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多时,很快人快来齐了,大家纷纷入座,一起相熟的都三两成群坐在了一起。

    整个大厅几乎都坐满了人,唯独最里面阶梯台上的那一桌没有坐满,只有寥寥几个人,他们大多看起来都是气度不凡

    众人望向他们的目光,也带着丝丝恭敬和讨好。

    李德佑显然年纪大了,来了之后和一些同辈分的人聊了几句,便感觉有些体力不支,由服务员送到楼上的客房暂且休息一下。

    代替他坐在这桌子上的,自然是李光赫。

    靠近萧辰的一桌,李肖鹏、李君昊、李启诚兄妹等一些李家后辈都坐在了那。

    李佳佳瞥了一眼萧辰,冷笑道:"看来这小子没地方坐啊。"

    "他这种身份,也没资格和我们坐在一起。"

    李君昊讥讽道。

    "算了,都是一家人,你去萧辰叫过来坐下吧。"

    李肖鹏淡然说道。

    看起来他颇有一副大哥的样子,对一众弟弟,无论亲疏近远都一视同仁,其实只不过是他不想因为萧辰没位子坐,到时候在众人前丢了面子,李德佑知道了责怪他。

    见李肖鹏发话了,李君昊虽然有些不爽,但也只好照做。

    他刚准备起身,只见萧辰也起身了。

    "哼,看来这小子没我想象中的那么有骨气,天天摆一副臭脸色,现在不还是要碘着脸过来跟我们一起坐。"

    李君昊冷嘲道。

    但是话音刚落,众人看到萧辰并没有走过来,脸色微微一怔。

    "他这是要去哪里坐?"

    李启诚有些诧异。

    虽说这宴会随便哪桌都可以坐,但是大家无形中都划分出了自己的小圈子。

    他们这一桌基本都是李家的人,其他桌子也同样如此。

    "随便吧,管他坐哪里,反正别顶着我李家的名头,招摇撞骗就行。"

    李佳佳语气中,毫不掩饰自己对萧辰的厌恶,大家也习惯了,没有多说什么。

    "不对!他这是要坐在主席位上?"

    李启诚目光一凝,望着萧辰说道。

    众人闻言也顿时又看了过去,只见萧辰脸色淡然,缓缓走到主席位上,坐了下来。

    "他是哪根筋不对了?居然坐在了主席位上?"

    李君昊目瞪口呆的看着萧辰。

    李肖鹏也是脸色一沉,这小子胆子也太大了,这主席位是他能坐的嘛?

    萧辰丢脸是小,到时候别人知道这是他们李家带来的人,岂不是丢了李家的脸?

    "哼,我早说了这小子和我们不一样,他今天想丢脸就让他丢个够吧。"

    李佳佳冷笑道。

    李启诚和李君昊自然不会‘好心’去提醒萧辰,也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萧辰刚坐在下来,桌上几人见此都是一怔。

    尤其是李光赫都没有反应过来,萧辰居然也坐了上来。

    "咦,这小子是哪家的后辈?怎么坐到主席位上了。"

    "我看这人一副处若不惊的样子,难道是某个世家的当家子弟?"

    "不可能,我在京城从未听说过如此年轻的当家人,更没见过他,看来这小子是傻愣愣的不知情,看到空位子就去凑了。"

    主席位上几人打量着萧辰,有些惊疑不定。

    "萧辰,你坐这干嘛?"

    李光赫愣了一下,确定自己不是出现幻觉了,立刻脸色沉了下来。

    "我的请帖上写着我的位子就是这,我为何不能坐?"

    萧辰斜瞅了他一眼道。

    "呵呵,你有请帖,拿出来给我看看。"

    李光赫怒极反笑,这个外甥来李家后,三番五次让他难堪,若不是看在他母亲和老爷子的面子上,他早就动手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了。

    "忘记带了。"

    萧辰淡然说道。

    反正有老爷子带他进来,带不带请帖都无所谓。

    "这个理由还真是‘天衣无缝’啊,萧辰,我再警告你最后一次,赶紧滚下去,这里不是你能坐的位子。"李光赫脸色讥讽,又继续说道:"别仗着有老爷子在,我就不敢动你了,你要明白我是李家的当家人,而你母亲只不过是个当年被逐出家门的女人,已经不是李家人了,别奢望这沾老爷子和我们李家的光

    。"

    萧辰听完后,还慢条斯理的拿起了面前的茶壶倒了杯水,才缓缓说道:"说完了没?"

    此言一出,让李光赫脸色一怔道:"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你说完了就闭嘴!"

    萧辰的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浑身气势一边,仿佛是高高在上的主宰对眼前蝼蚁的喋喋不休感到不满。

    一刹那,李光赫对视到萧辰的目光,身躯微不可察的一震。

    在这双眼睛中,他感觉到了…杀气!

    这种气势,他只在老爷子身上感觉到过,因为老爷子是真的上过战场,手上沾过血,那种气势是旁人学不来的。

    所以纵然老爷子已经老朽不堪,无力再管理李家族业,他也不敢有什么小心思。

    如今他竟然从萧辰身上感觉到了,这让心中惊怒交加。

    惊的是萧辰才二十岁,怎么可能会有这种气势?

    怒的是萧辰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斥责他闭嘴,这让他丢尽了脸,却又不敢再多说一句。

    李光赫脸色阴晴不定,半晌才冷声道:"你等着,等老爷子下来,知道这事,我看老爷子是否还护着你。"

    萧辰没有理会他,脸上一副风轻云淡的表情,这让李光赫更是气出了内伤。

    "大伯和那小子聊了什么?怎么他还没被赶下来?"

    李佳佳皱着眉头望着他们道。

    不止是李佳佳心中这般想,其他人也都是一脸诧异的样子。

    李光赫可是恪守李家传统思想,老爷子也是从小教导要长幼有序,不可不分尊卑。

    按理来说,这个时候,李光赫早应该气急败坏的把萧辰轰出去了。

    可是现在,萧辰则一副淡然道表情,自顾自喝着茶,而李光赫仿佛吃了死苍蝇一般,有些怨毒的看着萧辰,却不说话。

    "魏家主,魏鸿宇来了!"

    只见门口走进来一位青衫白褂的男子,这人看起来不过四十多岁的样子,但是眼角的皱纹却很是明显,显然不符合他的年纪。

    "极境宗师都来了!"

    李肖鹏眼皮一跳,整个华夏极境宗师屈指可数,这魏家主更是成名多年的大人物了。

    "看来韩将军的威名还不是吹的,魏家主竟然亲自来祝贺了。"

    李启诚有些诧异道。

    极境宗师这样的大人物,他们也只是听说过,从未见过。李佳佳瞥了一眼萧辰冷笑道:"我听说魏家主性情喜怒无常,等他上了主席位,看到萧辰这个不知死活的小子,堂而皇之坐在那,说不定会直接动手把他轰下来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