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辰见他们不信,自然也懒得多解释。

    一行人坐了片刻,便各自散了。

    何瑞森陪着萧辰在医科大附近逛了逛。

    天色将晚,整个金陵都灯火通明。

    不得不说金陵的夜景是萧辰见过最美的,哪怕是京城也没得比。

    他目光一转,只见在医科大南门外有一块空地,与附近的建筑和景色对比,这里显然有些孤寂,仿佛是未开发的荒地。

    ‘金陵寸土寸金,怎么会有没开发的地方?还是处于大学城附近。’

    萧辰有些疑惑,他双眼微亮扫了过去,片刻,只见他脸上浮现了一抹惊喜。

    "萧先生,你在看什么?"

    何瑞森打断道。

    萧辰指着那处空地道:"这块地我想买下来,你知道它归谁嘛?"

    何瑞森愣了下,有些苦笑道:"如果是普通的内环地皮,多花点钱买下来倒是不难,可这块地,萧先生还是别想了。"

    "哦?难不成这块地不卖嘛?我就不信我多点钱还买不下。"

    萧辰不以为然道。

    这世上凡是被冠名‘无价之宝’的东西,都是别人想制造噱头哄抬价格罢了,只要是个东西,都有价格。

    他身怀巨富,还不信买不下来这一小块地,何况这块地有些特殊,他必须得到。何瑞森闻言,也耐心解释道:"这块地靠近医科大,是一块开商业街的好地皮,凭借着大学城附近的人流,一年盈利个三四个亿不成问题,只是后来同为房地产行业的巨鳄,耀荣集团的刘董和慕容德先生

    都想竞标这块地,后来不知为何发生了冲突,导致两家都杠在这,谁也不让谁,谁也拿不到这块地。"

    "意思就是这块地他们拿不到,别人也别想买?"

    萧辰眉头一挑问道。

    "算是吧,而且他们为了不让对方强行买走,他们两家派了不少人在这里对峙,其他小公司就更不敢买了。"

    何瑞森点头道。

    没有这两个大佬点头,谁敢买这块地就是找死了。

    一句话吩咐下去,分分钟让你在金陵待不下去。

    萧辰点了点头,目光闪动没有多说什么。

    两人又逛了一阵子,何瑞森便告辞了。

    萧辰趁着夜色又独自回来了,他望着这有些孤寂的地方,眼中闪动着光芒,脸上有一丝古怪之色喃喃道:"怎么她也在?"

    他不再多想,大步走了过去。

    ……·

    有些昏暗的老旧厂房中。

    七八个人围着桌子打着扑克,每个人嘴上都叼着一根烟,身上露出肌肤都纹着纹身,显然是一群地痞流氓。

    "老大,我今天注意到慕容德手下的那群人,今天拉了个小姑娘过来,好像是附近医科大的,看起来身材不错,长相也挺水灵的,我们要不要去‘英雄救美’一下?"

    一旁的一个黄毛男子,淫笑着对着为首的大汉建议道。

    他口中‘英雄救美’,大家自然知道是什么意思。

    不少人都奸笑着对视了一眼,显然有些心动。

    天天守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他们也是腻味的不行,能找个小姑娘来陪他们快活一下,那自然是求之不得。

    他们把目光都投向了为首的壮汉,这壮汉从脖子上到胸膛有一条恐怖的刀疤,看起来很有震慑力。

    为首的男子狠狠的吸了口烟,将烟头丢地上踩灭道:"这个闫老三倒是挺会享受,咋们陪着他吃苦受罪,岂能让他快活?走!咋们也去看看!"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出了门,径直朝着距离他们二百米外的一间遗弃厂房走去。

    厂房内,一个女子惊慌失措的被五六名男子给堵在死角里。

    "老大,我刚刚在这女人身上摸到一个证书,好像是金陵医科大的助教呢。"

    "哟?老师啊?我可是从来没上过老师,让她换上黑丝袜给老子看看。"

    另一名男子,满脸酒色的盯着她,显然已经精虫上脑了。

    这女子长相平平,但是身材却十分高挑,如果萧辰在此,一定会认识这女子是叶婷。

    此时的她有些惊慌失措的抱着自己,躲在角落里,脸上泪痕斑斑。

    她身上穿的一件紧身的白衬衫,上面有两颗扣子也不知所踪,隐隐约约露出了里面白花花的沟壑,根本挡不住其傲人的身材。

    "你们别过来,否则我会报警的!"

    叶婷壮着胆子警告道。

    "嘿嘿,报警?这金陵我就是王法,你倒是报警啊。"

    几名男子闻言不禁大笑了起来。

    叶婷闻言,脸色有些黯然,她刚刚做完兼职准备回学校就被这几人给掳走了。

    而且这几人看起来明显就是当地的地霸模样,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看来我今天难逃一劫了。’

    叶婷心中有些悲戚的暗道。

    她居然会失身在一群无耻的地痞流氓身上,这让她很难接受,如果不是自己手上没有刀,她都恨不得自杀了。

    "轰!"

    就在这时,大门突然被踢开。

    七八个人气势汹汹的走了进来。

    众人见此一怔,反应十分迅速的拿上铁棍、刀具,脸色不善的盯着这些不速之客。

    一旁的一位翘着二郎腿坐在那剥着花生,喝着小酒的光头见此,立刻‘蹭’的一下站起来。

    光头看起来喝的不少,身形有些不稳,他望着这群人,脸色一沉,怒斥道:"老疤,你带人来我地盘,是想干嘛?"

    那名叫老疤的大汉扫了一眼四周,发现了墙角的叶庭,不禁眼睛一亮。

    叶庭这种看起来比较清纯的女孩,楚楚可怜的躲在角落里,更加激发了他的欲望。

    "嘿嘿,闫老三,你他妈一个人快活,就不能让老子来插一脚嘛?"

    老疤嘿嘿冷笑道。

    "这么说来,你是想现在来打一场咯?"

    闫老三眼神也冷了下来,不动声色的抓紧了身后的大刀。

    "大家都是为钱卖命,现在可不值得拿命干上一场。"

    老疤摇了摇头道。

    "那你想怎样?"

    闫老三皱着眉头问道。

    "很简单,这女的我要了,我玩过后再还给你,怎么样?有好东西大家一起分享,也避免了打打杀杀。"

    老疤指着叶庭说道。

    闫老三眉头愈发深锁起来,为了一个女人来喝老疤血拼上一场,显然有些不划算。

    而且还不定能打赢,这种层次的混战,少个胳膊、少个腿都是轻的。

    又不是有钱拿,所以这场血拼完全可以避免。

    "行,玩完记得还回来,要是死了,自己负责。"

    闫老三无奈点了点头。

    "哈哈哈,我就喜欢你这爽快劲,去,把那个小姑娘给我带走。"

    老疤大笑道。

    一旁的叶庭原以为自己有机会得救,现在看来不过是出了狼窝又进虎口。她有些绝望的倒在地上,脸上煞白,也不愿意多挣扎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