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时间,郑淑华直接把话给聊死了,气氛有些尴尬。

    郑高义立刻开口道:"没事,你们到时候跟我们后面一起去吧,或者我可以给你们引荐一下药神宗等执事,至于能不能求到药就看你们造化了。"

    "哥。"

    郑淑华有些不满的喊道。

    郑高义皱了皱眉,示意她闭嘴。

    郑淑华冷哼一声道:"那好吧,你们到了药神宗可要紧跟着我们,免得出了事连累我们被迁怒。"

    萧辰脸色淡然,没有多说,只有伊曼玉暗叹了一口气,不知道想些什么。

    次日。

    一行人走在山路上。

    郑淑华满脸的不乐意,一副唯恐萧辰等人会连累他们求药。

    郑高义有些歉意的说道:"家父因为身患重病,所以我妹妹最近有些脾气暴躁,还望几位见谅。"

    萧辰摇了摇头,并没有太在意,反而问道:"那你父亲得了什么病?"

    "你又不是药神宗的神医,问那么多干嘛?"

    郑淑华突兀开口回道。

    郑高义脸色尴尬,也没有多说,萧辰等人只是路上随行遇到的,两人关系还没有那么熟,也不方便透露太多。

    萧辰也只好作罢,不再多问。

    他不知道,因为这个小插曲,所以导致了自己错失良机,后来回想起来,肠子都悔青了。

    "我看伊小姐对药神宗这么了解,难道你去过嘛?"

    郑高义问道。

    伊曼玉点了点,却没有说话。

    这让郑高义眼睛一亮,继续问道:"我们还是第一次去药神宗,可否告知一下哪里是什么样?"

    "并没什么不同,不要乱说话就好了。"

    伊曼玉淡然道。

    "切,搞自己跟真的去过一样。"

    郑淑华撇了撇嘴,一副不相信的模样。

    他们连信物都没有,还大言不惭的说自己去过,可笑的是自己都哥哥居然真信了。

    伊曼玉也不多解释,她和郑淑华毕竟是两个世界的人。

    不多时,一行人走到尽头了,只见眼前是一面陡峭的石壁,显然这里是死路。

    郑高义看了看地图,拿出了信物在手中大喊道:"在下郑家郑高义,前来药神宗求药。"

    话音刚落,石壁突兀的分开了,让众人一怔。

    这种机关可不比那种普通的石门机关,这可是一道高达千丈的石壁啊,能做出这种机关可见药神宗等实力不俗。

    石壁缓缓分开,一行人面面相觑走了进去。

    刚一进去,入眼的就是一片现代建筑夹杂着几栋古朴的大楼。

    四周随处都种植着草药,空气弥漫着一股浓郁的药香,久久不散。

    如果长期待在这里,只怕对人体健康也有一定的好处。

    "这地方倒是不错。"

    萧辰点头称赞道。

    伊曼玉十分得意的说道:"你不知道的事还多呢,这只是冰山一角。"

    一行人还没来得及感叹,只见一名微胖的男子走向了他们。

    "刚刚在外面喊话的是谁?"

    郑高义立刻恭敬的上前道:"在下郑家郑高义,这是信物。"

    他拿出玉佩递给男子,男子打量了两眼点了点头道:"你们跟我来。"

    郑高义顿时松了一口气,凭借良好的口才很快就和男子混熟了。

    这人名叫何德顺,是药神宗的守门人。

    药神宗分内外山门,他们看到的只是外门,因为药神宗封山了多年,宗内一些弟子有了后代,便留在了这里。

    一些有天赋的被挑选了出来加入药神宗,其他一些普通人则分到了外门,替他们看守山门。

    胡执事一路无言,但是看到何德顺后,三番五次想接近何德顺传递消息,都被萧辰冷冷的目光给警告了。

    萧辰可是一位极境宗师,他又被封了修为,就算他们已经来了药神宗,他还是没有把握从一位极境宗师的眼皮底下逃走。

    何德顺走了一半叹了口气道:"虽然你有信物,但是这药不一定就能求的到啊。"

    他说完瞥了一眼郑高义。

    郑高义愣了一下,立刻心领神会拿出一个小布袋递给他道:"这是孝敬您的,小小心意,不成敬礼。"

    何德顺打开布袋口往里面瞄了一眼,全部都是金银珠宝,沉甸甸的一大袋,显然值不少钱。

    虽然药神宗不缺钱,但是他们只是外围的普通人,还是需要钱来吃饭、生活的。

    这守门人也是个肥差,经常可以收到了一些前来求药的人的礼物。

    像郑高义这样,这么上道的也不多见,何德顺脸上笑容更甚,看他的眼神也愈发顺眼了。

    "诺,你?看到前面那尊大鼎了没?"

    何德顺指着前面在大殿前的大鼎。

    "虽然你有信物,但是药神宗等长老、执事也不可能白给你药,你有什么好东西就放入那大鼎中,如果那位长老、执事看中了,就会为你出手。"

    何德顺说完,郑高义脸色有些难看了,他此次前来完全不懂药神宗等规矩,准备的不充分,随身带的金银珠宝都送给何德顺了。

    "给钱行不行?"

    郑高义问道。

    何德顺摇了摇头道:"药神宗的都是一些大人物,岂能看得上一些凡物?"

    "那要什么?钱都不行,难不成要仙药不成。"

    郑淑华皱眉头问道。

    何德顺也看出两人没带什么宝贝来,他也被郑淑华的话语弄的有些不爽。

    "没有长老们想要的东西,那只有另一个办法了,你这妹妹长的挺水灵的,要是愿意给某位长老当炉鼎,说不定也可以。"

    何德顺冷笑道。

    炉鼎一般是指用以修炼的女子,靠双修增进修为,说白了炉鼎就是一个工具,还是一个没有任何地位的工具。

    此言一出,郑淑华立刻脸色白了白,当即摇了摇头道:"不行!"

    "哼,那随你们了,我已经告诉了你们这些事,算是仁至义尽了。"

    何德顺说完目光转向了萧辰等人。

    当他目光移到伊曼玉身上,不禁眼睛一亮。

    ‘这女的可真漂亮啊!’

    但是他总觉得这女子有些眼熟,仿佛哪里见过。

    "你们也是来求药的吧?我刚刚说的,你们也听见了。"

    只见萧辰摇了摇头道:"我可不是来求药的。"

    "那你来药神宗干嘛?"

    何德顺皱眉道。

    "我啊,是来抢药的!"萧辰脸上浮现了一抹诡异的笑容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