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胆!居然敢这么跟我说话!"

    刘成川猛地一拍桌子起身道。

    陈旭也顺势走上前,目光不善的盯着慕容云海等人。

    他毫无忌惮的释放着内劲大成的威压,慕容云海脸色微变,往后退了一步。

    他身旁那位清瘦男子抬头对视上了陈旭。

    清瘦男子一抬头,直接脱掉了外套,众人看清他身上的穿戴,不禁目光一凝。

    男子看起来只有一米六几的个子,但是浑身线性分明的肌肉都显得充满了爆发力。

    尤其是男子的手肘部位竟然戴着用精铁打造的护肘。

    这护肘显然是特制的,上面布满了寒光闪闪的尖刺,如果被扎实了,不死也残。

    "奇门十三肘!"

    一旁想置身事外的老疤看清男子这装扮,脸色大变,显然很是震惊。

    "咦,那你知道这门古武术?"

    男子闻言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老疤。

    老疤看起来不过是个内劲小成的武者,只是个小角色罢了,居然能认出他的功法。

    "陈先生,这奇门十三肘很厉害嘛?"

    刘成川见老疤一副忌惮的模样,不禁心中一秉问道。

    陈旭脸色凝重的点了点头道:"这是一门十分罕见的古武术,也是真正的杀人术!"

    现代武术,如太极、八卦拳都注重内外调和,以养身修性为主,其次才是防身。

    而这奇门十三肘则是不折不扣的杀人术,武林中有“宁挨十拳,不挨一肘”之说,可见其威力极大。

    此肘技动作简洁干练,三五个动作连环串用,迅猛刁钻,节烈势刚,短打近攻,舒展而不失刚暴,紧凑而雍容大度。

    用之于实战,以闪为进,以身体的滚化,脚步的走转而使其始终处于主动地位,闪转走化,审时度势,力求一招定乾坤!

    也难怪老疤如此失态,像他这种层次的武者,大多都是在武馆跟着师傅学?的一些不入流的功法,姻缘巧合之下才踏入内劲。

    而清瘦男子学的则是传闻中的古武术,与古泰拳齐名,怎么能不让他诧异。

    "行了,废话不多时,你们是主动签合同?还是我让朴先生‘请’你们签合同?"

    慕容云海冷笑道。

    朴姓男子也顺势上前一步,冷冷的望着刘成川等人。

    陈旭如临大敌,面色很是凝重,他能感觉到这朴姓男子少说也是内劲大圆满的实力,而且学的还是古武术,就是化劲武者来了,也不一定能稳吃他。

    "刘老、刘董,我不是此人的对手,一会儿我拖着他,你们让老疤带着你们逃出去。"

    陈旭低声说道。

    刘承德脸色一变道:"那你呢?"

    陈旭苦笑着摇了摇头道:"如果我运气好,能在你们离开之后逃走,如果运气不好死在这里,也算我报了刘老当年的恩情了。"

    刘老显然多年前有恩于他,而陈旭也是重情重义的汉子,早已经将后事看的很彻底。

    "让我来和他们谈,我就不信慕容家的这小子还真敢我不成?"

    一刹那,刘承德仿佛变了个人,不再是七老八十的老头子,而是一位曾经在金陵叱咤风云的枭雄。

    "慕容云海,想要我签合同,你还不够格,叫你爸前来,让他亲自跟我谈。"

    刘承德沉声道。

    慕容云海冷笑道:"别妄想拖延时间了,给你们一分钟考虑,不答应的话,我只好剁下你的手,按纹印了。"

    "小子,你敢这么跟我父亲说话!真以为我刘家好欺负不成?"

    刘成川大怒道。

    "呵呵,一个小小的刘家,真把自己当回事了?我爸顾忌太多,但我不一样,我可不会玩那一套妇人之仁。"

    慕容云海说完脸色冷了下来道:"动手!"

    现在可是好机会,否则等刘承德等人逃回去了,他可再没有这个机会了。

    朴姓男子得到命令,走向刘承德等人,陈旭立刻拦住了他道:"你的对手是我。"

    "你太弱了。"

    朴姓男子望了他一眼,竟然摇了摇头说了这么一句。

    这一下彻底将陈旭惹毛了,激发其他的斗志了。

    这么赤裸裸的蔑视,他身为武者,岂能咽下这口气,哪怕不敌,也能让对手付出一定代价。

    "刘老,等会儿你们找机会就逃,不要管我!"

    陈旭侧首对着刘承德等人低声吩咐了一句。

    话音未落,只见陈旭耳边突然响起一道声音。

    "别想了,你们一个都逃不掉。"

    听到自己耳边这道声音,陈旭心中大惊。

    只见朴姓男子已经蓦然冲到他身边,陈旭连忙压住心头巨震,摆开架势迎敌。

    毕竟是成名多年,经验丰富,陈旭很快就镇定下来。

    只见他右手握拳打向朴姓男子的腹部,左手呈掌刀劈向他的脖子。

    这一上一下的攻势同时打出,配合的十分巧妙,让人防不胜防,只能暂时后撤才可以暂逼锋芒。

    可下一幕却让众人瞪大了眼睛,只见朴姓男子身体以一种诡异的角度扭曲了,让陈旭的两道攻势全部落了空。

    "叱!"

    朴姓男子暴喝一声,左肘速度极快的打中了陈旭的胸膛。

    "轰!"

    仅仅一招肘击,陈旭的身体如同断了线的风筝倒飞出去,其胸膛以肉眼可见的凹陷下一块,衣服上满是鲜血。

    朴姓男子的护肘上沾满了鲜血,在‘滴答滴答’的下滴,沾满了他整个手臂。

    老疤在一旁看的心惊肉跳,这要是换了他,估计小命都没了。

    ‘能打赢他的,起码也得是化劲小成吧?’

    老疤心中一秉道。

    "陈先生!"

    刘承德立刻跑上前查看他的伤势。

    也幸亏陈旭内劲大成的底子,这一肘击虽然凶险无比,可还没能直接要了他的命。

    他躺在地上吐了口气,显然再战是不可能了。

    仅仅两个呼吸不到的时候,他们作为依仗的陈旭就被瞬息击败,打成重伤了。

    这让刘承德等人心中都是一凉。

    "哎,罢了,罢了,这半块地的股权我给你便是。"

    刘承德有些黯然的叹了口气。

    钱没了还可以再赚,但是把命搭进去就不值了。

    "呵呵,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慕容云海冷嘲道。

    "是我请你们过来,你们难道都不重视下我这个当事人嘛?"一直没说话的萧辰,不急不缓的从椅子上起身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