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先生,只要你能治好韩小姐,要什么报酬我都可以答应。"

    萧辰的住所中,小庄对着眼前的青年恳求道。

    萧辰没有说话,只是自顾自的喝了口茶。

    "萧先生,您可知道韩小姐的身份?她可是韩将军的女儿。"

    小庄见萧辰不说话,继续说道。

    良久,萧辰脸色淡然道:"她是谁与我何干?我这一生行事随心,无需向任何人解释。"

    他最讨厌的就是有人威逼利诱他,显然小庄不懂萧辰的性格。

    "萧先生,我能看出来你一定有办法,你难道要韩将军亲自出面,你才肯出手嘛?"

    小庄脸色有些难看道。

    "小庄哥!"

    这时大门也猛然推开,一个身影冲了进来。

    萧辰显然早就发现了她,脸色没有任何变化。

    韩心妍显然已经猜到了小庄的意图,一路跟了过来。

    "算了吧,既然萧先生不愿意出手,我们也不要硬逼了。"

    韩心妍叹了口气道。

    "可是小姐你的病,已经撑不了多久了。"

    小庄有些焦急的说道。

    "罢了,生死有天,无需强求。"

    很想想象,这句话会是从一位二十岁不到的女孩口中说出。

    萧辰也有些诧异的看了她一眼。

    正当两人转身准备离开时。

    "等等!"

    萧辰叫住了两人。

    他犹豫了一下道:"我的确有办法治好她,可是风险也是十分大,一旦不成,韩小姐必死无疑,我一生行事从不做没把握的事,所以我才没有答应罢了。"

    "先生说有办法治好我,此话当真?"

    韩心妍也有些激动了。

    她看过无数医生,但是大多都是直言说无药可见。

    萧辰是第一个说有办法治好她的。

    "我说了,办法有,但是如果失败,你可能会死,你回去考虑清楚再给我答复吧。"

    萧辰叹了口气道。

    虽然只见过两次面,不过韩心妍的心性还是极好的,如果她不是得了这种绝症,萧辰自然不介意顺手帮她一把。

    "不用考虑了,我答应了,史家的老太爷曾为我诊断过,说我活不过二十岁,反正早死晚死也一样。"

    韩心妍倒是看很透彻,没有丝毫犹豫。

    小庄脸色也是微喜,纵然机会渺茫,但总比没有好。

    "萧先生,你需要什么器材,我这就去京城中医院预定最好的手术室。"

    萧辰摇了摇头道:"不用了,我治病救人,一根银针足以。"

    "既然你准备好了,宜早不宜迟,现在开始吧。"

    韩心妍闻言一怔道:"现在嘛?"

    ……

    小庄站在门口守着,不让任何人靠近,以免打扰到萧辰。

    而房间内。

    韩心妍显得有些局促,这里十分简陋,甚至连个一台像样的仪器都没有,只有孤零零的一张床和一个书桌。

    "不嫌弃的话,先躺我床上。"

    萧辰指了指床道。

    韩心妍出身将门,行事也不拉拖,很坦荡的躺在了床上。

    虽然是新搬进来住的屋子,但是床上有萧辰身上的一种淡淡药材香味,这倒让洒脱的韩心妍,微微脸红了起来。

    "你知道你的病因嘛?跟我详细说说。"

    萧辰一边擦拭着银针摆在一旁,一边问道。

    "我也不太清楚,我只知道我是难产时生下,生下来的一刻,我母亲也去世了。"

    韩心妍说到这,脸色有些黯然。

    "抱歉,如果我没猜错,你应该不是足月生下吧?"

    萧辰问道。

    韩心妍点了点头,有些诧异的看着萧辰道:"这你都猜出来了?""你浑身气血逆流,就算是胎儿也活不过十月,我猜你出生时只有七八个月大,应该有高人为你强行灌输真气维持着你的心脉,但是随着年纪越大,这种办法就不管用了,而且我觉察到你修炼了一种很奇

    特的心法,你能活到现在,应该也有这功法的缘故。"

    萧辰的一番话让韩心妍愈发惊讶了,他说的一个字不差全是对的。

    这也让韩心妍有些期待起了萧辰的医术,也许萧辰真的能治好她。

    "萧先生配得上‘神医’两字,你口中的高人便是我父亲,而我修炼的心法也是我父亲传授给我都。"

    韩心妍点头道。

    "多问一句,你父亲全名是什么?"

    萧辰问道。

    无论是李家众人,还有小庄都对这韩心妍的父亲‘韩将军’如此恭敬,让他也有些好奇了。

    "我父亲是韩天行,你应该也听说过我父亲的名头吧?"

    韩心妍说道。

    萧辰顿了一下,苦笑道:"岂止是听说过,简直是如雷贯耳。"

    他早在蛟龙基地时,就经常听到有人拿他和韩天行比,这也让他好奇起来了,这到底是怎样一个传奇人物。

    "有机会的话,我会引荐你给我父亲见面的。"

    韩心妍微笑道,但是这笑容中则有了一份说不出的意味。

    也许她觉得自己可能没机会了。

    "麻烦你把腹部露出来,开始了。"

    萧辰开口道。

    韩心妍闻言,脸色微红,在古时女子的小腹是私密处,不能随意露出来给别人看的。

    虽然现在已经是现代了,但是韩家的家风比较传统,韩心妍又是从小在父亲身边长大,自然接受到的传统观念更多一些。

    虽然心里这般想,但是韩心妍也没怎么犹豫,大大方方的掀起了上衣,将整个腹部露出来。

    她的小腹上肌肤白若胜雪,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惹人遐想连篇,一时间晃的萧辰有些分神。

    但是萧辰立刻就定了定心神,移开了目光。

    他手捏着一根银针在酒精灯上烫了一下。

    而后直落其肚脐部位。

    肚脐,中医穴位又称“神阙”。

    它与人体十二经脉相连、五脏六腑相通,中医认为,肚脐是心肾交通的“门户”。

    韩心妍的病因在于气血不顺,想疏通气血首先在从这里入手。

    只见银针扎下去,韩心妍也只是微微闷哼了一声。

    萧辰提了一口气,通过银针将体内的真气传导进去,为其疏通血脉。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萧辰额头也满是大汗,若不是他体内真气浑厚,根本撑不住这么久。

    韩心妍也感觉浑身的经脉有些胀痛,随着时间都推移,这种痛感越发强烈。

    "啊!不行了!"

    哪怕是坚韧如韩心妍也忍受不了这种剧痛,她喘着气呻吟了一声。

    "快了!别动!"萧辰沉声道,这种关头,无论他和韩心妍谁先放弃了,结果都会导致韩心妍因为真气爆体而亡!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