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辰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只是轻飘飘的点了一句。

    但是这话中的意思不就是刘谷康口中的那个大佬就是他嘛?

    众人有些面面相觑,心中忍不住暗笑。

    "现在的年轻人还是真是狂妄,什么牛逼都敢吹。"

    刘谷康也忍不住冷哼道。

    "呵呵,刘总你别生气,我看你们应该误会萧先生的意思,估计他说他买的那块地,跟你所言不是一个吧。"

    任文星笑着说道。

    他看似在为萧辰打圆场,可心中却是冷笑着摇了摇头。

    在他看来,萧辰这种年轻人爱面子,又是陪女朋友来参加聚会,反正吹牛逼不犯法,就想博个眼球罢了。

    退一万讲,萧辰真是教授,一年百万年薪,要干多少年才能买得起一块地?

    这还是金陵大学城附近最繁华的地段,简直是寸土寸金。

    "金陵医科大附近就这么一块地,我还能买那块地?"

    萧辰神色自若的说道。

    "够了,小子,要不是你是雨燕同学的男朋友,信不信我马上把你赶出去?"

    刘谷康眼神阴霾着。

    那块地的主人可是刘老爷子都要客客气气对待的存在,萧辰居然说他就是,这不是趁机占他们刘家便宜嘛?

    萧辰自顾自的问道:"今天早上有个人给我打了个电话,约我明天晚上在聚仙楼商谈地皮清理划归,是你嘛?"

    此言一出,刘谷康愣了一下,顿时酒醒了一半。

    ‘他怎么知道的?’

    刘谷康瞪大了眼睛,脑海中浮现了这个想法,满脸的不可思议。

    而祝雨燕则没有注意到刘谷康的面子,依旧冷笑道:"萧先生,这种事可不要乱说,免得招惹了那个大人物,别说你不是个教授,你就真是教授,也要倒大霉。"

    "我看萧先生可能是喝多了,是不是脑子不太清醒啊?"

    任文星暗嘲道。

    以他的身价,把公司啥的全卖了,也买不起金陵市中心的一块地,这小子的满口胡言,他根本就不信。

    刘谷康不敢多想,立刻拿出手机拨通了那个号码。

    瞬间手机铃声响起。

    任文星扫了一眼众人道:"刘总在打电话呢,谁这么不长眼?还不快出去接?"

    只见萧辰不急不缓的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所有人都目光都瞬间聚集在他身上。

    祝雨燕怔了一下,脑海中也猛然浮出一个想法,但是她根本不相信。

    ‘一定是巧合,这小子不可能是大人物,叶婷那小贱人怎么可能交了这么厉害的男朋友?一定是巧合…’

    祝雨燕深吸了一口气,自我安慰道。

    任文星依旧冷嘲道:"哟,这么巧,你刚好来电话了?你接接看啊。"

    任文星见是萧辰手机响了,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只见萧辰慢腾腾按下了接听键,刘谷康的手机也立刻拨通了。

    相顾无言,一时间气氛安静的可怕。

    刘谷康有些惶恐的看了一眼萧辰,颤声对着手机说道:"喂?"

    "喂?"

    萧辰悄悄按下扬声器,延迟了半秒,也传了这个声音。

    这正是刘谷康的声音!

    所有人怔住了,直愣愣的望着两人。

    "啪啦!"

    刘谷康吓的手机都抓不稳掉在了地上,一副惶恐的看着萧辰。

    他之前有些事没有对众人乱说,但是他自己知道,眼前的这个青年可是杀过人的!杀的还是慕容家的人!

    当时那具尸体还是他悄悄带人去处理掉的。

    "萧先生,我…我真不知道…萧先生,对不起,是我有眼不识泰山。"

    刘谷康惊慌失措的推到椅子,一阵小跑走到萧辰面前跪下道。

    众人看着这一幕一下子就懵逼了。

    这是什么意思?哪怕萧辰说的是真话,刘谷康也没也必要这么夸张的跪在地上认错吧?

    祝雨燕脸色十分难看,仿佛跟吃了死苍蝇一样,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任文星瞪大了眼睛,恨不得使劲抽自己一巴掌,好让自己明白他是不是出现幻觉了。

    "这不可能!"

    任文星不可置信的喃喃道。

    "叶婷的男朋友真的是个大人物啊?"

    "哎,之前我们就不该插嘴嘲笑她,这下好了,连刘总都这么慌张,看来她真的是个不得了的大人物。"

    不少人心中暗自叹了口气,肠子都悔青了。

    好好的同学情被他们给聊完了,他们就是想让叶婷帮衬他们点,也没有可能了。

    他们眼神复杂的看着叶婷,心中五谷杂陈,很不是滋味。

    叶婷也有点懵,她之前就有预感,只是没想到这一切就这么快成真了。

    看着众多同学满脸羞愧的低下头,不敢直视她的目光。

    一瞬间,叶婷整个人都舒坦了,脸上也掩饰不住得意的笑容。

    她毕业工作以来,第一次感觉这么爽,狠狠的打脸了这些攀炎附势嘴脸的同学。

    而此时,刘谷康依旧惶恐的跪在一旁,没有听到萧辰发话,头都不敢抬。

    "起来吧。"

    萧辰淡然说道。

    跟这种小人物计较,对他来说有失身份。

    刘谷康听到声音立刻起身,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萧先生,这件事……"

    萧辰抬手打断道:"我不想听解释,我只要结果就行。"

    刘谷康脸色一白,他目光立刻移向一旁的祝雨燕。

    祝雨燕这时也抬起头,对视上刘谷康那一双充满怒火的目光。

    没等她反应过来,只见刘谷康已经冲了过来,一巴掌抽在她脸上道:"贱女人,就你特么屁话多,竟然害我得罪了萧先生。"

    刘谷康抽了一巴掌还不解气,也趁着酒意又对她扇了几个耳光道:"赶紧给老子滚,以后别出现在老子面前。"

    祝雨燕一时间被打懵了,脸上印了几个五指手印,显得很是狼狈。

    所有人也微微撇过头不去看她,这时候谁敢劝架掺和就是找死了,自毁前程了,反正他们对祝雨燕也没有什么好感。

    直到祝雨燕失魂落魄的走了出去,刘谷康又恶狠狠的望着任文星道:"河口县的县长跟我旧识,你那个屁大点公司明天等着倒闭吧,赶紧给老子滚!"

    任文星脸上也是青红一阵,像个受惊的老鼠一样夹着尾巴溜了。

    刘谷康办完这一切,才一副讨好的模样走到萧辰面前道:"萧先生,这样行了吗?"

    萧辰微微颔首,转而对着叶婷道:"饭也吃了,我们走吧。"叶婷走到萧辰身边,很是主动挽上了他的手臂,丝毫不介意的将胸口贴近了萧辰,很是开心的跟他一起离开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