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道天突兀的被萧辰抓住了脖子,心中一惊,哪里听的进去萧辰的话,连忙一掌打到萧辰身上,想逼其后退。

    但是萧辰的身体堪比精钢,几乎坚不可摧,这一掌打来,他不躲不避硬抗了,脸上依旧表情淡然,仿佛不痛不痒。

    "你难道是外功大成?不对,外功高手也不可能安然接下我这一掌,除非你是横练大师!"

    谢道天越发惊讶了,心中感到有些不妙,想抽身后退,可是萧辰如同跗骨之蛆根本甩不掉。

    "怎么回事?宗主怎么被压制了?"

    孙长老等人有些愕然看着场中两人。

    伊曼玉低下的头也猛然抬起头,眼中异彩纷呈。

    胡执事冷笑道:"没用的,他不过就是仗着自己强横的防御力罢了,但是宗主手里还有底牌没有试出来呢。"

    谢道天被萧辰追击着上天无门,落地无路,有些狼狈。

    他眼中终于出现了一丝愤怒道:"小子,既然你这么厉害,那就尝尝我药神宗的封山大阵的威力!"

    他手腕一翻出现一个青铜令牌,上面刻画着九个太阳的古朴图案。

    只见谢道天手中拨动着令牌上的太阳,忽然一道光幕笼罩了整个药神宗。

    这道光幕由白色慢慢变成了淡红色,整个宗门的温度仿佛瞬间提高了几度。

    而且越来越热,不到一会儿功夫就让人汗流浃背,热不可耐。

    光幕仿佛是活着的一般,在吞吐着真气,酝酿着什么,不到几息的功夫,一道炽热的火球骤然成型!

    转瞬间,如同陨星坠地击向萧辰。

    萧辰目光一凝,身形一闪躲了开来。

    "轰隆隆!"

    只见地面留下一个巨大的坑洞,表面已经被烧焦,上面还燃烧着火花。

    "这是神迹啊!"

    许多人见此忍不住下跪了。

    如果说谢道天之前凌空踏来宛如仙人一般,这一下就真的和神仙的手段没有两样了。

    "哈哈哈,哪怕你是横练大师,身体坚不可摧,只要被打中一下也要粉身碎骨!"

    谢道天猖狂的大笑道。

    这封山大阵自从他悟通控制以来,从未用来,今日一见,果然威力不同凡响。

    他心中也不自觉想起了一个人,对那人的忌惮隐隐又深了几分。

    "原来这封山大阵的威力如此之大,看来我药神宗有了这大阵后,道统延续千年也不再话下!"

    孙长老眼睛一亮,这种程度的攻击,就是极境宗师也做不到,而它的破坏力,就是横练大师也抗不住一下。

    "可惜了,这小子的确天赋惊人,丝毫不弱于宗主,可惜他马上就是个死人了。"

    药神宗众人脸色兴奋着,有如此威力巨大的大阵,这天底下还有谁敢来犯他们药神宗。

    只怕今日之后,药神宗等地位会稳居华夏第一。

    谢道天迅速翻开了令牌上的九个太阳,想看看封山大阵的最大威力。

    萧辰瞥了一眼头上的光幕,脸上的笑意更甚,谢道天感觉萧辰笑道莫名其妙,让他心中有些狐疑。

    "果然啊,我没猜错,师傅曾经来过这里。"

    众人见萧辰莫名其妙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只见萧辰突然口中念着一段拗口的法诀,双手掐着古怪的指印,猛得大喝一声道:"给我破!"

    整个光幕瞬间如潮水般褪去,又恢复如常,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这不可能!"

    谢道天彻底懵了,忍不住失声喊道。

    "他怎么做到的?"

    "这封山大阵怎么会被他给破了?"

    无数诧异、愕然、疑惑的目光纷纷聚集在萧辰身上。

    一时间,只听见谢道天紊乱而又沉重的呼吸声,气氛安静的可怕。

    "这大阵是我师傅布下,你只不过寻机投巧勉强掌控了大阵,居然想用他对付我?"

    萧辰背负双手,悠悠说道。

    "你是…那个人的徒弟!"

    谢道天此时再不明白就是傻子,瞪大了眼睛看着萧辰,满脸愕然。

    八年前,那个神秘人硬闯药神宗,几乎所向睥睨,自己都不是他的一合之敌,而后又随手布下一个大阵将他们困了数个月。

    其实力的可怕,至今还让谢道天心有余悸,而如今,那个神秘人的徒弟居然来了!这岂不让谢道天心惊胆寒。

    "现在我问你,你是老老实实配合我,还是要我血洗了这药神宗,拿走我想要的东西,再严刑拷打你,逼问出我想得要的消息呢?"

    萧辰的话很随意,但是谢道天从得知他是那神秘人的徒弟后就完全没了斗志,不敢拼死一搏了。

    他脸色有些苦涩,长叹了一口气道:"我谢道天服了,希望先生高抬贵手放我们药神宗一马。"

    谢道天说完,忽然低头跪下了。

    此时孙长老等人也深吸了一口气,脸上有些惨然,也纷纷跪下了。

    打是不可能打得赢的,还不如低头换去道统未来的延续。

    随着谢道天和众多长老跪下,诸多执事也毫不犹豫的跪下了,然后就是内门弟子、外门弟子,乌压压的一大片全跪下了。

    那些前来求药的普通人,个个都是人精,岂能看不清形式,也顺应潮流一同跪下。

    整个药神宗,只有一个人站着,那就是萧辰。

    他如同被众星拱月般围在其中,二十出头还不算成熟的脸盘,却隐隐透露着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

    郑家兄妹脸色十分复杂,尤其是郑淑华心中五味杂陈,其心中的苦涩只有自己明白。

    伊曼玉抬头遥遥望了一眼萧辰,紧咬着嘴唇,直到嘴唇咬出了血都没有发觉。

    直到这一刻,她才深深明白这个年纪不大的青年,为什么从始至终眼中都是一副淡然,甚至透露出一丝不屑。

    胡执事已经吓的抖若筛糠,心中祈祷着萧辰不要注意到他,以免找他秋后算账。

    杨姓妇人死死盯着萧辰,良久她也放弃了,在这种实力面前,别说是她,就是整个药神宗也不堪一击,然而事实也是如此。

    "先生,不知您如何称呼?"

    谢道天有些小心翼翼的问道。萧辰愣了一下,沉思一会儿徐徐开口道:"一入风云便化龙,我是南海的萧大师!"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