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执事和伊曼玉脸色微变,但是两人毕竟是出自大势力之人,很快就镇定下来。

    "萧先生,我们药神宗可不是这小小的陆家、魏家能比,你……"

    胡执事话没说话,突然眼前一闪,左手一阵钻心的疼痛随之而来。

    "啊!"

    胡执事怔了一秒,才直愣愣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左臂,忍不住痛呼了一声。

    "你废话太多了。"

    只见萧辰像丢垃圾一般将手中的断臂丢在一旁,脸色冷漠着看着胡执事。

    "你!"

    胡执事额头青筋暴起,刚想开口,却又忌惮什么,不敢再说了。

    萧辰太强了,这样一位强者做事居然毫无顾忌,一言不合就动手,他担心自己的警告还没说完,就会被萧辰一掌毙杀。

    伊曼玉但是脸色如常,冷声道:"你想干嘛?如果是逼我们下跪,那你不如杀了我们吧,我药神宗子弟宁死不屈!"

    "我可不打算杀你们。"

    萧辰突兀笑了笑道:"我需要你们带我去药神宗。"

    "不可能!那你还是杀了我们吧。"

    伊曼玉想都没想就拒绝道。

    萧辰想去药神宗自然不是什么好事,为了宗门,她只能做出牺牲了。

    "你若不说,我也有办法知道药神宗等位置,只是麻烦点,但是我不介意再杀了你们之后,继续血洗药神宗,所以我建议你们还是配合我,你们也看到了?,我不是嗜杀之辈,前提是你不能惹到我。"

    萧辰徐徐说道。

    伊曼玉还想说什么,只见胡执事眼睛闪过一丝异色,抢先开口道:"我们带你去药神宗,但是你要答应我,不能伤我药神宗一人一木。"

    "只要他们配合,我自然不会。"

    萧辰点头道。

    "胡执事,你!"

    伊曼玉脸色微变,震惊的看着胡执事。

    只见胡执事十分隐密的对她使了个眼色,伊曼玉眉头深锁,也没有多说了。

    武道盛会结束不过三天时间,一件件震动武道界的消息开始传了出去。

    曾经凶名赫赫的泰山金刚被人一锤砸死!

    陆家家主,一位极境宗师被人压的俯首称臣!

    药神宗的两位高级执事被人强行绑架走。

    而做这些事的,都是一个人,南海萧大师!

    ……

    魏家。

    魏延庭佝偻着身体对着面前一位老者报告着。

    老者长叹了一口气道:"二十年前,我被韩天行压在脚底下,如今韩天行隐退,我又要被一位二十出头的少年给压在脚底下。"

    "家主,您的意思是,你也不是他的对手?"

    魏延庭有些震惊。

    老者苦笑道:"极境宗师也分高低,我不如他。"

    ‘我不如他’这四个字如同晴天惊雷般在魏延庭耳边炸响。

    他可是知道眼前这位老者并非看上去这么简单。

    当年韩天行还没名震天下时,他就已经踏入了极境行列,是名副其实的华夏第一人。

    如果过去过年,只怕实力更进一步了。

    "虽然我不是他的对手,但是这华夏真正的高手多着呢,你看到的只是表面,希望这小子锋芒再盛一点,会被那几个人盯上。"

    老者幽幽的开口道。

    ……

    日暮下,?一名青年在努力的训练的,身上汗水直流。

    一旁的小姑娘有些忧心的对身旁的老者说道:"二叔公,子栋哥自从蛟龙基地回来后,就天天这样拼命训练,一句话也不说,会不会出事啊。"

    "小燕,你别担心,他这是被激发了斗志,是件好事。"

    齐东海摇了摇头道。

    "二叔,你觉得那个萧辰真的是一位极境宗师嘛?他才二十出头,年纪还我大,怎么可能是一位极境宗师?"

    齐小燕回想起这事,眼中满是不服气。

    齐东海也沉默了,其实他心中也没有百分百把握肯定,毕竟极境宗师太稀少了,哪个不是成名多年的大人物,可萧辰看起来才二十出头,这如果是真的,那他的天赋就太夸张了。

    "可能是我弄错了吧,不过他就算不是极境宗师,起码也是一位外功高手。"

    齐东海猜测道。

    "切,如果他只是一位外功高手,那有什么可惧的,只要十年,我相信子栋就能追赶上他,到时候我们再去报仇雪恨。"

    齐小燕满怀希冀的说道。

    这时,齐宏远脸色有些慌张的跑了过来道:"二叔,越州那边出大事了。"

    "什么事让你这么慌张,慢慢说。"

    齐东海皱眉道。

    "横练大师泰山金刚被杀了,陆家家主陆叶庭被打成重伤跪地求饶,药神宗两位高级执事也被人掳走,整个武道盛会都乱成一窝粥了。"

    齐宏远一口气说完道。

    这时,一旁练功的齐子栋也闻言侧目看了过来。

    只见齐东海愣住了,眼中满是不敢相信。

    且不说泰山金刚是成名多年的高手,那陆家家主更是一位实打实的极境宗师,几乎纵横天下,鲜有敌手,居然被人打的跪地求饶?

    还有那药神宗道统传承三百多年,神秘而又强大,被誉为华夏四大势力之一,几乎无人敢惹。

    如果不是他相信齐宏远,一定认为这是谣言。

    "谁干的?难道是魏家那位?或者是韩将军出手了?"

    齐东海连忙问道。

    齐宏远苦笑的摇了摇头道:"都不是,这人你认识,或者说我们都认识。"

    这下不止齐东海,连齐子栋和齐小燕也也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他们什么时候认识这么厉害的人物了?完全没有一点印象。

    只见齐宏远有些苦涩的说道:"传言那人只留下一个名号‘南海的萧大师’,年纪二十出头,虽然我没有亲眼见过,但是他应该就是我们之前见的萧总教官,萧辰了。"

    "哗啦!"

    齐东海手中的茶杯不自觉掉了下来,但是他都没有察觉。

    齐子栋更是瞪大了眼睛,满脸的不可置信,随即眼中又充满了妒恨。

    萧辰太强了,强到令他都没有追赶的希望了。

    连极境宗师都被他压的低头,这天底下还有谁能挡住他?

    给自己十年?或者二十年?可能这辈子他都无法踏入极境宗师行列。

    ‘我终究还是不如他。’

    齐子栋失魂落魄的离开了,也不再继续训练。

    最让人深受打击、失去斗志的不是你的敌人有多强。

    而是你发现了他有多强后,才发觉自己这辈子也追不上他的脚步。齐东海半晌才长叹了一口气道:"这华夏要变天了,南海萧大师,果然是条‘入海龙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