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场饭局自然也进行不下去了,萧辰率先离开了。

    他没有会李家别墅,而是直奔史家,在这京城他人生地不熟,认识的人不多,正好他也有些事情要去问清楚。

    史家的百草园中。

    一壶热茶冒着青烟,史文翔用布包着茶壶柄给萧辰先倒了一杯。

    "自从上次一别,我们已经半年没见了吧,不知道萧先生今天来,所为何事?"

    史文翔一边倒茶,一边漫不经心问道。

    "我确实有些事要问问史先生,不知道李家老爷子病重的消息,你可知道?"

    萧辰问道。

    史文翔点了点头道:"知道,我还为其诊断过,但是老爷子已经病入膏肓,除非华佗在世,否则无药可救。"

    "哦?能否具体说说病情?"

    萧辰有些诧异,连医术世家的史文翔都觉得无能为力,会是什么绝症。

    史文翔点了点头,反正这也不是什么秘密。

    "李家老爷子早年当过兵,在对越战场上被敌人的用毒箭射伤过,其实要是早点治疗也算不是什么难事,估计李老爷子没怎么在意,到了如今,毒素突然爆发,如今已经毒入五脏,无药可救。"史文翔摇了摇头继续道:"这毒素我化验过,只是普通的神经毒素,但是你也是学医的,你应该知道,这毒素如果不及时祛除干净,会在体内慢慢累积变异,可惜了,李老爷子也是一世豪杰。居然死在了

    这上面,真是可惜。"

    萧辰听完,眉头也深锁了起来,任何一种毒素如果不能被人体自动净化掉,那么常年累积下来,毒素侵蚀五脏、骨髓,的确是无药可救。

    这和他当初治好的那个白血病病人不一样,白血病是一种细胞癌,他凭借的自己体内血液的净化能力,能让其慢慢好转。

    可是李老爷子这毒素已经侵蚀五脏的话,凭借他的血液解毒效果,只是杯水车薪,治标不治本。

    "这倒是麻烦了。"

    萧辰喃喃道。

    "怎么?这李老爷子跟萧先生有什么关系不成?您千里迢迢来京城就是为了给其治病的?"

    史文翔有些诧异的问道。

    萧辰的身份可不一般,不是普通的医生,就是出金山银山估计都打动不了萧辰。

    "他是我外公啊。"

    萧辰有些苦笑的说道。

    如果不是看自己母亲如此伤心欲绝,自己还真不打算去费心救这位狠心的外公。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摸着怀中一个木盒,脑海中灵光一闪。

    ‘我怎么忘记它了。’

    ……

    李家别墅中。

    李宜姗和李光赫等人坐在大厅,不知道李宜姗和他们聊了什么,脸色有些黯然,不再说话了。

    这时,突然楼上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位看护医生跑下楼道:"李老先生醒了!"

    李宜姗闻言,立刻脸色一喜,率先第一个跑上去了。

    李光赫见此微微皱眉,刚想说话,只见李同光拦住了他道:"算了吧,反正她答应了见过老爷子就会离开京城,不会继续参加老爷子的葬礼和其他事情。"

    李光赫目光微闪,点了点头。

    他们上午和李宜姗已经第一次‘坦诚相对’把话说开了,无论老爷子的遗嘱是什么,都李宜姗没有丝毫关系,在见过老爷子之后就会离开京城。

    不多时,一众长辈纷纷陆续上楼。

    因为萧辰不在,李岚独自坐在那,一个人喃喃自语道:"希望爷爷能好起来。"

    小孩子的话往往是不参杂任何心思的,但是大厅中众人却不这么想了。

    对某些人来说,老爷子死了对他们反倒是好事。

    老爷子强势了一辈子,手中的权利丝毫不会外放,李光赫也是这段时间才暂时接过当家人的大棒。

    家族各个产业因此暂时分到诸位李家子弟手中管理。

    李君昊瞥了李岚一眼,没有说话,在他看来,恐怕也只有她会说出这种话了。

    没等他多想,突然大门一开,一个人影飞奔进来,只见萧辰自顾自往楼上跑。

    李君昊脸色一沉,立刻呵斥道:"萧辰,你不能上去!"

    他们一众后辈,连他都没资格上去,萧辰居然想上去,这是想反了不成?

    "爷爷刚醒,可能有些话要对大伯他们说,萧辰你还是老老实实待在这,别捣乱。"

    李启诚也皱眉道。

    "我去救外公,你们也要拦着嘛?"

    萧辰淡然道。

    众人闻言一怔,脸上尽皆一副冷笑,且不谈萧辰有什么能耐去救病入膏肓,已经油尽灯枯的老爷子。

    连众多国内外的名医,乃至史家都对此束手无策,萧辰又能有什么办法?

    萧辰也懒得跟他们多废话,自顾自的跑上楼,这让李君昊脸色愈发难看了。

    "去!把保安叫来,还有打电话给警局的刘局长让他带人来抓人,我今天非得给这个小子一点颜色看看!"

    李君昊沉声吩咐道。

    萧辰连续两次驳了他的面子,如今他找到机会,一定要好好整治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方能一解心头之恨。

    "也许萧辰表哥真的有办法呢?"

    李岚诺诺的说道。

    "小岚,你是不是被那个小子灌了什么迷魂药?以后不准和他在厮混在一起了,知道没?"

    李君昊也没给李岚什么好脸色,厉声说道。

    李岚哪里见过大堂哥脸色如此难看,被吓的快哭了,待在那不敢多说一句话。

    这时,楼上的医护室。

    一众长辈都站在外面候着,只有李宜姗在里面。

    李光赫看到萧辰突兀跑上来,目光一凝,皱眉道:"谁让你上来的?快滚下去!"

    "让我进去,我有办法救外公。"

    萧辰眉头微皱,尽量忍住自己想要一巴掌拍死李光赫的冲动。

    "你在说什么胡话呢,快点下去,别在我眼前晃悠。"

    李光赫一副不耐烦的表情。

    一旁的李同光瞥了一眼萧辰道:"你要是不走就在这等着,等你母亲出来了,你们可以一起离开李家了。"

    他们和李宜姗已经把话说开了,没必要继续掩饰什么,对待萧辰的态度自然立刻翻转了。

    李宜姗母子能继续待在这里的唯一原因,就是老爷子还有一口气,不过很快老爷子就要死了。

    萧辰深吸了一口气,眼神也慢慢冷了下来道:"我再说一遍,让开,让我进去!"一瞬间,萧辰的气势浑然变了,哪怕是常年身居高位的李光赫对视到萧辰冷漠的目光,也不由得心头一震。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