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的慕容云海哪里还有半点慕容家大公子的风度,早已经吓破了胆。

    他当即像小鸡啄米般点着头道:"萧先生,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想要什么我都照办。"

    "那好,你先把这合同签了,我们再好好谈一下你们慕容家。"

    萧辰拿出一份合同丢在他面前道。

    慕容云海心中不禁有些哀鸣,但是却又无可奈何,这样一位煞神在他面前,他连逃跑求救的机会都没有。

    整整一个小时的时间。

    厂房外的刘承德一直在外面等着,时不时还能听到里面传来一阵惨叫声,让人心惊肉跳。

    "萧先生为什么拿到了合同,还要…折磨慕容云海?"

    刘成川想了一会儿,才想到‘折磨’这个词。

    "不该问的事,就别多问,萧辰小友是大人物,不可轻易得意,我刘家一定要极力拉拢,明白嘛?"

    刘承德瞥了他一眼,告诫道。

    萧辰之前展现的实力已经足以震慑他们来,放眼整个金陵,萧辰的实力恐怕也是名列前茅。

    刘成川没有多说,点了点头。

    半晌,大门打开,萧辰一副气定神闲的走了出来。

    他笑着对着刘承德等人说道:"让你们久等了。"

    "无妨,萧小友客气了。"

    刘承德笑呵呵的说道。

    "萧先生可办完事了?"

    刘成川立刻堆起笑脸问道。

    "嗯。"

    萧辰点了点头,他为了避免慕容云海说谎,用‘迷魂针’迫使他说出了自己想要的信息。

    "今日萧先生救了我们,如果不嫌弃的话,还望赏脸让我们请您吃顿饭。"

    刘成川客气的说道。

    "恭敬不如从命。"

    萧辰坐上了刘承德一行人的车,扬长而去。

    此时的慕容云海则脸色煞白的躺在地上,好像大病一场了一场。

    他脸色怨毒的挣扎爬起来,踉踉跄跄的往外走。

    ……

    金陵宜春大酒店中。

    一桌子造型精致的美味佳肴纷纷上了桌,玲琅满目令人目不假接。

    这对于普通人来说堪比满汉全席的一桌子菜,对于萧辰等人已经熟视无睹了。

    萧辰已经挑明了身份,展现了实力,刘承德等人也不敢托大,对待萧辰的态度自然恭敬了许多。

    "萧先生,不知你来金陵在何处落脚?我这刚好有一栋闲置的别墅,就在市中心,你如果不嫌弃就收下吧。"

    刘成川笑吟吟的说道。

    金陵的房价不比京城的低,而且还是市中心,一栋三百平方的小别墅也得一千五百万朝上。

    "不用了,我只是暂时来金陵待一段时间。"

    萧辰摇了摇头婉拒。

    刘成川也不强求,反正自己想交好他的态度表明就可以了。

    酒过三巡,几人倒是慢慢聊开了。

    "刘董,我想请你帮个忙,不知行不行?"

    萧辰突兀问道。

    "萧先生,这是什么话,有什么忙需要我能帮上,您吩咐一声就行了。"

    刘成川笑着说道。

    刘承德也点头道:"只要我们刘家能帮得上,自然不会拒绝。"

    "那好,我希望你们能帮我收集一些材料,最好能尽快凑齐。"

    萧辰说着从怀里拿出一张写满小字的纸递了过去。

    刘成川接过扫了一眼,脸上有些疑惑不解。

    这纸上记录的都是一些矿物,很多都是十分罕见的。

    "恕我多嘴,您要这些干嘛?"

    刘成川好奇的问道。

    萧辰轻笑着摇了摇头,显然不愿意多说。

    刘成川自然不会自讨没趣去追问。

    反正弄到这些东西对于他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便直接应诺了下来。

    萧辰见此脸上也浮现一抹笑容,刘家想交好他,他何尝不是想利用一下刘家的势力帮他做事。

    刘家和慕容家争的那块地,是一块天地元气浓郁的宝地。

    这对于一般人来说,根本毫无作用,天地元气浓郁也只是微微加快修炼速度,效果可以忽略不计。

    但是到了萧辰手里就不一样了,他手里有聚灵阵法图啊。

    只要能摆下聚灵法阵,自己修行的速度起码能加快十倍,对于稀缺灵药的他来说,已经算得上是不可多得的好东西了。

    但让萧辰郁闷的是,即便如此,聚灵法阵能成功布下,自己最少也得三年才能突破九品玄典的第四重境界。

    对于他进阶第三重境界后,修炼速度暴跌成龟速,他很是不适应。

    ‘看来我有时间了,得回一趟中海找师傅。’

    九品玄典有太多奥秘他无法理解,自己那个古怪师傅身上似乎也藏着许多秘密。

    想弄清楚这一切,只有回一趟中海,找到他师傅司徒信鸿才能搞清楚。

    ……

    与此同时。

    慕容云海跌跌撞撞的跑回了家,他面前坐着一位中年男子。

    半晌,中年男子脸色凝重的问道:"你说朴海镇被那个叫萧辰的人给一掌毙杀了?"

    他眼中显然满是不可置信,朴海镇的实力有多强,他自然清楚。

    一时间,他脸色有些阴晴不定,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慕容云海脸色难看的点了点头道:"我亲眼所见,而且那小子好像和刘家的人混在一起了,爸,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中年男子眉头深锁,叹了口气道:"你别管这事了,暂时也不要招惹那人和刘家。"

    慕容云海十分憋屈的问道:"爸,这个仇我们不报嘛?"

    "哼,报仇?据你所说,那小子至少个化劲大圆满兼修外功大成,我们拿什么报仇?"

    中年男子冷哼道。

    "这仇若是不报,日后我们慕容家还怎么在金陵待下去?那刘家有了那小子相助,肯定愈发气焰嚣张了。"

    慕容云海愤愤的说道。

    "不要急,虽然我们惹不起那小子,可那小子也惹了不得了人。"

    中年男子冷笑道。

    "洪门能成为国际上的顶级帮派之一,只要有人报出洪门弟子的名号,就会令他人忌惮不已,你真以为他们是这么柔弱可欺的嘛?"

    慕容云海一怔道:"您的意思是?"

    "洪门有四句宣言,‘洪武门下!英才辈出!犯我洪门者,杀!惹我门徒者,灭!’这小子竟然敢杀朴海镇,那等着他的,一定是无穷无尽的追杀,无需我们动手解决。"中年男子冷声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