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目光中带一种睥睨一切的霸气,更带有一丝毫不掩饰的蔑视。

    让李光赫心惊的是,这种目光他也只是曾经在老爷子身上见过,萧辰不过是一个二十出台的小子,怎么可能会有?

    这时,房门打开,李宜姗走了出来,她脸上泪迹般般,显然哭过。

    "萧辰,你要不要来看看外公?"

    李宜姗问道,脸上有些黯然,可能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

    萧辰摇了摇头道:"妈,我有办法治好外公了。"

    "真的?!"

    李宜姗脸色一喜,她可是知道自己儿子是萧神医,自然不会说假话。

    "快进来。"

    李宜姗刚说完,就被李光赫厉声打断道:"别瞎折腾了,老爷子没救了,你答应过我,见完这最后一面就可以走了。"

    "李光赫!你到底是何居心?难道你不愿意看到爸被治好是嘛?"

    李宜姗闻言,立刻脸色一变,愤怒的呵斥道。

    她这话说道郑地有声,让李光赫脸色青红一阵,而且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更是让他十分难堪。

    "罢了,你愿意瞎折腾就随你,但是我警告你,如果老爷子出了什么状况,别怪我不念亲情。"

    李光赫的意思很明显,反正老爷子也是奄奄一息,如果萧辰插手,导致老爷子这时候死了,那么所有责任都是他们的。

    "不劳你费心,我萧辰从不做没把握的事。"

    萧辰斜撇了他一眼,径直走了进去。

    房间有三个看护医生,24小时监测着情况,病床上,一个头发花白,满脸褶皱的老人十分虚弱的躺在床上。

    老人状况很不好,看到李宜姗和萧辰进来,也只能勉强眯着眼睛看着两人,却不说出任何话来。

    "爸,这是你外孙,萧辰。"

    李宜姗红着眼,上前说道。

    面对这位奄奄一息的陌生外公,萧辰心中并没有太多感触,他只是随意的点了点头。

    "帮我把外公的衣服脱下来,我来为他祛毒。"

    萧辰吩咐道。

    一旁三位看护医生面面相觑,不知道该不该照办,老爷子明显已经油尽灯枯,现在治疗太晚了。

    李光赫等人站在门口,对着几人使了个眼色,几位看护医生立刻点了点径直走了出去。

    李宜姗见此,眼中微微出现一丝怒气,沉声道:"我来吧。"

    纵然老爷子虚弱不堪的躺在病床上,但是毕竟早年从军,一身壮硕、高大的体格还是在的。

    李宜姗很费力的才将他的衣服脱下来。

    萧辰眼中微不可察的闪过一丝光芒,在他的透视眼下,老爷子五脏六腑已经全被毒素侵蚀了,甚至连骨头上都微微发黑。

    萧辰拿出木盒放在一旁的桌子上,他刚打开木盒。

    门口的李光赫、李同光等人见此都是一惊。

    "这是什么鬼东西!"

    李光赫目光微缩,看着那诡异的白色蚕虫,直立着身体对着萧辰做着点头的动作。

    人生下来就有一种本能,对其他物种的恐惧,随着年纪的增大,他们会克服一部分,但是还有一部分是很难完全消除的。

    比如有的人怕蛇、有的人怕狗,就算这些东西不算主动攻击他们,他们心中仍然会感到恐惧。

    "小白,去把他体内的毒素给吸出来。"

    这蛊虫已经被萧辰完全驯化了,所以也就给它起了个名字,小白,很贴切它的颜色。

    萧辰把小白放在老爷子的肚皮上,直接小白瞬息就撕开了一个小口子钻了进去。

    "萧辰!你这是谋杀不成?"

    李光赫忍不住开口呵斥道。

    李同光也从未见过如此诡异的东西,那虫子仿佛能听懂人话,而且能瞬间钻进人体里去,这让他感到一阵惊悚。

    然而萧辰站那里,没有任何动作,仿佛在静等着什么。

    李宜姗脸色也微微一变,但是她选择相信自己的儿子,也不多问,也站在那慢慢等着。

    萧辰望着老爷子的身体,看似在发呆,其实他在使用透视眼盯着小白为老爷子祛毒。

    小白身为蛊虫,几乎是百毒不侵的,而且它体型小,能钻进体内用最小的创口,发挥最大的作用。

    小白刚进入老爷子的体内,老爷子就浑身颤动了起来。

    各项仪器也开始发出警报,李光赫冷笑道:"萧辰,你蓄意谋杀老爷子,还不快住手!"

    李光赫并没有着急上前阻止,而是先给萧辰扣上了一个大帽子。

    "宜姗,你儿子强行要给老爷子治病,现在看来老爷子恐怕活不过今天,这责任你们得担了。"

    李同光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

    连李宜姗脸色也是一急,带着探究的目光望向萧辰,可是萧辰依旧不说话。

    李光赫见萧辰根本不搭理他,也是气的不行。

    这时,一阵脚步声传来。

    李君昊带着一群身穿警服的男子气势汹汹的走了上来。

    "刘局长。"

    李光赫微微一怔,不过看到李君昊后,立刻明白了。

    "李先生,我接到报警,有人擅闯你李家别墅,要不要帮忙?"

    刘局长开口问道。

    李光赫眼中闪过一丝冷芒道:"刘局长来的正好,快把这小子给抓起来!"

    刘局长眉头一皱,带着众人走了进去,沉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李宜姗急忙解释道:"我儿子说有办法救老爷子,所以……"

    "够了,我已经阻止过你们,但是你们非但不听,还使用一个诡异的小虫子放进老爷子体内,导致老爷子病情骤然加重,在场所有人都是证人,你还想抵赖?"

    李光赫厉声打断道。

    李宜姗脸色青红一阵,也有些慌张,但是她瞥了一眼萧辰后,咬了咬牙道:"我相信我儿子有办法治好老爷子,希望你再给他几分钟,他会跟你们解释这件事的。"

    "哼,别做梦了,你们还是去牢里跟警察解释吧!"

    李光赫冷声道。

    刘局长也皱了皱眉头,直接一挥手下令道:"把他们抓起来!"

    一众警员立刻将萧辰和李宜姗给围住,眼看就要动手。

    只见萧辰终于有了反应,他皱了皱眉头道:"你们谁敢碰我母亲一下,我要你们命!"

    "呵呵,好小子,胆子还不小,敢威胁警察?就凭你这句话,起码罪加一等!"

    刘局长脸色也沉了下来,继续说道:"给我把他们拷起来,我看谁敢反抗?"

    李宜姗脸色一紧,立刻对萧辰说道:"小辰,别冲动!"

    袭警可是大罪,就算她知道萧辰的能耐,但是也不能光明正大的对抗警察。李光赫毫不掩饰自己脸上的冷笑,望着两人道:"妹妹啊,你就不该来京城,更不该来李家!"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