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间,乞楼重三人‘蹭’的一下全站了起来,目光紧盯着萧辰。

    谢道天也是目光一凝,这鬼东西为什么盯着萧辰不放?

    不少人都纷纷退后,他们知道苗疆蛊术极为诡异,无形之中就能让你中了招,简直防不胜防。

    只有脸色如常,盯着那蚕虫脸色有些古怪,这只蚕虫和他那只一模一样,估计是‘双胞胎’。

    "哈哈哈,太好了,就是这人,谢宗主,希望您将此人交给我,以示我们两家合作多年的良好关系。"

    乞楼重望着谢道天说道,其言语之外还有一丝丝威胁。

    "行了,乞楼先生和他们废话那?么多干嘛,我们苗疆乞楼部要抓的人,还有人敢拦着不成?"

    女人瞥了一眼谢道天说道。

    谢道天眼神有些阴沉,但是脸色如常,装作没听到一样。

    苗疆部落可是存在了上千年,其历史悠久直接秒杀了他们药神宗。

    而且他们不修内径、不练外功,专门养蛊灵,还有一种诡异的巫术,能隔着千里瞬杀别人,这种恐怖的能力让谢道天也不敢和他们翻脸。

    "谢宗主,我手下的话可能有些过了,但是话糙理不糙,这人,你今天给也给,不给也得给!"

    乞楼重见谢道天半天没表态,也沉着脸说道。

    谢道天脸色阴晴不定对着萧辰拱手道:"萧先生,这是你们的事,我就不参和了。"

    他说完便自顾自的往外走,这让乞楼重一等人有些愕然。

    但是不要紧,谢道天摆明了不插手也可以。

    "小子,把蛊灵交出来。"

    乞楼重冷笑道望着萧辰道。

    萧辰拿出一个竹筒,露出里面的血色蚕虫道:"这玩意叫蛊灵?"

    他说完还自顾自的用双指夹住它,仔细观察着。

    "住手!不准对蛊灵不敬!"

    乞楼重见此,眼睛一瞪,气急败坏的大吼道。

    但是萧辰没有理会他,只见他手中的蛊灵拼命挣扎着,想冲向另外一只。

    ‘它这种躁动的感觉,仿佛不是亲兄弟相见,而是想…吃了另外一只?’

    心中莫名其妙出现了这样一个想法。

    反正这鬼东西也没什么用,萧辰冷笑着瞥了他们一眼,直接将手中蛊虫甩了出去,目标正是另外一只。

    乞楼重见此脸色一变,但是萧辰的速度太快,他根本来不及阻挡。

    只见两只蚕虫飞快撞在了一起,木盒"哐当"一声盖上。

    "你!"

    乞楼重气的身体发抖,仿佛萧辰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

    他面容狰狞着,指着萧辰吩咐道:"动手,杀了他!"

    只见萧辰突兀笑了笑道:"我不知道谢道天为什么忌惮你们,但是在一位横练大师十丈之内,你们连出手的机会的都没有。"

    话音刚落,萧辰身体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径直划过刚想动手的两人。

    "咔嚓!"

    尸首分离,两人一死。

    他们的尸体上爬出了诸多诡异的毒虫,这些毒虫有蝎子、小蛇、蜘蛛等。

    只见它们刚爬出尸体就挣扎一会儿全部身体僵硬的死去了。

    ‘还真是古怪。’

    萧辰心里嘀咕了一句。

    乞楼重心中大惊,立刻准备动手,只感觉双臂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

    他低头一看,两只臂已经空空如也,血涌如柱。

    "小子!你岂敢杀我?"

    乞楼重暴怒的大吼了一声。

    "怎么不敢?"

    萧辰冷笑了一声,一掌了解了他。

    他其实想留个活头问话的,但是这乞楼重给他一种不舒服的感觉,干脆杀了得了。

    不到几息的功夫,大厅已经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

    谢道天听到动静,也走了进来,扫了一眼大厅,脸上没有太多变化仿佛已经料到了。

    他深深的望了一眼萧辰道:"萧先生,恕我多嘴,苗疆自古以来都是十分神秘的地方,不单是我,就是所有极境宗师也不敢硬闯苗疆,更别说杀了一位苗疆部落的长老。"

    "怎么?他们还能报复我不成?"

    萧辰不以为然道,这些人撇开其他不谈,也就比普通人都身手厉害那么一丁点,实在弱的可怜。

    "苗疆有一种诡异的咒杀术,哪怕你躲在天涯海角,都可以瞬间让你毙命,我虽没有见识过,但这事的确不假,还望萧先生多加小心了。"

    谢道天解释道。

    他之所以不参合、不愿意动手,就是不想和苗疆结仇,如果惹上这么一个随时可以让你死于非命的敌人,只怕寝食难安了。

    "我倒是很想见识一下呢。"

    萧辰笑了笑。

    如果不惹到他头上还好,如果惹恼了他,他有九品玄典为依仗,未必不定移平整个苗疆。

    谢道天见此也不再多说,吩咐下人开始打扫大殿。

    这时,萧辰走到桌子旁,那个木盒还在微微的颤动着,他双眼闪过一丝光芒后,就坐在一旁静静的等着什么。

    大约一刻钟的时间。

    木盒不再颤动了,萧辰迫不及待打开盒子。

    只见盒子里只剩下一只小虫,它的身形比之前仿佛还小了一圈,而且身上也没有了那种血红色。

    盒子刚一打开,小虫速度极快的扑到了萧辰手上,张大锋利的口器咬破了一点皮肤吸着他的血。

    这让萧辰脸色一变,立刻就准备动手拍死它。

    就在这一掌快要落下的时刻,小虫停住了吸血,圆鼓鼓的肚子上有一抹微红,它好像也心满意足的躺在萧辰的手臂上不动了。

    这倒让萧辰又有些不忍心杀了它,他试着用手指逗弄了一下小虫。

    小虫立刻抱住了萧辰的手指,顺着手指往上爬,直到爬到掌心,然后自顾自的翻了个身,就躺在那。

    这倒是让萧辰有些愕然了,这虫子好像有点意思。

    "到盒子里去。"

    萧辰鬼使神差般对它说了句话,说完后他也觉得有些好笑,就是驯养良好的狗也不可能完全听得懂人话,这蚕虫就更不可能了。

    还没等他多想,脸上的笑容立刻凝固了,只见小虫一副不情愿的样子,慢腾腾的翻过身,从萧辰手掌上跳下,爬进了盒子里,还半立着身子对萧辰龇了龇牙。"卧槽!这蛊虫真的成精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