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外的小庄来回渡步,显然心中很是焦急。

    已经过了两个小时,但是他只能略微听到屋里韩心妍阵阵的痛呼声。

    "也不知道萧先生能不能治好小姐。"

    毕竟萧辰说过,如果失败了,韩心妍会死的。

    "咚!"

    屋内不知为何突然传来一阵闷响。

    小庄再也按耐不住,冲进了屋内,只见萧辰满天大汗的跌倒在地上,而一旁的床上韩心妍则脸色苍白,像是晕了过去。

    小庄脸色微变,走上前探了探她的鼻息。

    "放心,她没事了,只是暂时晕了过去。"

    萧辰缓了口气,站起身道。

    "萧先生,你说的‘没事’是指?"

    小庄有些希冀的看着萧辰。

    只见萧辰点了点头道:"她的病治好了,只要回去睡一觉,好好休息一下就好了。"

    "治好了!"

    小庄闻言,有些激动的看了看萧辰,又转过头望着昏迷的韩心妍,脸上的表情很是复杂。

    ……

    李家。

    "哥,你听说了嘛?韩小姐原来一直患有不治之症,近日韩将军突然宣布她的病好了,要宴请四方,为韩小姐庆贺。"

    李佳佳对着一旁的李启诚问道。

    李启诚显然早就得到了消息,点了点头道:"连韩将军都对此无能为力,还封锁了消息,看来韩心妍之前的病很严重啊,不过更让我?好奇的是,谁治好了她?难不成是史家史老太爷亲自出手救治的嘛?"

    史老爷子因为年纪已高,早已经不出手为人看病了,想请动他,付出的不仅仅是钱财就可以。

    这时,楼上下来两个人,萧辰给老爷子检查完身体,扶着起一起走了下来。

    "你们几个在谈论什么呢?"

    老爷子笑着问道。

    "爷爷,韩小姐的事你听说了嘛?"

    李佳佳问道。

    老爷子微微一愣道:"你们几个小辈倒是消息挺灵通,我也听说,而且韩将军的请帖也托人送到我手里了。"

    李佳佳和李启诚对视了一眼,眼中有些不同的意味。

    他们都是李家的三代小辈,自然是没资格拿到请帖的。

    韩将军威名远扬,他举办的宴会,到时候不知道会有多少达官贵人挤破脑袋想来参加。

    但是整个李家也只有老爷子和他们大伯李光赫拿到了请帖。

    这种宴会对他们这些小辈来说,自然是扩充眼界,结识人脉的好机会。

    老爷子活了一大把年纪,心智如妖,一下子就看出了他们的想法。

    不过老爷子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不妥,李家的未来终究还是要靠他们这些小辈。

    "明天的宴会,你们若是想去也可以随我一同去。"

    老爷子一发话,两人自然高兴的答应了下来。

    "小辰,你来京城也有些日子了吧,明天若没事,也跟我们一起去吧,年轻人多开拓一下眼界总没有坏处。"

    老爷子转而笑眯眯对着萧辰说道。

    萧辰心中有些哭笑不得,他家里也有一份请帖,还是昨天小庄亲自送上门的。

    小庄临走时还千叮咛万嘱咐让萧辰有时间一定要去,因为这请帖是韩将军亲自写给他的,是独一份。

    "爷爷,这样不好吧,明天的宴会可是大场合,到底会来不少达官贵人,我怕表弟这脾气到时候顶撞了某个大人物,让爷爷您难堪啊。"

    李启诚有些酸溜溜的说道。

    老爷子对萧辰有多照顾,他们这些人又不是瞎子,自然能看出来。

    老爷子皱了皱眉头道:"小辰也不是孩子了,自然明白什么场合该说什么话。"

    见老爷子都这样说了,李启诚也不敢多言了,但是眼中望着萧辰的目光,满是妒火。

    "陪我出去走走吧。"

    老爷子说完,便和萧辰一起出去了。

    见两人离开后,李佳佳才冷哼一声道:"野鸡终究是野鸡,就算有老爷子捧,也成不了凤凰。"

    "算了,就让这小子得意一段时间吧,他在京城待的越久,就越能明白他和我们李家子弟的差距有多大。"

    ……

    次日。

    韩家整个家族可以说是将门世家了,单单近代就出了几个鼎鼎有名的将军,如今更有韩天行闻名天下,为韩家的更增添了几分威势。

    京城的星月酒店是连锁性质的五星级酒店。

    整个京城就有五家星月酒店的分店,每一家都是五星级酒店,可见其背后的财力支持和服务水平了。

    这天,整个酒店都被包了下来,饭店还没到,酒店外的停车场已经停满了豪车。

    一辆黑色捷克停下,萧辰等人从车上下来。

    老爷子带着萧辰,李实诚兄妹朝着酒店走了过去。

    刚走过去,便有一位与李德佑年纪相仿的老者上前对着老爷子打招呼。

    两人像是久未见面一般,聊的十分热络。

    李启诚等人自然很识趣的走开,不去打扰。

    像这种高档次的宴会,他们也不可能把时间浪费在和老爷子在一起。

    "萧辰,我提醒你一句,虽然你是老爷子带进来的,但是你毕竟不姓李,最好别给爷爷惹什么麻烦,免得给我们李家惹麻烦。"

    李佳佳甩了一句话,便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和李启诚一起走了。

    萧辰脸色如常,没有动气,也没有开口去反驳,李佳佳在他眼中,只不过是只渺小的蚂蚁。

    她并不知道,如果不是因为她自己姓李,和他母亲有了那么一丝血缘关系,萧辰根本不会多看她一眼,而是直接一掌拍死。

    宴会还没有开始,但是这个宴会分成几个圈子。

    一类是以李德佑为代表的老一辈,他们大多年轻时都认识韩将军,算的上相识。

    还有一类则是各大势力目前的当家人,他们聚在一起高谈论阔,也许这短短的几分钟就能谈成一笔几个亿的买卖。

    最后一类则像李启诚兄妹这样,随着长辈而来的年轻人,大多都是抱着开拓眼界、人脉的想法。

    他们在宴会的外缘,无论男女都穿的十分时尚,身上随便一件衣服都是潮牌,几万块都是最便宜的。

    "咦,萧辰?他怎么也来了?"

    一旁正和朋友聊的开心的李君昊,目光一瞥,只见萧辰一个人坐在那喝着香槟,吃着桌子上的精美糕点。

    "李公子?你是看上哪位美人了嘛?快指给我看看。"

    一旁的朋友调侃道。

    "美人倒是没发现,仇人倒是有一个。"李君昊目光闪动着,将杯中的香槟一饮而尽。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