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辰目光灼灼的望着这小东西,虽说它被养出来的目的是害人,但是这东西到了他手上,或许能成为治病救人的宝贝。

    萧辰拿上了药神宗准备好的药材,没有过多停留,准备回去了。

    期间,郑高义求见了几次,但是都被护卫拦了下来。

    萧辰知道后,便嘱咐了一位长老去问问他的情况,极力满足他的要求,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从离开家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一个月多时间,该回去看看了,免得家人挂念。

    ……

    海陵市。

    一辆崭新的敞篷保时捷停在了萧家大院门口,车上坐着一男一女,单看身上穿着就显得不凡。

    两人年纪都不大,只有二十多岁,但是眉宇中却有着一种上等人的傲气。

    男子扫了一眼萧家大院,皱眉道:"三姑就住这里嘛?"

    "消息没错的话,这里就是三姑家了,我真是想不通三姑放着好端端的富贵生活不要,非要嫁给三姑父这个穷鬼,还跑到海陵市这年不拉屎的地方生活。"

    女人望着这萧家大院,毫不掩饰自己都蔑视。

    "行了,若不是爷爷病重要最后见她一面,我也懒得来这里。"

    男子摇了摇头道。

    两人下车,一起走了进去。

    客厅内,萧辰和他父亲正聊着天,宛如则上学去了。

    他母亲李宜姗则在厨房忙活着做饭。

    听到一阵敲门声,李宜姗立刻放下手头的活,出去打开了门。

    "你好,你们…"

    李宜姗话还没说完,抬头看了一眼他们,顿时脸色微变道:"启诚,佳佳,你们怎么来了?"

    "三姑,我们这么多年没见,您难道不打算请我们进去坐坐?"

    李启诚笑着说道。

    李宜姗回头望了一眼客厅中的萧辰父子,脸色有些复杂,犹豫片刻她还是点了点头道:"进来吧。"

    两人走了进来,萧居正坐在门对面,抬头就看到了两人,他有些眼熟的多看了一眼,立刻像是想起了什么,脸色微变,但是一闪而逝,被其隐藏了起来。

    萧辰的五识何其敏锐,不仅轻易偷听到了门口母亲的对话,还觉察到了父亲的异样。

    他转身望向这两人,心中也是非常疑惑。

    他虽然早年离家,但是小时候母亲对自己娘家的事却闭口不谈,连父亲也好像有默契的一般,不去谈这事。

    小时候不懂事,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奇怪,如今回想起来才感觉这其中必然有什么问题。

    李宜姗带着两人进来后,有些局促,不知道怎么介绍两人。

    李启诚却如同自来熟般的笑着说道:"三姑父,好久不见。咦,这位应该就是我们那素未谋面的表弟,萧辰吧?"

    李启诚笑很客气,但是个人都能感觉到他笑容的虚伪,其眼神深处是对萧辰一家子的不屑。

    一旁的李佳佳就直接毫不掩饰,冷峻的表情分明就是一副‘我是上等人’,不屑和你们说话的表情。

    "好了,废话少说,爷爷病重了,快不行了,想最后见见三姑一面。"

    李佳佳一开口,李宜姗如遭雷击,手中拿的果盘也‘啪啦’一下掉在地上。

    "你说什么?"

    李宜姗不敢相信的问道。

    "爷爷病重,如今已经是弥留之际,只怕撑不了几天,他嘱咐我们通知你,想最后见你一面。"

    李启诚沉声道。

    "话我们已经带到了,去不去随你,还有,其实我的意思是,你最好别去了,我们李家也没有你这个人。"

    李佳佳冷冷的说道。

    一旁的李启诚也瞥了一眼李宜姗,让人奇怪的是,明明他们是来通知李宜姗的,但是他们又显然不想让李宜姗去见爷爷。

    "爸,他的病情很严重嘛?难道没有机会治好嘛?"

    李宜姗半天才缓过神来问道。

    李启诚摇了摇头道:"我们请遍了全国有名的中外医生,甚至连医术世家史家的史文翔都请来了,还是没有任何作用。"

    李启诚的话像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李宜姗也仿佛被抽干了所有气力,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萧辰立刻上前扶起她,坐在沙发上,他眉头一皱道:"好了,消息我们已经知道了,你们请回吧。"

    这两人的表情上有一丝幸灾乐祸,这让他很是不爽。

    李佳佳只是瞥了一眼萧辰,没有多说和李启诚一起离开了。

    两人走后,李宜姗便立刻跑进房间,痛哭了起来。

    大厅只剩下萧辰父子两人,气氛一顿有些沉闷。

    没等萧辰开口,萧居正长叹了一口气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事到如今,我也该告诉你了。"

    "你母亲,是官家上三门中李家的人,当年我认识你母亲的时候,她还是李家的千金小姐。"

    萧居正谈起这段事,脸上浮现一抹苦笑,眼神仿佛陷入了回忆。"我当时和你大伯闹翻了,孤身离开临江市去了京城,就是那时认识了你的母亲,但是我们的婚事被李家极力反对,甚至连你外公也看不上我,宣称如果宜姗嫁给我,就和她脱离父女关系,从此也不再是

    李家的人。"

    萧辰插了一句道:"想必当年母亲一定是放弃了一切,毅然决然的嫁给了你吧?"

    萧居正点了点头道:"不错,所以我带着她来了海陵市,白手起家,期间还被李家暗地里派人威胁过、破坏过,但是我们都扛过来了,这些事,我们也决定不对你和宛如提起,免得让你们担心。"

    萧辰听完,不禁心里有些感叹,他爸妈原来还有这么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

    萧辰很敏锐的注意到父亲眼中仿佛有些担忧,他忍不住开口道:"你是不是不希望妈回去看外公?"

    萧居正默然不言,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他才有些忧心的说道:"你妈是你外公最疼爱的女儿,如今又是弥留之际,按理来说我不该拦着,但是我怕她回去了,会让你几位舅舅生疑。"

    所谓豪门无亲情,何况是李家这样一手遮天的大家族,家族内利益纷争不断。

    李宜姗一个离开了十几年,放弃了李家身份的大小姐,这时候回来,肯定会让别人生疑,认为她是来瓜分利益的。

    "放心吧,我陪妈一起去京城,我倒要看看谁敢碰我母亲一根汗毛!"萧辰声音中不禁有一丝寒意。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