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辰慢腾腾的喝了口茶,猛然一步踏出,横跃过近十米的距离,再次贴身降临到陆叶庭身前,一拳打出!

    这次陆叶庭已经有所准备,拿出了十二分实力全力应对。

    缓缓一息的时间,两人已经打了五六个来回。

    陆叶庭双手微微发颤,这是萧辰拳头上传荡而来的巨力。

    他只感觉自己的双手有些发麻,不敢再硬拼,立刻抽身后退。

    “他的力量怎么比横练大师还强?”

    陆叶庭只觉不可思议,横练大师他也是见过手的,但是萧辰的力量仿佛比横练大师还强上三分!

    “哼,小子!就让你尝尝我压箱底的神通!”

    陆叶庭双手一合,然而猛得一拉,双手之中出现一个真气化成圆球。

    这圆球尤为凝实,简直如同实质的一般,其中蕴含着陆叶庭几十年来的苦修。

    陆叶庭脸上浮现一抹冷笑,毫不犹豫的将圆球抛出砸向萧辰。

    他自信这一击,萧辰绝对接不住的,这一击看似普普通通,但实则这圆球中蕴含了极强的爆发力。

    就是一位横练大师,也能硬生生压死!

    萧辰笑了笑,但双手合握,捏成一个大拳头,对着飞来的圆球猛得砸下。

    “滋拉!”

    圆球表面忽然出现一道裂痕,而后迅速蔓延开来,两息不到的时间,原本凝实圆润的球体已经布满了蜘蛛网。

    “咔嚓!”

    这圆球蓦然碎开,化为了万千凌厉的气劲无规则的四散而开,如同满天烟花般亮起。

    但是这还没有完,圆球碎开的一刹那,一道白芒透过碎片,如同撕裂天地般直扑陆叶庭。

    “这不可能!”

    陆叶庭身形立刻暴退,堪堪躲开这一击,但脸上却是一片铁青。

    只见他身上衣服裂开,现出一道裂痕,白袍下隐隐渗出了丝丝血迹。

    刚才若不是他逃得快,萧辰那一击,就能把他连人带护体真气,拦腰切成两截。

    极境宗师的护体真气几乎刀枪不入,甚至可以挡住一些普通规格子弹,其防御力也只是仅次于横练大师。

    但萧辰那一击,却连护体真气都能击破,这般恐怖的威能,只怕连精钢也能打的粉碎吧!

    此时,萧辰并没有停手,他猛的一跺脚,又是一锤砸来,带着一道所向披靡的白芒,不可阻挡!

    陆叶庭再次狂退,他心头直跳,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机涌来。

    直觉告诉他,这一击绝对不能接,一旦接了,会被萧辰这霸道的一击,打的粉身碎骨。

    “轰隆!”

    果然,白芒擦肩而过,他身旁的地面留下了一道十几丈长,一尺多深的沟壑。

    就如同一颗滑行的炮弹直线打出的模样。

    众人惊的目瞪口呆,萧辰这是什么武技?这一招恐怕能一辆坦克给打的粉碎吧。

    甚至坦克造成的破坏力都比不上萧辰。

    他简直就是个人形大杀器!

    见一击不建功,萧辰立刻冲了上去,与陆叶庭近身格斗起来。

    萧辰没有任何招式可言,就是简简单单的一掌、一拳、一肘击,但一举一动却爆发着万钧之力,空气中时不时响起了音爆。

    陆叶庭越打越心惊,这个人是怪物吗?力大无穷,肉身坚不可摧,可媲美横练大师。

    偏偏又可以真气外放,一招一式都包涵着莫大的破坏力。

    可萧辰看起来才二十出头,这是什么样一个怪物?当年的韩天行也没有他这般强吧?

    面对这样一位自己伤不了对方,对方却能一拳把自己打吐血的对手,陆叶庭终于怕了。

    可他就是想逃也没机会,萧辰连速度也比他更快!

    “轰隆隆!”

    在众人震撼的目光中,两人如同人型推土机,所过之处都一片废墟。

    “这还是人吗?”

    有人艰难的咽了口唾沫,瞪大了眼睛看着那如同神魔般的青年。

    极境宗师的陆叶庭居然不是萧辰的对手,被其压着打,败象渐露。

    伊曼玉倒吸一口凉气道:“他这般强悍,只怕宗主也不是他对手吧。”

    伊曼玉第一次发现自己错了,而且错的离谱,她终于明白萧辰为什么从始至终都一副风轻云淡的表情了。

    有这般强横的实力,放眼华夏,能对他造成威胁的不超过五指之数。

    “呵呵,哪怕他再强,也不敢对我药神宗动手。”

    胡执事傲然道。

    “曼玉,你还是太年轻,不知道我药神宗的底蕴有多强大,以及我药神宗能被誉为华夏四大势力之一的原因。”

    伊曼玉虽然实力和胡执事不相上下,但是阅历却比不了他。

    “为什么?”

    胡执事笑着摇了摇头道:“等回宗门,我再慢慢给你解释吧,这些事你迟早也回知道的。”

    此时,陆静瑶死死盯着两人,她所有的希望都寄托于家主能反败为胜,否则的话,不光是她,只怕整个陆家,都要从此除名。

    "你还想往哪里跑?"

    萧辰忽然一把抓住了陆叶庭,这让陆叶庭脸色大变,脸上满是惊惧。

    没等他有所反应,只见萧辰如同抓着一根绳索般,将陆叶庭狠狠甩在地上。

    "轰隆!"

    陆叶庭坠地,将地面都砸出了一个巨大的坑洞。

    此时的陆叶庭头发散乱着,再也没有之前的仙风道骨,眼中满是恐惧。

    如果可以重来,他一定不要来看什么武道盛会,更不会选择和萧辰为敌,哪怕他这些陆家子弟都死绝了,他也不会再多看一眼。

    死了一个天赋不错的后辈,他有能力再培养一个,陆家只要有他在,香火便不会断。

    萧辰背负双手,悠悠走来,居高临下的望着陆叶庭道:"还打不打?服了嘛?"

    陆叶庭艰难的咽了口唾沫道:"不打了,我服了,服了!"

    他此时就像一个受到惊吓的流浪狗般,已经被萧辰给吓破胆了,哪敢再忤逆萧辰。

    "很好,我的话不会重复第二遍,按我的规矩来。"

    萧辰淡然道。

    只见陆静瑶脸色煞白,身躯一震,还没来得及磕头求情。

    一道身影从她身边略过,陆静瑶尸首分离了。

    "萧先生,这样您满不满意?"

    陆叶庭将手中的人头放在地上,一副奴仆的模样。萧辰点了点,目光蓦然转向了药神宗众人道:"你们需要我动手嘛?"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