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总还真是神通广大,人脉够硬啊,连金陵市的教授都认识。"

    "金陵医科大的教授,放在外面都是国家级的院士吧?刘总好手腕啊。"

    众人都顺势拍了个马屁道。

    教授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评得上,如果家里没点关系,靠自身努力想出头评上教授,是十分难的。

    一般四十多岁评上个副教授就不得了,转正起码也得五十多岁,这其中幸苦和难度只有他们自己明白。

    而评上教授头衔后,那和一般的老师就是两个阶层了。

    一般大学老师、助教工资普遍不过万,讲师也就多那么个几千块,差不了多少。

    教授就不一样了,单说工资就得拿三份,国家补贴、省政府还得补贴,学校就更加需要出钱拉拢其留下。

    所以说,一般的教授年入百万是轻轻松松的,工龄够了还送房、送车,妥妥的铁饭碗。

    这类人因为有个‘教授’头衔,走到哪里别人都得客客气气的喊一声"教授",社会地位也不是大不一样。

    看着众人拼命吹嘘着刘谷康的厉害,刘谷康多喝了两杯,脸上笑眯眯的有些得意忘形。

    祝雨燕十分得意的朝着叶婷瞥了两眼,赤裸裸的在炫耀。

    这让叶婷很是十分不爽,她直接拒绝道:"我男朋友就是教授,不需要你们提携。"

    "噗嗤。"

    祝雨燕没忍住直接笑了。

    "你男朋友是教授?小婷,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有吹牛逼的习惯?"

    祝雨燕言语中的嘲笑之意很显然了。

    众人闻言大多都是捂着脸偷笑,虽然没有直说,但是脸上表情就能看出他们心中的想法。

    "叶婷,虽然我们这么多年没见过,你混的不怎么样,但是我们也没有嫌弃你,刘总都决定要提携你男朋友一下了,你就别装了。"

    一旁的一位女子笑着劝说道。

    "我干嘛要装?他真的是教授。"

    叶婷瞪大了眼睛,很是委屈的说道。

    "小婷,你这就没意思了啊,开玩笑也不能这么逞强吧?"

    祝雨燕斜瞅了一眼她说道。

    "是啊,你这么说,让雨燕姐情何以堪啊。"

    "叶婷,你还是老老实实说吧,你男朋友看起来才二十出头,我猜也就是个助教,撑死是个讲师,不存在是别的。"

    一旁的任文星扫了一眼坐在那,气定神闲的萧辰道:"萧先生这么坐的住,怕不是真的是教授吧?"

    任文星挪愉道。

    谁都听得出他说的是反话,尽皆笑吟吟的把目光转向萧辰,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只见萧辰缓缓开口道:"不错,我的确是教授。"

    此言一出,众人愣了愣,随即爆发出哄堂大笑。

    之前叶婷为了面子这么说,大家也是摇头暗笑,但是萧辰居然还顺着话茬这么讲,他们就忍不住了。

    "你是教授?这么年轻的教授,我还是平生第一次见啊。"

    "我觉得这位‘萧教授’可能是真的,你看看人家的车钥匙,大众商务车的标配,一般教授都是这样低调。"

    任文星笑着打断道。

    他看似为萧辰说话,但是实则没一句如同刀子般扎进别人的心窝。

    但是以萧辰心理素质又岂是他们能轻易击破防线的,更何况他并没有撒谎。

    叶婷看着众人都在嘲笑她们,脸色涨红着解释道:"这车就是学校给萧教授配的代步车。"

    "好了,好了,叶婷你就别再解释了。现在哪个教授会开这种车,你男朋友到底是做什么的,直接说吧。"

    祝雨燕开口道。

    叶婷有些气急不说话了,只是有些歉意的望着萧辰。

    萧辰只是微微一笑并没有说什么。

    "算了吧,既然不识抬举,还废话那么多干嘛?"

    刘谷康有些微醉,说话也不加掩饰。

    要不是看在祝雨燕的面子上,自己根本就不会正眼看这两人。

    关键这两人还当众拒绝他的好意,非说自己是个教授,这让刘谷康很是不爽。

    眼看刘谷康不高兴的发话了,大家也不再深究这个问题了。

    只有祝雨燕略微不满的掐了一个刘谷康,显然对于刘谷康打断话题很是不满。

    她还没有羞辱够叶婷两人呢,这么一个好机会居然被自己老公破坏了。

    刘谷康喝的越多,也愈发口无遮拦。

    "你们知不知医科大附近有风水宝地?两年前因为这块地,我们刘家和慕容家还闹起来了。"

    "知道,这块地好像闲置了差不多一年了吧,听说是两家谁都不让谁,就这么僵住了。"

    有金陵本地人显然知情道。

    "不错,但是几天前,突然来了个神人,居然从我们刘家和慕容家手里把这块地给买下来了。"

    刘谷康有些神秘兮兮的说道。

    "哦?谁这么有面子,居然能让刘家和慕容家同时把这块地卖?给他?"

    众人一听有些诧异了。

    这两家都是金陵当地地头蛇级别的大佬,这块地又极其特殊,一般人根本提都不敢提,居然被人买走了。

    "我也不太清楚,但是我听说那人身份不一般,连我们刘家的老爷子刘承德都要客客气气的。"

    刘谷康喝了口酒,咂了咂嘴道。

    任文星笑着问道:"那这事跟你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了,那块地闲置了一年,上面废弃厂房啥的都没撤走,不处理一下根本用不了,我就是负责处理这块地,明天我就约那位大佬出来,商谈一下这地的规划。"

    刘谷康很是得意的说道。

    "这么说来,刘总看来又要结识一位大人物了?到时候只要搭上话了,肯定在刘家的地位又得上一个层次了。"

    任文星有些嫉妒的说道。

    他只是河口县那边一个小公司的老板,没什么机会认识什么大人物,一飞冲天。

    "哪里,哪里,也就是家族里信任我,才把这个任务派给我的。"

    刘谷康喝了口酒,脸上有掩饰不住的得意。

    一旁的叶婷听完,目光不自觉望向了萧辰,凭着女人的第六感,她觉得刘谷康口中这个大佬和萧辰脱不了干系。

    "看着我干嘛?"

    萧辰注意到叶婷一直盯着她,有些不解的问道。

    "医科大外那块地,是不是就是哪天晚上,你救我回来的时候……"

    叶婷低声问道。

    "对啊,那块地也是我买的。"

    萧辰声音不大,很是评价的说道。但四周众人全都听的清清楚楚,一时间焦点又聚集在了他身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