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辰犹豫了片刻,还是没有动手,就算他能瞬息秒杀这些警察,而且也不惧他们的报复,可是他还有家人,自己总不能保护他们一辈子。

    就当两人准备被拷上手铐时,突然身后一道虚弱的声音传来。

    "老头子我还没死,你们就开始骨肉相残了是嘛?"

    这道声音不大,但是房间内所有人都听的清清楚楚。

    李光赫、李同光等人脸色一变,十分惶恐的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不可思议。

    门口的李君昊更是瞪大了眼睛,有些怀疑自己都耳朵。

    ‘老爷子醒了?不可能啊!’

    李宜姗则脸色一喜,使劲推开警察,跑到病床上,激动的抓住了老爷子的手。

    "爸,你终于醒了!"

    老爷子望着李宜姗不禁有些老泪纵横,他虽然说不出来话,但是李宜姗等人都对话,他都听的清清楚楚。

    知子莫若父,自己这两个儿子什么德行,他当然知道。

    老爷子心中也感到一阵悲哀,自己为李家打下基业,最终却要落到两个不成器的儿子手中。

    刘局长也是一阵纠结,这人他抓还是不抓呢?

    "刘局长。"

    老爷子突兀开口叫住了他。

    "哎,老将军有什么吩咐?"

    刘局长弯着腰,额头满是大汗。

    "今天这事是个误会,你带着你到的人回去吧。"

    老爷子吩咐道。

    "是是是,我这就走,老将军好好修养身体。"

    刘局长如释重负,立刻带着众人一溜烟跑了。

    "爸,你感觉这么样?"

    李光赫愣了一下,立刻换上一副笑脸上前问道。

    "是啊,爸,你刚醒,要好好休息一下。"

    李同光也换上一副笑脸上前道。

    "你们都出去吧,宜姗和小辰留下来。"

    只见老爷子冷冷的瞥了他们一眼道。

    这让两人的笑容有些凝固了,但两人依旧讪笑着,刚想说话,就被打断道:"是我说话不管用了嘛?"

    李德佑在军中多年,又掌权多年,他的气势让两人立刻不敢多言,诺诺的走了出去。

    房门关上,只剩下他们三人。

    李德佑和李宜姗聊了一阵,目光渐渐转移到萧辰身上。

    他望着萧辰,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这位素未谋面的外孙,一直被他视为是‘孽种’。

    但是这‘孽种’却救了他的命,未免有些讽刺。

    他叹了口气,心中酝酿着话语,突然脸上闪过一丝痛楚。

    "别动,小白还在为你祛除体内毒素。"

    萧辰走上前,打了个响指,不多时,小白顺着它撕裂的小口子钻了出来。

    它原本洁白的身躯,变成了黑紫色,应该是它吸纳了太多毒素的缘故。

    不过萧辰并不担心,蛊虫本就是万毒之王,这天底下没有什么毒素能杀死它,只会成为它的养分。

    萧辰小心翼翼将小白放回盒子里收好。

    李德佑看萧辰做好这一切,眼中也闪过一丝异色,犹豫片刻问道:"这只蛊是你养的?"

    "嗯?你也知道它是蛊?"

    萧辰有些诧异了。

    李德佑笑了笑道:"这是苗疆的蛊虫,我当然知道,不过让我奇怪的是,这养蛊之术可是苗疆部落的秘传之术,你怎么会的?"

    他在军中担任高位,自然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都有些见识,萧辰也释然了。

    他摇了摇头道:"这不是我养的,是我无意中得来了。"

    萧辰含糊的说道。

    太过具体的事,他也不可能说,李德佑见萧辰不说,自然也不会自找没趣去问。

    只不过这个外孙在他心中无形中有了一种神秘感。

    "这些年,是我李家辜负了你们母子俩,没想到到了晚年,报应总算来了。"

    李德佑脸色苦涩的说道。

    "爸,您别这么说。"

    李德佑摆了摆手,还想说些什么,但是刚刚恢复过来的身体,依旧还是很虚弱。

    "好了,爸你先休息吧,有什么话,以后再说。"

    李宜姗嘱咐一句,便和萧辰一起离开了。

    老爷子醒了,之前李宜姗和李光赫等人的约定,自然作废了,也没人会再提起这事。

    萧辰母子自然也不可能住在这里,他托史家人为他们在李家别墅区附近找了个房子暂时住下。

    这样也方便李宜姗时不时来看望老爷子。

    ······

    一家酒吧中。

    "君昊,你这几天怎么老是愁眉不展?"

    一名青年左拥右抱着两个妖娆美人,望着面前的李君昊问道。

    如果萧辰在这,一定会认出,这青年正是当初在武道盛会上见过的魏家后辈,魏云志。

    "遇到一个小子,三番五次让我丢尽了脸,所以心里烦。"

    李君昊有些烦闷的喝了一口酒。

    "哦,这京城还有人能让你李家大少烦心?以你的手段,还不是轻松收拾了?"

    魏云志也来了兴趣。

    "你不懂,他是我表弟,而且我家老爷子也醒了,他可是老爷子面前的红人,我怎么动他?"

    李君昊越想越来气。

    "那还不简单,你把他的地址查清楚告诉我,我来帮你收拾他。"

    魏云志不在意的说道。

    这京城中,除了那个几个人,他们有所忌惮,其他人还不是跟踩死一只蚂蚁一样,轻松捏死。

    魏云志话一出口,李君昊眼中也闪过一丝异色。

    他驱散周围的陪酒女,低声道:"我可是想他死,你能干净利落的办了他嘛?"

    魏云志不屑的笑道:"我魏家可是武道世家,而且家族内众多客卿、高手,随便挑一个出来,还不是轻轻松松弄死那小子?"

    他说完指着身后的一名中年男子道:"这是我的随身保镖,叫阿东,内劲大圆满实力,你回去把要杀的人照片、地址给他,剩下的就交给他了。"

    李君昊打量了一眼阿东,脸色一喜,内劲大圆满的武者可是非常厉害了,萧辰看起来也就是个瘦弱的普通人,想来连逃的机会都没有。

    ‘萧辰啊,萧辰啊,别怪我心狠手辣,只怪你挡了我的道。’李君昊忍不住大笑起来道:"那就多谢云志兄的帮忙了,来,干杯!"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