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一会儿到了李家,气势不能弱,别让那些人看了你的笑话。"

    萧辰一边开着车,对着一旁神情黯淡的李宜姗开玩笑道。

    "嗯。"

    李宜姗显然心事重重,只是随意点了点头。

    看到母亲这幅憔悴伤心的模样,萧辰也有些心疼。

    ‘让我看看,到底什么病这么难治。’

    萧辰心中暗道。

    迄今为止,他连癌症都能治愈,除了不能让人白骨生肉,几乎这天底下还没有他治不好的人。

    不多时,一栋私人别墅区前,车子被拦下了。

    "先生,这前面是李家的别墅区,没有预约不能随意进去。"

    保安开口道。

    这占地不小的一大块全是李家的别墅区,由此可见李家的财力雄厚。

    "李德佑是我外公。"

    萧辰也不好赢闯,只好借用了一下外公的名头。

    这让保安有些狐疑了起来,这里是李家的私人别墅区,几乎进去的人他都认识,可就是没见过萧辰这个远房亲戚。

    "你要是不信,立刻打电话给李光赫,说我李宜姗来了。"

    李宜姗等的有些不耐烦,语气微微有些冲。

    保安见这架子,也不敢得罪,立刻讪笑道:"不好意思,职责所在。"

    "没事。"

    萧辰点了点头,车子放行了。

    他们按照地址来到一栋三层楼的别墅前。

    两人下了车,还没等萧辰去敲门,只见大门打开,李启诚正巧出来。

    他看到两人,眼中微不可察有一丝阴霾,但是掩饰很好。

    "表弟,三姑,你们终于来了啊。"

    李启诚笑着上前打招呼道。

    "爷爷怎么样了,带我去见爷爷。"

    李宜姗有些急不可耐道。

    李启诚面露为难道:"爷爷一天最多有一个小时是清醒,其他时间都在昏睡,依靠呼吸机维持生命,医生说不能轻易打扰,你们来的不凑巧,要不我先安排你们住下?等爷爷醒了,我再通知你们。"

    李宜姗皱了皱眉头道:"我爸都快不行了,我还有心思等?快给我让开!"

    李启诚也不再掩饰,冷哼了一声道:"三姑,我敬你是长辈,但是事关爷爷的病情,我可不能放你进去。"

    "那你拦我试试!"

    萧辰也有些诧异的看着母亲,他从未想到母亲也有如此霸道的一面。

    李宜姗直接推开李启诚,径直走了进去,李启诚也不敢真动手,有些气急败坏的看着两人。

    进了大厅,顿时,诸多目光都投向两人。

    这些人大多都是李家后辈,年纪大的已经四五十岁,最小的也有十几岁,虽然人多,但是气氛却十分沉闷,没人敢开口随意说话。

    李宜姗这么突兀的闯进来,顿时引起不少人皱眉。

    "宜姗?"

    一名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看到她,脸色一怔,脸色却不是亲人相见的喜悦,而是戒备。

    "大哥。"

    李宜姗看向他,微微点了点头。

    这正是萧辰的大舅,李光赫,李家目前的当家人。

    "你来干嘛?"

    李光赫脸色有些不悦,仿佛这个见到李宜姗让他有些不舒服。

    "我来看爸的病情。"

    纵然李宜姗心中有些恼火,但是还尽力压制着。

    "小妹回来是好事,没必要搞的这么剑拔弩张的。"

    一旁的一位男子也开口说道,想缓和一下气氛。

    "二哥,爸在哪里?带我去看看。"

    李宜姗看到他,才勉强挤出一丝笑意。

    这人便是萧辰的二舅,李同方,也是李启诚的父亲。

    虽然李同方很客气,态度比较好,但是这人和李启诚是一个性格,都是那种笑里藏刀的人。

    俗话说,宁得得罪真小人,不可得罪伪君子。

    像李同方这种人,显然是城府极深,更加需要提防的。

    "爸在三楼修养,医生说不能轻易打扰,免得影响到爸的病情稳定。"

    李同方的说辞和李启诚一模一样。

    李宜姗也微不可察皱了皱眉头,心中满是怒火,但是却不好发作。

    "咦,这位就是你儿子,好像是叫萧辰吧?"

    李同方目光转移到萧辰身上,笑眯眯打量道。

    "哼,他又不姓李,你带他来干嘛?"

    李光赫冷哼道。

    "我来看我外公,天经地义,难要还要跟你禀告一声不成?"

    萧辰也不客气的反击道。

    "小子!你就是这么跟?我说话的?"

    李光赫脸色一沉,他堂堂李家当家人,如今又有这么多后辈在此,萧辰这个毛头小子居然当众驳他的面子,岂能让他不生气。

    "我儿子说的对,你难道想以大欺小不成?"

    李宜姗顺势挡在了萧辰面前,也不客气的讥讽道。

    面对这对一唱一和的母子,李光赫也是气的不行。

    "好了,我们几个长辈就不要当着一些小辈的面吵吵了,有失体面,有什么话,我们上去说。"

    三人只见的恩怨,虽然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但是却不能点破,毕竟他们都是有身份的人。

    李光赫和李宜姗点了点头,一起跟着李同方上了二楼。

    一众长辈都上了楼,留下萧辰和一众李家小辈在这里。

    这些人中隐隐以一位年纪不到三十岁的眼睛男为首。

    李宜姗路上跟自己提过,李光赫有二个儿子,大儿子已经三十多岁,早年从了军,如今只怕已经是校官了。

    二儿子则不从政不从军,从小跟在李光赫身后,也是李光赫培养接手家族的继承人。

    想必这应该就是李光赫的二儿子,李君昊了。

    其他的一些旁系子弟都一副巴结的模样,围在李君昊身旁。

    李君昊也上下打量着萧辰,半晌才开口道:"表弟,不要拘束,都是一家人,过来坐吧。"

    他的语气冷淡,显然只是习惯性的客套一下,他也不认为萧辰能融入他们这个李氏血脉的小圈子。

    但是萧辰却笑着答应道,走了过来,毫不客气的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

    这个别墅虽大,但是李家后辈族人众多,许多旁系子弟都是没位置做的,也不敢托大坐下。

    他们见萧辰这么‘自来熟’的坐下,脸上有些愕然。

    李君昊眼中也闪过一丝不满,显然觉得萧辰同坐一个沙发,有失身份。

    李佳佳冷笑的瞥了一眼萧辰,自顾自的说道:"某些人,还真是自以为是,真把自己当成我李家人了?"

    虽然她没有直说,但是大家都能听得出来,她这是暗指萧辰想攀炎附势,往她李家门下靠。萧辰脸色淡然,也自顾自说道:"李家算个什么东西?在我眼里不过如此罢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