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疤等人立刻像小鸡啄米般点了点头。

    这么一位如同煞神般的人物,他们哪敢多说一个‘不’字,前车之鉴还历历在目,他们又不是傻子,自然不可能作死。

    老疤等人立刻将自己和闫老三的来历身份讲的一清二楚。

    他们两伙人其实是耀荣集团和慕容家安排在这对峙的棋子。

    因为两家都拿到了这块地的一半归属权,谁也不肯将另一半股权让出来,于是出此下策,谁也得不到这块地。

    萧辰听完,眉头微皱,看来自己想要拿下这块地,还得分别跑两趟才行。

    "回去帮我传个话,这块地我要了,你回去告诉耀荣集团和慕容家的当家人,让他们来跟我谈。"

    萧辰吩咐道。

    "是是是,我一定会转达的。"

    老疤连连点头,这件事已经不是他能掺和的了。

    闫老三的几个手下也连连点头,直到萧辰离开后,他们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他难道是化劲武者不成?"

    老疤回想起萧辰出手,有些惊疑不定。

    虽然萧辰并没有全力出手,可他总感觉萧辰至少也是个内劲大圆满,乃至可能是一位化劲高手!

    次日。

    一辆豪华轿车停在了这里。

    从车上先下来一个中年男子,他立刻走到另一侧车门,打开道:"爸,你慢着点。"

    车里还有一位精壮的中年男子扶着一个七十多岁的老者慢腾腾下了车。

    老者摆了摆手道:"没事,我还没老到走不动路。"

    "其实这种小事让我来处理就行了,您又何必走这一趟呢。"

    男子叹了口气道。

    "成川,你不明白,昨晚老疤说这小子可能是个化劲高手,如果这是真的,我们金陵突然来了一位化劲高手,那么我们刘家一定要用最大的诚意去拉拢。"

    老者摇了摇头道。

    男子闻言不屑的摇了摇头道:"您见过二十出头的化劲武者嘛?我看就是老疤那小子胆小怕事,故意夸大其词罢了,再说了,金陵如果真有这么一位年纪轻轻的化劲武者,怎么可能我得不到一点消息。"

    "据我所知,别说金陵没有这样的人物,就是整个楚州也找不到符合这样条件的人。"

    老者身旁的精壮男子突兀开口道。

    "是与不是,看看再说。"

    老者没有多说,三人一同走向了那个破旧的厂房。

    刚一到门口,老疤就立刻上前恭敬的说道:"刘老爷子,刘董,萧先生就在里面等你们。"

    "哼,好大的架子,我倒要看看这小子是何方神圣。"

    刘成川冷哼道。

    老疤脸色诺诺的不敢多言,一直目送两人进去才松了口气。

    只见厂房里摆上了一张干净的桌子,萧辰百无聊赖的坐在那,直到听到门外的动静,才抬起头望了过去。

    "你就是那个打伤了我的手下,还想买我手上这块地的小子?"

    刘成川看到萧辰后,毫不客气的开口道。

    只见萧辰扫了一眼过去,当看到老者的时候,脸色略微一怔。

    "刘老先生?"

    老者也看到了萧辰,同样也是脸色一怔道:"萧辰小友?"

    这老者赫然正是当初陪他下过一盘古棋局,拥有‘国手’之称的刘承德。

    "爸,你们认识?"

    刘成川有些愕然。

    "当初我去海陵市拜访一位老朋友的时候,曾经在公园偶遇过萧辰小友,与他下过一盘棋。"

    刘承德笑呵呵的说道。

    "萧辰小友,你怎么来了金陵?"

    刘承德有些好奇的问道。

    "处理一些事情罢了。"

    萧辰没有多说。

    刘成川见他和自家老爷子相识,也不好开口说什么,两人一起坐了下来。

    那位精致男子仿佛是随从般,站在了刘承德身旁。

    萧辰和刘承德闲聊了一阵子,才开始进入主题。

    "萧辰小友想要买这块地?"

    萧辰点了点头道:"希望刘老能忍痛割爱了,钱我也不会少给一分的。"

    这块地对于耀荣集团和慕容家来说,也就是一块小型‘聚宝盆’,但是对于萧辰来说,这块地不是钱能衡量的。

    "你若是真心想要,我倒是可以将我那一半股权卖给你,但是另一半可在慕容家手里,我估计你不一定能拿的到。"

    刘承德说道。

    "他们若是卖,便皆大欢喜,若是不卖,那我只好逼他们卖了。"

    萧辰语气淡然,但是平静的语气之下却蕴含着一众睥睨天下的霸气。

    这倒是让刘承德不禁多看了他一眼,虽然他们这才第二次见面,但是刘承德已经能感觉到这年轻人身上的不凡了。

    "小子,口气不要太大,慕容家在金陵的势力可不小,就是我们耀荣集团也不敢小觑,你凭什么认为慕容家会怕了你一个毛头小子?"

    刘成川见萧辰如此嚣张的口气,很是不爽。

    如果不是碍于刘老的面子,他早就像和萧辰清算一下昨晚的账了。

    "就凭我这双拳头,我的拳头就是道理,不服?打到他们服。"

    萧辰淡然道。

    "好大的口气,真是年少无畏。"

    一旁站着的精壮男子也忍不住开口了。

    他观察了萧辰很久,丝毫没有看出真气外放的迹象,这小子看起来根本就不是武者。

    如果说萧辰是练外功的,但是萧辰身材清瘦,也不像什么外功高手。

    听到萧辰这么接二连三藐视慕容家,他也忍不住了。

    "你又是哪位?"

    萧辰瞥了他一眼。

    刘承德见气氛不对笑着打圆场道:"这是我们刘家的客卿,陈旭。内劲大成的实力,在这金陵也算得上是鼎鼎有名了。"

    萧辰脸色淡然没有说什么,在金陵市,一个内劲大成的武者的确算得上是高手了,不过在他眼里还不够看。

    陈旭见萧辰听到他的名字,这幅傲然态度,也不由得微微皱眉。

    这时,门外突然停了两辆轿车,外面也传来一阵喧哗。

    老疤立刻急匆匆的跑进来道:"刘董,慕容家的人来了。"

    话音刚落,只见一群人径直闯了进来。

    为首的是一位面色冷峻的青年,青年的脸上带着一抹张扬的霸气,身后跟着七八个保镖随从。

    让萧辰注意到的是,青年身旁跟着一位四十多岁,身材精瘦的男子。

    外面明明是大太阳,可这男子却穿着带帽长袍,将自己裹的严严实实,看不清脸庞。

    "慕容云海,你爸慕容德呢?"

    刘成川见来人是慕容家的小辈,有些不爽。

    "处理这些小事,何须劳烦我爸,我来就可以了。"

    慕容云海不在意的说道。"正好你们都在,也省得我费事,这块地的另一半股权我要了,把合同签了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