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殿中,萧辰坐在主位上,一旁有侍女小心翼翼的奉上茶。

    萧辰喝了一口茶才瞥了眼谢道天道:"把我师傅当年来药神宗的事情,给我一五一十说清楚。"

    谢道天仿佛陷入了回忆,眼神中透露着一丝悠远,缓缓开口道:"八年前,令师硬闯我药神宗,也如同萧先生一般是来抢药。"

    他顿了一下,脸色古怪的瞥了一眼萧辰,果真是什么样的师傅教出什么样的徒弟。"当年我药神宗一共有十三位长老,化劲圆满足有五位,化劲大成八位,门下化劲弟子也足有数十位之多,可谓是世上最强的一股势力。但是令师就单枪匹马冲了进来,十三位长老死的死、伤的伤,很多

    弟子也死亡殆尽,我含怒出手却发现自己不是他的一合之敌,甚至连他如何出手的,我都没有看清。"

    谢道天说到这,眼中满是忌惮和惊惧,他已经是极境宗师了,站在武道之巅的人物,却挡不住别人都一招,那这人的实力,只怕早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

    一般的萧辰听着,虽然面无表情,但是心里也诧异的很,师傅平日看起来疯疯癫癫,没想到实力这么强。

    ‘师傅最少也得是第七品的修为吧’

    萧辰心中暗自猜测道。

    "后来令师将药神宗的灵药席卷一空,又布下一个大阵将我等困住,便自顾自的离开了,一句话也没有说。"

    "就这些?"

    萧辰皱了皱眉。

    "我哪敢欺负萧先生,真的如此。"

    谢道天赔笑道。

    这时,孙姓男子走了进来拱手道:"宗主,萧大师,我们所有的灵药库存已经清点完毕了,这是清单,请您过目。"

    萧辰接过清单扫了一眼,脸色立刻沉了下来道:"为什么千年灵药只有五株?千年以上的一株也没有?谢道天你们怕是活腻了,要我亲自动手去搜嘛?"

    堂堂一个药神宗,华夏四大势力之一,就这么一点存货?开玩笑。

    谢道天连忙说道:"令师八年前才来过,已经将我们的库存席卷一空了,这灵药又不是杂草,马上就能长出来的,我们真的不敢欺骗您啊。"

    萧辰暗叹了一口气,这药神宗算是白来了,浪费他这么多时间。

    "你们若是能寻到千年以上的灵药,知道该怎么做吧?"

    萧辰不动声色的提醒了一句。

    "知道,我们会留着给萧先生的。"

    谢道天连连点头道。

    "你们药神宗应该有催熟灵药的办法吧?否则世上哪有这么老药供你们消耗?"

    萧辰问道。

    "不错,我们的确有催生药材的办法,但是也只能略微加快一点生长速度,三百年以上的药材都是换来的。"

    谢道天也不隐瞒,一五一十道来。

    "苗疆山区生长了众多药材,每年都会有人带着药材来药神宗和我们做交易,算起来,应该就是这几天会来了。"

    "苗疆的人。"

    萧辰目光微闪,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山林中。

    一行三人走着,这三人打扮都十分奇特,并非汉人装扮。

    为首的一名裸露双臂的男子,手臂上竟缠绕着一条细长的绿色小蛇。

    这小蛇不停的吐着信子,眼中寒光让人不寒而栗。

    "乞楼先生,为何您这些天闷闷不乐?"

    身旁一名女子开口问道。

    男子沉默了一会儿,脸色微沉道:"我感觉到了那个人在越州,但是我还没有找到他。"

    "那个人?您是说,杀了您的蛊灵的那人?"

    女子有些诧异道。

    "对,但是我都蛊灵还没死,这样也好,多给我一些时间,我就能找到他,把蛊灵夺回来。"

    男子冷声道。

    蛊虫对于他们苗疆人来说,是一种神灵,任何蛊虫成型之后,都需要加以供奉,如今却被别人夺去,岂能让他高兴的起来。

    他们走了一会儿,眼前出现一堵千丈石壁。

    男子突然停下了脚步,从怀里拿出了一个紫檀木盒。

    盒子打开,一条血红色的蚕虫呈现出来,这蚕虫和萧辰抓住的那只一模一样,简直就是复刻版。

    蚕虫一出现,男子手臂上的绿色小蛇像是遇到了天敌一般,十分慌张的抖动着身体,躁动不安。

    男子拍了拍它的头,绿色小蛇才安静下来,不过依旧死死的盯着蚕虫,不敢放松。

    蚕虫像是受了什么刺激一般,突然直立的身体,发出了一声声刺耳的声音。

    男子见此猛然大笑道:"哈哈哈,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那人在药神宗?"

    一旁两人有些惊讶。

    "走吧,去会会我们的老朋友,让他帮忙找出蛊灵在谁身上。"

    男子率先走了进去。

    此时,大殿中,萧辰也是身躯一震,摸着怀中一个竹筒。

    ‘这东西怎么突然又躁动了起来?’

    当初他来越州的时间,这虫子就躁动了一阵,如今的激烈程度是曾经的十倍,仿佛有什么东西在靠近让它兴奋了起来。

    "宗主,苗疆的乞楼先生来了。"

    外人来人禀告道。

    "好,萧先生,我先去…"

    谢道天话没说话,只见萧辰打断道:"我陪你一起去。"

    谢道天没有多想,点了点头答应道:"萧先生,我知道您神通广大,但是这乞楼重可不是善茬,而且使得一手诡异的巫蛊之术,让人防不胜防,您可不要太靠近他们。"

    哪怕是极境宗师的谢道天也不愿意对他们作对,可见苗疆巫蛊之术的厉害了。

    待客大厅中。

    乞楼等人坐在那,一旁都没有侍女敢靠前,这些人身上都带着各种各样的毒物,任凭谁看到了都会感到害怕。

    "乞楼先生,许久未见,别来无恙啊。"

    谢道天皮笑肉不笑的上前道,他没有坐在主位上,而是坐在了乞楼正对面,仿佛刻意拉开了距离。

    "谢宗主太过客气了,我今天来,其实有个小忙想让你帮,不知您愿不愿意?"

    乞楼重开口道。

    "乞楼先生但说无妨,我一定尽力为之。"

    谢道天笑着说道。

    如果不是为了灵药,他巴不得立刻把这些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打发走。

    "帮我找一个人。"

    乞楼重拿出了木盒,蚕虫直立着身体,一双细小的眼睛仿佛环视着大厅所有人。

    这诡异的一幕让不少人都有些发怵,这是虫子还是妖精?没过几息,那蚕虫突然目光停留在萧辰身上不动了,随即发出一道刺耳的声音。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