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言不惭!我们一起出手。"

    孙姓男子一声令下,众人纷纷摆开架势。

    萧辰的名气实在太大了,让他们不得不全力以赴。

    一共八人,个个都是化劲武者,最差的也是化劲小成,其中孙姓男子更是化劲圆满。

    这股实力放在哪里都是不可小觑的,甚至可以直接荡平一些小势力。

    两位长老率先联手攻来,只见两人脚尖轻点,身形极快的攻向萧辰。

    杨姓妇人手掌一翻,指尖夹着四根寒光闪闪的银针,对着萧辰飞射而来。

    这四道银针都是对准萧辰的脑袋、心脏等重要部位。

    其余人或是拿出武器,或运用气劲困住萧辰。

    孙姓男子则直接一脚跺地,震起了地面许多小石头。

    只见这些小石头被一缕半实质的真气给包裹住,漂浮在半空中。

    "去!"

    孙姓男子右手一挥,这些小石头如同子弹般尽皆射向萧辰。

    这八人一起的动手的阵势浩大,引得无数人驻足围观。

    "这是怎么回事?长老们发怒了!"

    不少也来求药的人,看到这幅景象,不禁吓的跪地瑟瑟发抖。

    这些长老平日里都或是炼丹或者修炼,几乎难得一见。

    能有人见上其中一位都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如今却八位齐出,一动出手攻向场中那个年轻人。

    "也不知道这是哪家的后辈,居然能惹得八位长老出手,看来他背后的家族要遭殃了。"

    郑家兄妹哪里见过如此阵势,也吓的脸色一白。

    "这小子应该死定了吧?"

    郑淑华开口道。

    郑高义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哼,死了也好,非要不知死活来硬闯药神宗,他难道不知道药神宗是什么地方嘛,岂是他这种毛头小子能来闹事的。"

    郑淑华冷哼道。

    她们郑家也是大家族了,但是在药神宗眼中也不过蝼蚁一般,想见上一位长老求药都是千难万难。

    萧辰居然想来抢药?这不是太岁头上动土,找死嘛?

    而且萧辰这一举动,肯定也会给他背后的家族带来灭顶之灾。

    孙姓男子脸上也浮现一抹冷笑,他们八人的全力出手,就是极境宗师也不敢硬接吧?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广场中央的萧辰身上,都忍不住摇了摇头。

    药神宗的长老在他们眼中都是天上仙人般,这小子能引得八人同时出手,就算死也足以自傲了。

    只有伊曼玉盯着萧辰那毫无波澜的脸庞,心中猛得一颤。

    这种漠视的表情让她心中隐隐有种不安。

    她来不及多想,立刻开口提醒道:"诸位小心,他……"

    话还没说完,只见萧辰动了。

    他一拳挥出,禁锢在他身侧气劲被打的寸断,而后转身盯住了背后两人。

    两人脸色微变,不敢硬拼,转身就想溜,想依靠地形扰乱萧辰的注意力为其他人都攻击制造机会。

    但是他们想的太简单了,萧辰身形一动,如同闪电般眨眼就来了两人身边。

    "嘶啦!"

    萧辰手捏剑指,指尖气劲环绕,对着两人一划而过。

    只见两人的身体顿时僵在那,他们不可质疑的低头望了一眼胸口,只见他们胸口处有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长达一尺。

    不巧,两人的心脏也在这范围中,顿时一股鲜血喷射而出,两人无力的倒下了。

    "金师弟!王师弟!"

    孙姓男子看着这一幕,睚眦欲裂,望向萧辰的目光中充满了怒火了。

    而这时,无数小石子夹杂着银针飞射向了萧辰。

    萧辰抬手一挥,身上气劲凝实成了一道护体真气挡在身前。

    "噼里啪啦。"

    一阵爆裂声后,所有小石子和银针都落在了萧辰脚下。

    他自顾自的从脚底下捡起四根银针,轻轻一甩扔了出去。

    "滋滋…"

    银针划过空气发出滋滋声,让人闻之色变。

    "不好!快躲开!"

    杨姓妇人脸色一变立刻开口提醒道。

    纵然他已经提醒过来,依旧还有两人反应不过来,被银针洞穿了身体。

    那两人的身体迅速黑化了,仿佛银针上有什么剧毒一般。

    这让萧辰也没有料到,不禁诧异的说道:"看来药神宗不仅有治病灵药,看来还有杀人毒药啊。"

    杨姓妇人看着身旁倒下的两人,脸色悲戚,如果两人只是被普通银针洞穿身体也不是不能活下来,可是这银针上的有她亲自调试的剧毒,见血封喉,无药可救。

    "我要杀了你!"

    杨姓妇人厉声道,她刚准备冲向萧辰,就被孙姓男子给拉住了。

    他不是傻子,才短短一个照面,萧辰就反杀了他们八人,若是还一个个上去硬拼,就是白送死了。

    一时间剩下的四人眼中都难掩惊惧之色。

    附近围观的众人都懵了,这个年轻的小子是什么人?居然挡住了八位长老联手?还瞬息间杀了四人?

    那些平日里高高在上的长老,如今死的死,伤的伤,看着萧辰的目光再也没有往日里的傲气和睥睨,只剩下无以言说的惊惧。

    伊曼玉低下了头,暗叹溜了一口气,她没有猜错,萧辰果然又赢了。

    郑淑华瞪大了眼睛,完全不相信眼前这一幕,这个和他随行的青年这么厉害?

    她都没有看清,就发现有四人倒下了,而且这四人还是药神宗中高高在上,一般人难求一见的长老。

    "我不是做梦吧?"

    不少人都愕然了,呆如木鸡的看着这一幕。

    只见萧辰随意的弹了弹身上灰尘道:"我已经说过了,你们若是将灵药拱手奉上,我们好聚好散,不会为难你们药神宗,可你们偏偏要动手,那没办法,既然想和动手那就得付出代价。"

    对于这些睥睨一切都长老们,萧辰可不会再玩什么怀柔之策,必须要用雷霆手段血腥镇压了,他们才知道怕,才明白他萧辰不是好惹的。

    "好一个猖狂的后辈!强闯我药神宗,还杀我门下弟子,当真以为我药神宗无人了嘛!"

    一道雄厚的声音,声若洪钟,回荡在四周,久久不散。

    众人都纷纷捂上耳朵,以免震聋了耳朵。

    就是一些药神宗弟子也受不了这声音,脸色微白,脑袋嗡嗡作响。

    "出来吧,雕虫小技,别拿出来献丑了。"萧辰自顾自的盯着某处说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