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间,空气仿佛凝固了,除了伊曼玉和胡执事已经有心理准备,脸上并无太多异色。

    何德顺和郑高义兄妹全都傻眼了,他们都不敢相信自己都耳边。

    ‘来药神宗抢药?’

    何德顺嘴角抽搐了一下,眼前这个二十出头的小子是个疯子?

    郑高义也愣了一下,随即打圆场道:"萧先生,真是会开玩笑,不过这里可不能乱说话。"

    郑高义朝着萧辰使了个眼色,但是萧辰仿佛熟视无睹,这让郑高义心里焦急了起来。

    萧辰一行人可是他带进来的,如果出了什么问题,别说求药,他们连小命估计都得留在这。

    只见萧辰浑然不顾众人的目光,自顾自的走向大殿。

    "站住!小子,那里是诸位长老待的地方,闲人不准踏步。"

    何德顺没想到萧辰居然真的敢往前走,立刻脸色一变,怒斥道。

    郑淑华也是脸色一变,她冷眼望着萧辰低声道:"哥,我早就警告过你了,现在看来事情麻烦了,我们要不要赶紧走?"

    郑高义咽了口唾沫,努力喊了几声,但是萧辰却不闻不问,自顾自的往大殿走去。

    "完了,完了!这人是个疯子,长老们发现一定会责罚我都。"

    何德顺也吓的脸色煞白,那些高高在上的长老有多厉害,他可是亲眼见过的。

    "你们到底什么来头?给我老实交代?"

    何德顺顿时把火气全发泄在了郑家兄妹身上。

    郑高义咽了口唾沫,有些紧张的摇了摇头道:"我们是在路上认识。"

    "是啊,是他死乞白赖要跟着我们的,我们跟他们不熟。"

    郑淑华立刻解释道,马上和萧辰等人划清界限。

    胡执事见萧辰已经走远,没等何德顺开口质问他们,他一把抓住何德顺的衣服吩咐道:"去,敲响震山钟!"

    震山钟是药神宗自从创立开始就有多,用以警告外敌入侵,或者有重大事件发生。

    "你怎么知道…"

    何德顺一怔,他们这些外来人怎么知道震山钟?

    "老夫是胡涛执事,还愣着干嘛?快去敲震山钟。"

    胡执事见他还愣着,立刻拿出了原本的霸气,瞪着眼睛训斥道。

    "啊!胡··执事,我这就去,敲几下?"

    何德顺有些惊慌失措的问道。

    胡执事的脸色凝重了下来道:"八下!"

    震山钟非要万不得已不得轻易敲响。

    敲三声代表宗内有大事发生,五声代表有外敌入侵,八声代表生死存亡的时刻来了!

    何德顺怔了一下,没多想就跑着离开了。

    一旁的郑家完全听懵了,跟他们同时的这个人居然是药神宗的执事!

    而萧辰则真的是来抢丹药的?他们感觉自己都脑子都快不够用了。

    郑淑华立刻勉强赔笑的上前说道:"胡执事,这事跟我们没关系,我们不知情啊。"

    胡执事此时哪有功夫理会她,像打发苍蝇般挥了挥手。

    这让郑淑华脸色青红一阵,目光瞥了一眼萧辰的背影,恨不得让他马上去死。

    就算这事跟他们没什么关系,但是保不准药神宗会迁怒他们。

    "哥,现在怎么办?"

    郑淑华脸色焦急,心里已经把萧辰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遍。

    "哎,静观其变吧。"

    郑高义脸色也不好看,叹了口气道。

    ……

    大殿中。

    一群人似乎在争执着什么。

    一名冷艳妇人起身道:"哼,都过去两天了,你们还在这里争执,你们若是不愿意帮我,我亲自去救我徒儿。"

    "杨长老息怒,爱徒伊曼玉也是我们药神宗的人,我们自然不会坐视不管,不过你这样鲁莽的冲出去,天下之大,你想找一位极境宗师,谈何容易?"

    一位中年男子开口安慰道。

    杨姓妇人闻言,心中怒气稍减,无奈的叹了口气也坐了下来。

    "与伊曼玉一同被掳走的还有胡涛执事,我相信胡执事一定会想办法给我们消息的。"

    "孙师兄,那我们还要继续等嘛?难不成那小子会傻乎乎送上门来?"

    杨姓妇人不屑的冷笑道。

    就在这时,外面一声声空灵的钟声响起。

    "谁下的令敲响震山钟的?"

    孙姓男子眉头深锁,环视着众人问道。

    众人面面相觑都摇了摇头。

    "难道是宗主出关了?"

    诱人猜测道。

    就在这时,第四声钟声响起!

    众人脸色一变道:"有人入侵了?"

    "不可能,我药神宗至今已经传承三百年,宗内内劲武者如云,化劲强者也不少,更有宗主坐镇,放眼华夏除了那个神秘人外,谁敢硬闯我药神宗?"

    孙姓男子傲然道。

    众人纷纷点了点头,这时第六声钟声响起,众人彻底愣住了,一直等着钟声敲到第八下。

    所有人‘蹭’的一下,全站了起来,各自都能从对方脸上看到惊疑不定。

    如果说之前钟声响起可能是弄错了,但是连续八下钟声响起,一定是出大事了!

    "难道是那小子来了?"

    杨姓妇人猜测道。

    "不可能,就算那小子有传闻的那么厉害,也不可能硬闯我药神宗,别忘溜了,我药神宗可是有封山大阵的。"

    "快出去看看吧。"

    众人不再多想,纷纷起身出了大殿。

    只见大殿外,萧辰脸色淡然道一步步走来。

    萧辰看到众人,脸色没有丝毫变化,仿佛这里是他家的后院一般,闲庭漫步着。

    "曼玉!"

    杨姓妇人看到不远处的伊曼玉脸色一喜。

    一旁还站着胡执事,胡执事看到众人立刻开口提醒道:"诸位长老小心,他就是南海萧大师,萧辰!"

    "萧辰!"

    这个名字从武道盛会结束后,就如同野草般传遍了整个华夏。

    他们连续两天的争执不下,原因也是萧辰。

    可他们万万没想到,萧辰居然敢孤身闯药神宗。

    孙姓男子立刻目光一凝,紧盯着萧辰,随即冷笑起来道:"好一个南海萧大师,居然敢硬闯我药神宗,果然人如其名。"

    "别废话了,把药神宗等所有千年以上灵药交给我,我就放你们一马,不毁了你们这世外桃源。"

    萧辰懒洋洋的说道,仿佛只是谈论一件微不足道的事。

    "放肆!萧辰,你真以为我药神宗是你想来就来的地方嘛?"

    孙姓男子冷声道。

    一时间,他身旁众人立刻散开将萧辰围在中间。萧辰微微叹了口气喃喃道:"可惜了你们这世外桃源的景色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