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

    齐乐勋猛得一拍桌子,满脸怒容瞪着萧辰道:"小子,你是在威胁我不成?"

    众人闻言也是面露诧异的看着萧辰,萧辰这也狂妄了,这已经算是赤裸裸的宣战了。

    就连韩浩也不禁多看了一眼萧辰,显然萧辰的反应让他有些出乎意料。

    只见萧辰懒洋洋的说道:"这不是威胁,我只是提前告诉你一声,让你有个心理准备罢了。"

    听到这话的齐乐勋再也忍不住,他好歹也是大校,居然被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子如此羞辱。

    他作势就要冲过来,想教训一下萧辰。

    其他人大多一副眼观鼻鼻观心的样子,装作熟视无睹的模样,还隐隐让出了一条道来。

    齐乐勋能当上东北虎的总教官,实力当然不可小觑,尤其他还是外功高手,十步之内,就算你是化劲武者,也只能被其压着打。

    他们大多想看看萧辰到底是不是如同传言中的那么厉害。

    尽皆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眼看齐乐勋就要冲过来动手,韩浩猛地一拍桌子道:"够了,你们要打就滚出去单挑,别把我这指挥室给毁了。"

    韩浩发话了,齐乐勋也不敢造次,只好恶狠狠的瞪了一眼萧辰低声道:"小子,你给我记着,明天我要你们好看。"

    萧辰只是脸色淡然瞥了他一眼,懒得再搭理他了。

    会议继续进行,韩浩将各自部队的驻防区域划分了出来,大约半个小时后散会了。

    萧辰也听的耳朵起茧了,一散会就离开了。

    但是其余四人却仿佛有默契一般,对视了一眼,然后两两一对走了出去。

    "齐教官,这次演习,我们要不要联手?"

    齐乐勋身边站着的是雄鹰特战队的总教官,邵承阳。

    齐乐勋侧身瞥了一眼不远处的利剑、狼牙两队总教官,笑着说道:"邵教官都这么说了,我岂能拒绝?"

    演习共有五只队伍参战,基本属于混战,谁撑到最后谁就是赢家。

    他和雄鹰特战队的所属区域隔的远,正所谓远交近攻,邵承阳自然是最好的帮手了。

    "我刚刚注意了一下,蛟龙特战队挨着你们很近,你可要小心一点了。"

    邵承阳提醒道。

    齐乐勋不屑的冷笑道:"一个上任不到半年的毛头小子,我会怕他?"

    比经验,他领导了东北虎特战队八年了,带领他们已经参加了八次演习。

    比手下队员个人实力,他们东北虎的队员个个能以一敌二,在这种模拟性演习中,最占优势。

    萧辰拿什么跟他斗?

    "我看那小子的样子,估计还真有可能玩出一手‘斩首战术’,不可不防啊。"

    邵承阳有些忧虑的说道。

    "是嘛?我倒要看看他是不是真敢来?"

    齐乐勋冷笑道。

    ……

    夜晚,各大特战队已经带领所属队员前往自己的防区了。

    过了今晚十二点,演习就算正式开始。

    蛟龙特战队的临时指挥所内。

    齐林在一旁报告道:"所有队员都按照五人小组的编队,分散在防区周围了,总教官,你开始下达命令吧。"

    "在等一会儿。"

    萧辰望了一眼墙上的钟。

    现在是十一点五十五分,萧辰不说话,他们也不知道干嘛。

    安静的指挥所内,只听见时钟滴答滴答的转动。

    柳如玉也十分好奇的看着萧辰,不知道他在等什么。

    要知道等十二过后,演习就开始了,到时候说不定有人来偷袭,或者侦查到他们的临时指挥所的位置。

    不赶紧制定好战术计划,到时候打起来就手忙脚乱了。

    片刻,当时钟指向十二点时,萧辰睁开了眼道:"齐教官!"

    "在!"

    齐林立刻站的笔直,等候萧辰的命令。

    "我授权你全权负责临时指挥,等我回来。"

    萧辰说完,就准备出去。

    他这条命令让齐林愣住了,不仅是他,其他人也懵了。

    这算什么命令,等他回来是什么意思?

    齐林忍不住问道:"总教官,你什么时候回来?"

    萧辰沉吟了一会儿道:"天亮之前差不多吧,你能保证防区不失守嘛?"

    "我能保证!"

    齐林十分肯定的说道。

    萧辰点了点头走了出去,消失在黑夜中。

    "齐教官,总教官这是准备去……"

    柳如玉还没说完,齐林便点了点头道:"总教官一定是准备去侦查别的特战队的指挥所,以总教官的速度和身手,我估计没人能发现他。"

    齐林有些兴奋的说道。

    "会不会有事啊?"

    柳如玉还是有些忧虑,如果萧辰被俘了,他们就算是出局了。

    "放心吧,我们都见识过总教官的身手,不会有事的,我们就做好准备等总教官侦查到他们的指挥所位置回来,然后玩一手‘斩首战术’,为我们蛟龙特战队扬眉吐气一把。"

    ……

    黑暗中,两个士兵趴在草丛中,利用杂草、破布隐藏好了自己。

    只见一阵劲风吹过,仿佛有什么东西一闪而逝。

    "你看到了嘛?"

    沉默两秒后,其中一个人开口问道。

    "看到了什么?"

    另一人有些疑惑的问道。

    "我好像看到了什么…"

    那人低声道。

    "别疑神疑鬼了,现在才刚过十二点,我估计那群人都没有准备好,不可能来偷袭的,你应该是看错了。"

    "是嘛……"

    那人有些疑惑的喃喃道,他犹豫着起身想要查看一下。

    只见突兀的一只手掐住了他的脖子。

    没等他反应过来,身后传来一道声音道:"你们已经阵亡了。"

    话音刚落,掐着他脖子的手也松开,他像是条件反射般摸出手枪对准身后。

    但是身后却空无一人。

    "他是谁?怎么速度这么快?"

    "别找了,你手枪的弹夹被他卸了,你知道嘛?"

    另一个人苦笑的站起身说道。

    他这才低头去检查手枪,一直插在他腰间的手枪,居然被人神不知鬼不觉的卸了弹夹。

    "太诡异了,我连自己怎么‘死’的都没搞明白。"

    他苦涩的叹了口气,和另外一名同伴收拾好装备,一起回基地了。

    而此时,东北虎的指挥所内。

    齐乐勋很是悠闲的翘着二郎腿躺在椅子上。

    "总教官,指挥所附近,我已经安排了十六队暗哨,外围还有近五十人准备待命,只要得到命令随时可以合围包抄过来,那小子敢来,我保证他插翅难逃。"

    一旁的参谋报告道。齐乐勋满意点了点头道:"办的不错,但是也不要太紧张了,这种毛头小子就是嘴上会说大话,我估计他连我们的外围岗哨都躲不过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