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没办法医治嘛?"

    李肖鹏皱眉问道。

    李德佑摇了摇头道:"早些年韩将军也是寻遍了天下名医为韩小姐治病,都是都于事无补,甚至韩将军无奈之下甚至放出话来,谁能治好韩小姐,就将其许配给他。"

    "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依旧没人?能治好,此事也就不了了之。"

    李肖鹏暗自摇了摇头,若韩心妍命不久矣的话,那他没必要追求她了。

    他想娶韩心妍,更大的一部分原因当然是韩将军,韩将军威名远扬,震慑华夏,若能当了他的乘龙快婿,他自然也能步步高升。

    而且他还有机会得到韩将军一生所学,这对任何武者来说都是莫大的诱惑。

    ‘既然如此,我也必要在一棵树上吊死。’

    李肖鹏暗自思索道,也放弃了这个念头。

    一顿饭结束,萧辰像平常一样给老爷子检查了身体状况便离开了。

    临走时,老爷子还再三问他,要不要再考虑一下之前的建议。

    萧辰有些苦笑,他总不能说史家那帮二吊子医术都是从他师傅那无意学来,真要比起医术,他们还不如他。

    ……

    "佳佳,谢谢你陪我出来玩。"

    一辆宝马X6上,韩心妍笑着对身旁的李佳佳说道。

    "韩小姐倒是客气了,你愿意找我出来,我难道还敢拒绝不成?"

    和平日不一样,李佳佳看到韩心妍倒是罕见的露出笑容。

    "韩小姐,我听说你喜欢玩一些搏击类运动,刚好我知道这附近有一家不错的训练武馆,有没有兴趣去看看?"

    坐在前面的李启诚问道。

    "好啊,正合我意。"

    一旁的司机,小庄闻言有些欲言又止。

    两人不多时下了车,走进了一家名叫‘潇湘道馆’中。

    道馆内,一旁到处摆放着各类训练器材,很多身穿训练服的男子在气垫擂台上训练对打。

    而一个擂台上,李岚穿着宽松肥大的训练服对着眼前的青年用力踢过去。

    "哎呀!"

    小丫头脚底一滑,摔了个四脚朝天。

    "起来,后盘要稳,发力的时候集中精神,切勿不可胡思乱想要心无杂念。"

    萧辰扶起李岚,一边告诉她要点。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脑子抽了风,好端端带小丫头来武馆来教她一些防身术。

    可能是很多年没有回家,对于自己的妹妹宛如,萧辰总觉得有一些亏欠,在李岚身上,萧辰隐隐能看到自己妹妹的影子。

    也许是担心自己离开京城后,这小丫头又会回到一个人孤零零的状态,有可能被人欺负,萧辰才会突发奇想决定教她一些防身术吧。

    李岚被萧辰拉起来,有些吃痛的摸了摸脑袋,虽然下面有气垫隔着,但是突兀摔这么一下对她来说还是很疼的。

    小丫头倒是没啥抱怨,继续调整好自己准备再来一次。

    她刚刚摆开架子,突然望着门口一怔,脸色出现一丝喜色,对着门口挥了挥手道:"韩心妍姐姐!"

    "嗯?"

    萧辰见此也顺势转过头望了过去,只见韩心妍、李启诚兄妹从大门走了进去,韩心妍身后跟着那个永远面无表情的男子。

    他像是侦察兵一样,一双眼睛迅速环视着周围,将里面景象尽收眼底。

    当他们听到李岚的声音,也是微微一怔。

    "萧辰?他怎么也在这?"

    李佳佳看到萧辰的眼神,有些说不出的厌恶。

    李启诚瞥了一眼萧辰和李岚,脸色淡然,不知道在想什么。

    "韩小姐,你也认识他们?"

    李佳佳见韩心妍朝着他们走了过去,有些愣。

    "对啊,见过一次,你也是?"

    韩心妍有些诧异的问道。

    "他是我表弟。"

    李佳佳脸色阴沉的说道。

    仿佛在她看来,说出萧辰是她表弟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

    "啊?这么巧啊?"

    这倒是令韩心妍有些惊讶了。

    不多时,一行人走了过来。

    韩心妍对着萧辰微微颔首,算打过招呼,然后便微笑的看着李岚道:"小丫头,你怎么在这?"

    "小表哥说要教一些防身术,以后才能自己保护自己。"

    李岚很是得意的挥了挥小拳头道。

    这幅模样倒是让韩心妍有些忍俊不禁。

    李启诚也笑道:"小岚,你萧辰表哥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哪里会什么防身术,我去叫个武馆教习教你吧。"

    "不用,我来教她吧。姐姐也是很厉害的,来跟我学吧。"

    韩心妍笑了笑道。

    萧辰也不多说,主动走了下台。

    他刚下台,只见李启诚瞅了他一眼,也没多说。

    这时,突然大门轰然打开,一群人气势汹汹的冲了进来,这些人手持刀棍,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

    小庄反应很迅速,立刻护在了韩心妍身前。

    但是他们发现,这群人不是冲他们来的,而是来踢馆的。

    "没事,没事,京北路这块道馆林立,经常有大大小小的武馆为了争夺好门面而来踢馆。"

    李启诚也镇定了下来,开口解释道。

    这些人反应很迅速,专门挑那么武馆教习暴打,让潇湘武馆的众人都还没反应过来,等他们回过神来,战斗已经结束了。

    十几名教习被一群人用刀压着脖子,逼着下跪。

    不多时,一阵激烈的打斗声传来,没几分钟就停了。

    一个鼻青脸肿的老者被四五个人给押了出来。

    "柯馆主,别来无恙啊。"

    为首的一名刀疤大汉,冷笑道看着老者道。

    "呸,狗东西!趁我不备,偷袭我潇湘道馆,算什么英雄好汉。"

    老者很是不屑的吐了口唾沫。

    "啪!"

    大汉直接一个巴掌甩了过去,将老者打翻在地。

    "老东西,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今天你老老实实把这个转让道馆的合同签了,我保证你们所有人什么事都没有,否则,别怪我无情了。"

    大汉冷声道。

    "有本事,一对一单挑,你若能赢我,我愿赌服输,否则不可能!"

    老者倒是个汉子,铁骨铮铮道。

    大汉微微皱了皱眉头,显然他心知肚明不是老者的对手,根本不打算和老者单挑。

    "老东西,我告诉你,林哥就在那坐着,你若是想打就陪他打,但是林哥一出手就是要见血的。"

    大汉冷冷道威胁道。

    只见不远处有个男子端坐在那,四五个人围在他身旁,一副小弟的模样。

    萧辰远远的瞥了一眼那男子,脸色有些古怪,这人他认识。

    没等他多想,突然一声怒斥传来。

    "这里是京城,你们欺负一个手无寸铁的老人,难道就没有王法了嘛?"

    众人都目光瞬间聚集在韩心妍身上。小庄脸色微变,暗道:‘不妙!’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