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辰正有滋有味的品尝着这些糕点时,突然停下了动作,仿佛背后长了眼睛一般,自顾自的转过身,盯住了朝着他而来的李君昊一行人。

    "萧辰,你怎么也在这?这里是你能待的地方嘛?"

    李君昊冷嘲道。

    "我怎么在这里,需要跟你解释嘛?"

    萧辰淡然道。

    这个李君昊还是不长记性,三番四次来挑衅他,看来自己给他的惩戒的确是太轻了。

    李君昊见萧辰这副态度,而且还是当着自己朋友的面,脸上有些挂不住了。

    "哼,这里可不是你一个李家远房亲戚能来的地方,赶紧滚吧,别让我去喊保安当众把你赶出去。"

    李君昊冷声道。

    "那你喊保安吧。"

    萧辰喝了口香槟,不在意的说道。

    李君昊脸色一沉。

    萧辰这幅态度,仿佛是他对的不屑一般。

    "君昊,你们在干嘛?"

    这时,走过来一位三十岁左右的男子,正是李肖鹏,他见李君昊一群人围着什么,有些好奇。

    他刚走近,便看到了萧辰被围在中间,连连一怔。

    ‘这小子怎么也来了?’

    李肖鹏看到萧辰有些诧异,这种宴会可不是萧辰有资格能参加的,想来,应该是老爷子带他来的吧。

    李肖鹏显然心思通透,一下子就想明白了。

    "大哥,这小子不知道怎么混进来的,我好意劝他离开,免得自找麻烦,可他却对我的好心提醒不屑一顾。"

    李君昊眼神阴霾的说道。

    "萧辰表弟应该是老爷子带进来的吧,你就不要在这种场合闹事了。"

    李肖鹏沉声道。

    他这个弟弟简直蠢的跟猪一样,居然连这点都想不明白,还想借此为难萧辰。

    这要是闹起来了,让李德佑看到了,不就是伸脸给萧辰去打嘛。

    ‘这小子倒是有几分能耐,能让老爷子如此照顾。’

    李肖鹏瞥了一眼萧辰,心中暗道。

    老爷子虽然年纪大了,但可不是好忽悠的人,他看人是非常准的。

    不过萧辰受不受老爷子重视与他无关,伤及不了他的利益,在他眼中,萧辰也不过是个让爷爷喜欢的外孙子,?李家的一个远房亲戚。

    哪怕老爷子再怎么捧他,萧辰也达不到他的高度。

    而他是李家这代军中未来的将星,日后李家还要仰仗他的威势。

    李君昊闻言,脸色一白,似乎也想通了,顿时不说话了。

    这时,门外走进来一个人。

    李肖鹏顺势扫了一眼,立刻换上一副笑容,准备上前打招呼。

    那人也看到了萧辰等人,也是微微一怔,立刻也换上了一副笑脸。

    "萧先生,您来了啊。"

    小庄径直走向萧辰,很是恭敬的说道。

    一旁正准备开口道李肖鹏,笑容一凝。

    小庄是韩心妍的贴身护卫,他自然见过几次,虽然小庄看起来年纪与他相仿。

    但是李肖鹏可是知道这人不简单,他曾是韩将军的警卫员出身,身手极好,内劲大成实力,也只是比他差了一筹。

    最让他诧异的是,他见过小庄几次,这人基本都是不苟言笑的,除了对韩心妍等人,说话态度也从未这么恭敬过。

    "嗯。"

    萧辰点了点,微笑打过招呼。

    小庄望向四周的人,他看到李肖鹏只是冷淡的点了点头道:"李中校。"

    李肖鹏勉强笑了笑,但是心中却十分恼怒。

    这么鲜明的态度对比,无需多说一个字。

    他身为李家大公子,又是中校军衔,小庄对他都如此冷淡。

    如果仅仅只是这样,李肖鹏倒也觉得无所谓,可偏偏他对萧辰这么恭敬的说话,这让他很是不爽,心中也惊疑不定了起来。

    "萧先生,我还有事要忙,恕我不能招待你。"

    小庄有些歉意的说道。

    "无妨,你去吧。"

    萧辰点了点头,目送他离开。

    两人只有简单的一句对话,但是信息量却十分大,让李肖鹏眉头深锁了起来。

    李君昊也是一脸诧异,有些摸不清情况。

    ‘难道这小子走了狗屎运,认识了韩心妍?’

    如果说这京城里的公子、小姐也分阶层的话,韩心妍无疑是最顶尖的那一群人。

    而且韩心妍是真正有‘实权’的,韩天行担心自己女儿受到仇家报复,给她安排了一只护卫队。

    据说这护卫队是小庄负责,由多名内劲武者、退役特种兵组成,俨然是个小军队了。

    而他们只是仗着有一个牛逼的长辈,手上最多有点钱罢了。

    "萧辰,你难道认识韩小姐?"

    李肖鹏有些怀疑的问道。

    能让小庄这么客气,要么是认识韩将军,要么是认识韩心妍。

    萧辰不过是个不起眼的小人物,自然没资格认识韩将军,那应该是认识韩心妍了。

    但是转念一想,就是萧辰认识韩心妍,小庄也没必要这么客气吧,太诡异了。

    萧辰点了点头道:"算认识吧。"

    见萧辰不愿多解释,他也不会自找没趣去追问,便径直离开了。

    李君昊见李肖鹏走了,这才冷冷的低声道:"别以为你认识韩小姐,就可以肆无忌惮了,我估计你和韩小姐也是泛泛之交,少在这宴会上给我们李家惹麻烦。"

    说完,李君昊便转身离开,走到李肖鹏身边坐下。

    "大哥,我看你眉头深锁,还在想那小子的事?我猜估计就是走了狗屎运,认识了韩小姐罢了,有什么值得多想的。"

    李君昊不以为然说道。

    李肖鹏也没有接过话题,李君昊转而笑吟吟的低声道:"大哥,韩小姐可是病好了,你要不要告诉爷爷,改日上门去提亲?"

    李肖鹏皱了皱眉头道:"怎么说话的呢,什么叫韩小姐病好了,我应该去提亲?"

    "嘿,咋们可是亲兄弟,又没有旁人。"

    李君昊笑着说道。

    李肖鹏斜瞅了他一眼道:"我的确有这个想法,但是韩将军曾经放过话,谁能治好他女儿,就把韩小姐嫁给他,我还不知道是谁治好了韩小姐呢。"

    "这整个华夏,要说医术最精湛的,莫属史家老太爷了,我估计是史家老太爷子想出了如何治好韩小姐,这也能解释,为什么我们没有得到消息,不知道是谁治好的韩小姐。"

    李君昊猜测道。

    史家已经是和韩家不分上下了,所以就算治好了韩心妍,也无需让韩家再锦上添花,彰显史家的医术了。

    "说的有几分道理,这么说来,我还是有机会的。"李肖鹏目光闪动着。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