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一道声音如同凌空踏云,飞奔而来,他脚下距离地面起码有一两丈。

    这让众人看来,仿佛他是在飞行一般,不禁都瞪大了眼睛。

    "这是神仙嘛?"

    有人颤声道。

    如今的现代社会,科技振兴,武道没落,很少再有人看到真正的武道宗师。

    众人大多都是普通人,哪见过如此场面,纷纷跪地低头,一副虔诚的模样。

    郑家兄妹已经震惊的说不出来,这种仿佛仙人般的手段,只有在电视剧或者武侠小说中才能看到。

    来人是一名五六十岁,头发花白,但是面容清秀的男子,这模样让人咋一看有些古怪。

    尤其是他那清秀看起来不到二十岁的面孔,配上这头花白的长发显得有些突兀。

    "宗主!"

    孙姓男子看到来人,脸色一喜,当即恭敬的跪在地上迎接道。

    一众长老顿死也被跪地喊道,脸上满是敬畏之色。

    "这小子死定了,极境宗师也分高下,以宗主的实力一定可以镇压这小子。"

    胡执事得意的笑道。

    萧辰上下打量了一眼来人,脸色依旧没有变幻。

    宗主也对视着萧辰,用审视的目光打量着萧辰,眼中有一丝异色。

    ‘为何我感觉不到他身上的真气?’

    这让他心中有些惊疑,任何一位武者,除非功法特殊能收敛真气外放,否则自身会无形中外放着真气。

    他已经是极境宗师了,居然也感应不到萧辰身上的气劲,这实在有些诡异。

    "好小子,我已经许多年没有见过你这般有天赋的后辈了。你若是跪地求饶,我可以网开一面让你加入药神宗。"

    宗主刚开口,就见杨姓妇人悲愤的说道:"宗主,此人杀了我们四位长老,无视我药神宗等尊严,不能轻饶啊!"

    他们八位相交多年,以师兄弟相称,已经有所感情了,如今昔日同伴已经成了一具具冰冷的尸体,他们岂能这么轻易的就此揭过?

    "是我的话不管用了嘛?现在已经轮到你来指指点点了?"

    宗主声音冷了下来,让杨姓妇人脸色一白,她也不敢再多言,只好愤愤的看着萧辰。"老夫是药神宗的宗主,谢道天,小子,你年纪轻轻就有了如此实力,实乃不可多得的人才,我也是起了爱才之心,只要你三拜九叩磕头认错加入我药神宗,之前的事不仅可以一笔勾销,我还许你长老之

    位,我的建议你觉得怎么样?"

    谢道天背负双手,徐徐说道。

    "难道就这么轻易饶了这小子嘛?"

    胡执事脸色有些难看,他一路上忍受着萧辰的驱使,本以为到了宗门,可以一雪前耻。

    可如今,萧辰马上就翻身成为新晋的长老了?

    不止是胡执事心中这般想着,孙姓男子、杨姓妇人心中都是如此。

    前一秒还是敌人,马上就要握手言和,以后还是同门?天底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纵然他们心中不忿,但是谢道天的话代表了至高无上的威严,不容置疑。

    郑家兄妹有些愕然,他们有些反应不过来,甚至有些不理解。

    为什么谢道天这么看重萧辰,甚至连门下子弟的死都可以不在乎,还许下如此丰厚的待遇。

    郑淑华的脸色有些难看,她有些后悔自己一路上对萧辰等人的冷言讥语。

    谁也不会想到,萧辰居然会咸鱼翻身,马上要一跃成为药神宗等新晋长老了。

    "哥,如果那小子,不,如果萧先生当上了长老,你觉得他会不会帮我们求来灵药?"

    郑淑华转变态度道。

    郑高义叹了口气道:"不知道,到时候我会试试的。"

    自己这个妹妹确实太不懂事了,幸好自己一路上没有做什么得罪萧辰的事,否则求药是无望了。

    而这时,只见萧辰忽然摇了摇头道:"我也可以给你一个建议,跪下投降,将灵药拱手奉上,我不杀你,让你这道统继续延续下去。"

    萧辰话一出口,众皆哗然。

    一副看死人的表情望着萧辰,不少人更是嘴角抽搐,暗骂萧辰是个傻子吧。

    "他!他是不是疯了?放着这么一个好机会不要,居然还威胁宗主?"

    胡执事愣住了,但随即脸上就出现一抹冷笑。

    这样也好,宗主碍于面子,只怕再欣赏萧辰,也不会留他一命了。

    孙姓男子和杨姓妇人对视了一眼,更是毫无掩饰自己脸上的冷笑。

    "他为什么要拒绝啊?"

    郑高义见此,脸色有些黯然,长叹了一口气,这下不管萧辰是生是死,他们此行怕是求药无缘了。

    "哼,我就知道这小子一定得了失心疯,要不然怎么会硬闯药神宗。"

    郑淑华也不再寄希望于萧辰了,毫不掩饰自己对萧辰的厌恶。

    听到这话的谢道天脸色彻底沉了下来,他身为极境宗师,更是药神宗等宗主,地位崇高。

    如今却被一个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给当众驳了面子,就算他再欣赏萧辰,萧辰也得死了!

    "好胆!那你就去死吧!"

    只见谢道天身形突然一动,宛如踩着空气,凌空踏来,一掌拍下。

    这一掌出手之时,整个宗门的上空仿佛都微微暗淡了几分。

    只感觉那一掌如同佛陀出手,当头压下,让人生不起反抗的念头。

    "这是当年那个神秘人用的掌法!宗主居然闭关几年悟出了这招!"

    孙姓男子见此眼睛一亮,心中对谢道天愈发敬畏起来。

    能悟出对手的招式化为己用,这样的天赋放眼华夏又有几人?

    这一掌的威势遮天蔽日,带着宏大气?势,哪怕是一位极境宗师也不敢硬接。

    "哪怕这小子真的是一位极境宗师又如何?他还是太年轻了,不知道宗主的天赋和实力有多恐怖。"

    杨姓妇人得意的笑道。

    她马上就能看到萧辰血洒当场的景象,不禁脸色都因为激动而红润了起来。

    伊曼玉也轻叹了一口气,望着那道不算高大的身影。

    ‘为何非要和我药神宗作对呢,可惜你这妖孽天赋,若是再给你十年,只怕这华夏无人可挡你一步。’

    掌印当空压下,萧辰猛得深吸?一口气,眼中出现一丝兴奋。

    而他眼中这丝兴奋的表情也被谢道天给觉察到了,凭着多年的经验,他心中隐隐有种不妙的感觉。

    "轰!"萧辰突然出手,一拳轰开掌印,而后脚尖一踮,凌空跃起,抓住了谢道天的脖子,诡异的露出笑容道:"这招掌法你从何学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