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处山林中,一行三人走在其中。

    萧辰皱了皱眉头道:"你们是不是在耍什么花样?药神宗在这大山中?"

    胡执事摇了摇头道:"当然不是,翻过这山,前面有个小县城,再走一段路才到。"

    萧辰闻言没有回答,而是警惕环顾着四周。

    伊曼玉冷哼道:"你都把我们的修为给封住了,还担心我们把你带入陷阱嘛?"

    两人如今都只是一个普通人,她不知道萧辰是如何做到的,仅仅用一根银针就封住了她们的修为。

    "毕竟这是你们的地盘,小心点总没错,你们如今都只是普通人,别妄想耍什么花样逃跑,我相信这山里肯定会有野兽的。"

    萧辰淡然警告了一句,继续往前走。

    胡执事眼中有些阴霾,他本来打算引萧辰入大山,自己凭借对这里的熟悉,应该能从容溜走。

    哪知道萧辰居然封了他们的修为,这下好了,纵然心中许多计策都没办法用出。

    一行人走了半个小时,因为有胡执事带路,很快就走出了大山,一个不起眼的小镇子出现在眼前。

    此时,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萧辰找了一个小旅馆准备休息一晚,明日再走。

    一辆三百万价位的奔驰也停在了旅馆外,顿时吸引了不少人都目光。

    这种价位的车对于萧辰来说,算不上罕见,只是它出现在这贫穷的小镇子里就显得奇怪了。

    只见车上下来一男一女,男的长的白净秀气,带着一丝书卷气。

    女的则带着大墨镜,身材高挑,有一种富家大小姐的慵懒。

    "哥,我们在这里休息一晚,明天再赶路吧。"

    男子宠溺的点了点道:"好。"

    两人走过来,看到了萧辰一行人。

    当他目光微微移到伊曼玉身上,目光也是一凝,眼中出现一丝惊诧。

    不得不说伊曼玉也是十分漂亮的,穿着一袭长裙,也掩饰不住傲人的身材,那露出的白皙脖子更是白若胜雪。

    男子像是自来熟般走上前道:"你好,我叫郑高义,这是我妹妹郑淑华。"

    一旁的郑淑女皱了皱眉头,显然不愿意搭理萧辰等人。

    这郑高义有些尴尬,他转移话题道:"诸位是来这里旅游的嘛?"

    萧辰摇了摇头道:"算是吧。"

    他说完就带着众人进了旅店。

    "哼,哥,你对他们太客气了,你看他们对你什么态度。"

    郑淑华一脸不满的说道。

    "行了,出门在外,多认识一个人,总比得罪一个人要好。"

    郑高义不在意的说道。

    房间内。

    伊曼玉开口道:"胡执事,你既然带萧辰来,肯定是有所依仗吧?"

    胡执事点了点头冷笑道:"不错,我带他去药神宗,就带他去见阎王爷的。"

    "且不说我药神宗有众多长老坐镇,高手如云,你知不知道我药神宗的封山大阵?"

    胡执事开口问道。

    "你是说?当年那个神秘人留下的大阵?"

    伊曼玉有些诧异的说道。"对!当年那个神秘人来我药神宗抢夺灵药,后又布下一个大阵困住我们药神宗,幸亏宗主天赋卓越,花费数年光阴不仅破了这大阵,还成功掌握了大阵的控制权,你当时年幼,没有见识过这大阵的威力

    ,只要萧辰敢来药神宗,我保证他有来无回!"

    胡执事冷笑道。

    "这大阵有那么厉害嘛?"

    伊曼玉有些狐疑,这事是八年前发生的,她当时碰巧外出不在宗内。

    后来她回来才听说这事,一个实力超卓的神秘人强闯药神宗,将一众珍稀药材全部席卷一空,然后又布下封山大阵将整个药神宗给困住了。

    "我只能说你没有亲眼见识过,不知道它的恐怖,这大阵不仅仅是个困阵,它也是个杀阵,杀阵一开如同九阳现世,天火焚地,可灭尽一切强敌,只是那神秘人手下留情没有使用罢了。"

    胡执事幽幽道。

    就在两人秘密交谈的时候,门口悄无声息的站着一个人。

    萧辰听完后,心中了然。

    ‘八年前,不正是当年师傅离开的时间嘛?’

    至于那所谓的‘封山大阵’,好像是九品玄典中记载的‘九阳天火阵’。

    萧辰不禁心中暗笑,看来这回药神宗众人又要大吃一惊了。

    夜晚,萧辰等人出来吃饭,外面郑高义等人坐在附近的一桌上。

    郑高义依旧是自来熟般上去打招呼。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萧辰也只好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

    "这位伊小姐是您妻子嘛?"

    郑高义有些小心翼翼的问道。

    "不是!"

    两人同时开口,伊曼玉没好气的瞥了一眼萧辰,很自觉的移了移椅子,拉开距离。

    这下郑高义脸上笑容更甚,不过他的注意力已经完全转移到了伊曼玉身上。

    "恕我多嘴,你们这行人看起来也不是本地人,难道也是来求药的?"

    郑高义刚开口。

    伊曼玉脸色一怔道:"你是去药神宗求药的?"

    "怎么?你们也是?"

    郑高义有些诧异了。

    伊曼玉默然不语,这在郑高义看来是默认了,只是有些警惕他们,不敢多说罢了。

    郑高义还想说话时,只见郑淑华冷冷的开口道:"哥,我看他们虽然也是来求药的,但是说话躲躲闪闪,肯定没有信物。"

    "信物是什么?"

    萧辰开口问道。

    "哼,我就说吧,他连信物都不知道是什么,哥,你还是别和他们多接触了,免得和他们同行被药神宗的大人发现了他们不请自来,会怪罪到我们郑家。"

    郑淑华冷哼道。

    但是郑高义却没有什么顾及,拿出了一个小巧玉佩,这玉佩上正面刻着一副大鼎的图案,反面则是一个‘丹’字。

    "这是药神宗分发给各大世俗家族的信物,持此信物,便可以来药神宗求药三次,但是无论求没求到需要的药,其家族必须供奉药神宗一百年。"

    一旁的伊曼玉开口解释道。

    刚想解释道郑高义脸色一怔,伊曼玉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郑淑华也有些狐疑了,难道自己弄错了?

    "你们也有信物?"

    萧辰摇了摇头道:"没有。"

    郑淑华闻言也面露轻蔑,她估计这些隐密的消息只是伊曼玉等人道听途说得听的罢了。"那我奉劝你们,没有信物就别妄想去药神宗了,药神宗的人个个都如同仙人般的大人物,不想死就赶紧回去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