以躲开的,但是他想试试自己这幅身体强度的极限在哪。

    一旁的伊曼玉不禁暗叹了一口气,虽然她们没有性命之忧,但是这丹方恐怕是和她无缘了。

    “现在,你知道我的厉害吧?跪下投降,告诉我你师承何人?”

    陆叶庭背负双手,傲然说道。

    不仅仅是他,众人的目光都汇聚向萧辰身上。

    陆建勋恢复淡定从容,陆静瑶眼中则满是快意,只感叹自己没机会亲手杀了萧辰。

    伊曼玉轻叹了一口气,摇了摇不再关注了。

    陆叶庭这位货真价实的极境宗师出手了,如果没有同等实力的极境宗师来救他,萧辰必死无疑。

    而举世之大,极境宗师又有几人呢?

    ‘如果陆叶庭没有出现,我或许可以考虑接纳你加入药神宗,年纪轻轻就有如此实力,是个好苗子,可惜你活不过今天了。’

    伊曼玉心中暗道。

    在众人看来萧辰已经是待宰的猪羊,此时只有俯首投降一条路。

    可萧辰却自顾自的拍了拍身上的灰尘道:“原来这就是你们吹嘘的极境宗师,在我看来,也不过如此。”

    萧辰这一言出,顿时全场哗然,不过大家没敢吱声,只是看着他的目光,如同见到一位死人一样。

    陆叶庭是成名十几年的极境宗师了,岂能被人轻辱?

    陆叶庭脸色一变,皱眉道:“你在找死!”

    只见他凌空一抓,手中又突兀出现了一道匹练,这是一道由真气凝实的匹练。

    这道匹练比之前那道白红更浑厚、凝实,这若是打实了,恐怕萧辰这小身板会被瞬间撕裂成碎片。

    “家主这含怒一击,只怕神仙都救不了这小子。”

    微延庭冷笑道。

    陆静瑶眼中闪过一丝快意,她已经可以想象到萧辰被这道匹练打成烂泥的场面了。

    就算萧辰肉身堪比横练大师,但是极境宗师终究是世上最强的人物。

    周围众人都摇了摇头,没人相信萧辰能再躲过此劫。

    只见萧辰突然身形一动来,速度极快的冲到了陆叶庭身侧。

    而后抬手握成拳头,然后猛的一拳打出!

    陆叶庭不屑的笑了笑,手中匹练也迎面抽了过去。

    但那真气凝成的匹练在接触到他拳头的一刹那,顿时炸裂开来。

    “怎么可能!”

    陆叶庭瞳孔一锁,心中惊呼一声。

    还没等他再有其他动作,萧辰另一拳已经打了过来。

    “咚!”

    这一拳没有炫丽的武技,仿佛就是凭借着一股子蛮力,毫无章法的猛击着。

    这个拳头先是砸在了陆叶庭体表外的护体真气上面。

    这道真气化为的护体罡气,足以抵挡横练大师的三次全力一击,却被这一拳硬生生打爆!

    陆叶庭再也淡定不了,脸上已经有些惊慌了。

    他身形猛然爆退,想拉开与萧辰的距离,但是萧辰的速度比他很快,拳头如同梨花落雨般接踵而来。

    “咚!咚!咚……”

    众人瞪大了眼光,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那个看起来二十出头青年居然压着陆叶庭暴揍。

    陆叶庭就像一个沙包一样,短短几息的时间,被萧辰就打了十几拳,头都抬不起来。

    满场死寂,所有人都呆立当场。

    魏延庭恨不得把眼睛珠子给扣下来,不敢相信这一切。

    陆静瑶仿佛石化了,呆如木鸡,不知道说什么。

    大厅内,漫天灰尘弥漫着,只能隐约看到陆叶庭的身体如同断了线的风筝轰然落地。

    “轰!”

    随着这声巨响,众人的心也跟着抽了一下。

    在众人不敢置信的目光中,萧辰背着手,缓缓走了出来。

    他拍了拍手上的污垢道:“极境宗师?很强嘛?”

    一位极境宗师毫无反抗力的被萧辰暴打,这是所有人都不敢想象的,在大家心中,极境宗师就是无敌的存在。

    能够击败一个极境宗师的,估计只有另外一个宗师了,难道这个才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是一位武道宗师?

    陆静瑶脸色煞白,像是被抽干了浑身力气,她居然惹到了一位武道宗师!

    想到这,她连逃跑的心思都升不起,一位宗师若是想杀一人,就是逃到天涯海角也得死!

    “好你一个萧辰!竟然能把我逼到这份地步!”

    陆叶庭缓缓爬起身来,眼中冰寒一片,他心中已经怒火熊熊。

    他身为武道宗师,享受着众人的敬畏,如今却被萧辰当众暴打,今天他若不杀这小子,日后怎么见人?

    “哦?你还有后招?”萧辰自顾自在一旁的桌子上为自己倒了杯茶,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