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叶婷找萧辰签名教学报告时,望着他的眼神也带着丝丝敬畏和好奇。

    如果不是以为昨天,她或许还不知道这个看起来年纪轻轻的青年居然这么厉害。

    在叶婷心中,萧辰从最开始她认为的纨绔大少形象,慢慢变为了一个处处透露着神秘感的男人。

    ‘他如果真是我男朋友该多好。’

    叶婷心中不由得感叹了一句。

    "你在想什么呢?"

    萧辰瞅了一眼发呆的叶庭问道。

    叶婷脸色一红,有些吞吞吐吐的说道:"啊…没什么。"

    萧辰签完字,叶婷便拿着报告有些心猿意马的离开了。

    对于萧辰来说,叶婷或许只是他生命的一个过客,他大概能猜出这小丫头心里想着什么,只是不去点破,以免两个人都尴尬。

    萧辰走到阳台俯视着大半个金陵医科大,眼神闪烁着。

    这趟楚州之行可不太清楚,他能隐隐感觉到重头戏要开始了。

    洪门的势力怎样,他根本一无所知,自己从军方拿到手的信息报告也几乎等于零。

    韩浩只是告诫他,如果发现了慕容高泽,千万不要出手,而是马上通知军方。

    外面虽然传言韩天行击败了慕容高泽,但是具体那一战的过程并没有人知道,大多都是别人猜测。

    而韩浩全告诉他,韩天行只是险胜慕容高泽一招,如果慕容高泽真的回来的,又有了洪门帮助,只怕韩天行也不一定能奈何的了他。

    连极境巅峰的韩天行都只是险胜一招,可见其实力不俗。

    萧辰也有些好奇,自己如果全力以赴对阵上韩天行,不知胜负多少。

    他对自己的实力并没有一个系统性的认知,只知道像魏鸿宇之流应该不是他的对手。

    但是极境的每一个小境界都是天壤之别,萧辰也不好妄下定论。

    "看来得早日把聚灵法阵布置好了,以免出现什么意外。"

    萧辰喃喃道。

    ……

    没过几日,便到了五月初五,端午节。

    这一天的金陵格外热闹,金陵本就是古都,各种节日时的气氛十分浓郁。

    而金陵也保留了一部分古建筑,每次节日时,都会开展灯会,吸引了大量人流。

    "萧先生,今天端午节,晚上要不要一起去转转?"

    何瑞森傍晚找上门说道。

    萧辰刚想拒绝,只见何瑞森说道:"我听说今晚石山区那边会开一个舞会,到时候金陵各大名流都会来参加,到时候晚上会有艳遇啥的也说不准。"

    何瑞森挤眉弄眼的对萧辰笑了笑,一副‘男人都懂’的表情。

    萧辰有些无语的笑了笑,这个何瑞森倒是没继承他爹的任何优点,但是吃喝玩乐却样样精通。

    不说出来,别人都不相信他爹是金陵大学的校长。

    也幸亏这小子虽然算个纨绔,但为人精明,脑子也算灵活,也不轻易得罪人,在这金陵上层圈子倒也混的风生水起。

    "那行,走吧。"

    萧辰眼神闪动片刻,改口答应了下来。

    石山区是金陵少数保留的古建筑区之一。

    两人到达时,街上已经到处张灯结彩,挂满了充满古韵的灯笼。

    "何公子,萧先生,你们怎么现在才来?"

    两人刚下车,便有三人迎了上来。

    正是杨坤、裴思琪和董依然等人。

    除了杨坤外,裴思琪和董依然则是冷淡的对萧辰点了点头,便不再看他了。

    "不是说今晚有个舞会嘛?我可是等得许久了,怎么没看到?"

    一旁的杨坤对着何瑞森问道。

    "你以为金陵名流的舞会是随便找个破地方就开的?"

    何瑞森斜瞅了他一眼道。

    "这舞会是一艘游艇上开的,差不多再等一会儿就到了。"

    他望着不远处的江面的说道。

    "哇,这么高档啊?"

    不止是杨坤,连裴思琪也面露兴奋。

    "我们这么多人,能上去嘛?"

    一旁没说话的董依然问道。

    何瑞森都说了这舞会是金陵各大名流组织的,他们这些人可算不上什么世家子弟。

    何瑞森沉吟了一会儿道:"这舞会也分内外场,我混迹金陵圈子这么久,怎么说也是小有名气,带你们去外场逛逛还是可以的。"

    "那我们可多亏了何公子在,沾了你的光啊。"

    杨坤不露声色的拍了个马屁。

    正当几人坐在一旁的凉亭上闲聊等候时。

    只见一位二十六七多岁,穿着一身蓝色西装的男子径直朝着萧辰等人走了过来。

    这男子一身蓝色西装很是显然,脸庞也带着一丝邪魅的俊美。

    "这位小姐,能否允许我一起坐下?"

    男子像是自来熟般,双眼炯炯的望着董依然说道。

    他脸上带着一丝微笑,目光却悄悄的上下打量着董依然姣好的身材,眼中有一抹发现了猎物的兴奋。

    董依然瞥了他一眼,微微皱了皱,她不用想也知道,这又是一个想来猎艳的公子哥。

    不过对她来说,这男子虽然长的不错,但是还吸引不到他。

    董依然没说话,态度很明了。

    但是一旁的何瑞森则十分眼尖的看到他这身西装的牌子,阿玛尼特殊定制款!

    这一套西装就得十几万了,何瑞森眼睛一亮,能买得起这种西装的人,不是强行装逼的屌丝,就是身价千万的富家公子。

    他立刻笑着开口道:"没关系坐吧。"

    男子也不客气,自顾自的坐了下来,依旧面带微笑,显然这种撩妹套路玩的很娴熟。

    何瑞森很是客气和其聊了起来,很快知道了他的名字,严海威。

    "严少是做什么的?"

    何瑞森极感兴趣的问道。

    "金陵的万昌集团就是我家开的,做点小生意罢了,不值一提。"

    严海威笑着说道。

    此言一出,何瑞森等人尽皆眼神一凝,万昌集团在金陵也是排名前十的大公司了,背后还有慕容家撑腰。

    慕容家在楚州可是大世家,在金陵的势力也不小,万昌集团有了慕容家的支持,地位自然水涨船高。

    何瑞森脸上满是震惊,随便出来就遇到了一个顶级大少,他也笑的愈发热情了。

    就连一旁本来不屑一顾的董依然,都不禁开始重新打量起严海威,眼神闪动着不知在想些什么。

    别人都在传慕容云海在追求她,但只有她心知肚明,慕容云海只不过才见过她一面,想睡她而已。她也不是傻子,能猜到慕容云海睡了她之后肯定会弃之不顾,这种露水鸳鸯情有多牢靠,是个人都明白。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